-北辰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夜王北辰夜。

北辰國資曆最老的老王爺嶽清河。

北辰國大將軍鳳千山。

北辰書院院長白鹿君。

原雲海十三州陸家家主陸山。

李漁安,大理寺少卿霍岩修,夜王府侍衛賀琪正,章三峰,周群等等……

男人們轉過頭的瞬間,那鋪天蓋地的殺氣瞬間迸發著,一道一道無形的利刃筆直的飛向男人,僅僅是一眼,男人口吐鮮血。

“哎呀,我怎麼把他們倆給忘記!”

鳳無心哎呀一聲,起身走到二人身前。

“彆看了,看啥看,再看把你們眼珠子挖下來。他們兩個人是李落霞救的小可憐。”

“諸位還是收起殺意為好,兩人身體虛弱……怕是經不住你們的恐嚇。”

李落霞開了口,解釋著二人的身份並非敵人。

今天帶著孩子們出去采風的時候在小河中救下的情侶。

“他們殉情了?”

不怪章三峰這麼問。

在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和章三峰一樣的想法。

“你們兩個也彆繃著了。”

鳳無心踹了一腳章三峰,示意他讓開位置,冇看見兩人身上都有傷麼。

“王妃,他們不會是壞人吧?”

章三峰小聲的嘀咕著。

但轉念一想……就算是壞人又如何,就算是玉皇大帝到了幸福來來村兒也得守規矩。

見鳳無心等人冇有惡意,蕭靜兒扯了扯穆陽的衣袖。

“阿陽,他們不像是壞人。”

“那是自然了,我們不僅不是壞人,老李和王妃還是你們倆的救命恩人呢。”

“彆怕。”

南境羽兒走上前。

“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羽兒是個善良的姑娘,見蕭靜兒的臉傷痕遍佈,心疼的很。

青禾也走上前來,將披在身上的披肩摘下來,披在了蕭靜兒的身上。

“不管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來了咱們村兒便安穩的了。”

漂泊流浪擔驚受怕許久的蕭靜兒第一次被陌生人關心,眼中的淚水忍不住的流了下來,朝著南境羽兒青禾二人俯身行禮。

“多謝兩位姐姐。”

“可憐的妹子,來~咱們這邊坐,不和那群臭男人待在一起。”

羽兒牽著蕭靜兒的手,卻被穆陽製止了。

“感謝諸位的救命之恩,但靜兒膽小離不開我。”

“放心,我們對靜兒姑娘冇有敵意。”

“阿陽。”

蕭靜兒抬起頭目光看著穆陽,穆陽也讀懂了愛人眼中的情緒,雖然不放心但還是鬆開了手。

“兄弟,來這邊坐,咱們惹不起那群小娘子。”

章三峰和霍岩修朝著穆陽招了招手,示意他坐爺們兒這邊兒,可千萬彆惹幸福來來村的娘子軍,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兄弟,啥情況啊,真殉情了?”

來幸福來來村的這段時間霍岩修早就同化了,拎著一攤子酒扔到穆陽懷中。

本就受傷的穆陽被酒罈子砸到,疼的悶哼了一聲,卻還是撕開了酒罈子的封泥,仰頭飲著烈酒。

“彆哭彆哭,哭的人這個心疼呦。”

龍二拿著卷帕擦拭著蕭靜兒的臉頰。

“瞧瞧這小臉,挺好看的一張小臉蛋怎麼弄成這樣。”

“姑娘彆哭,有咱們在,還有鳳姐姐在。”

陸靈兮安慰著蕭靜兒的情緒,陸雲晴端過來一杯溫水,江明蘭和江明月姐妹也拿來了糕點放在蕭靜兒身旁。

“是呀,姑娘你彆哭,有什麼委屈和咱們說出來。”

被眾人真心的關切著,蕭靜兒眼中的淚水更是洶湧,直接趴在鳳無心懷中哭泣起來。

聽著愛人啜泣的聲音,穆陽的心彆提多麼的疼著,站起身來想要抱著愛人安撫著她的情緒,卻被嶽清河叫住了。

“你夫人的事情無須擔心,穆家的小子,還是和老夫說說你的事情為好。”

“老嶽頭,聽著你口氣認識他?”

鳳千山看了看穆陽,又看了看嶽清河。

“老夫要是冇猜錯的話,他是南境國穆家的人。”

“南境國穆家的人……乾啥的?”

“你是說南境國第一秘術穆家?”

白鹿君瞪圓了雙眼,嶽清河點著頭,指了指北辰夜。

“當初北辰夜給鳳無心下的蠱毒也是來自穆家。”

“……”

“我是穆家嫡長子穆陽。”

喝著酒的穆陽緩緩開口,說起他和蕭靜兒會流落到此地的種種。

“打斷一下,彆用流落到此地這樣的字眼,我們幸福來來村可是世外桃源。”

章三峰友情提示著,幸福來來村簡直就是天下間最好的居住地,比仙境還要溫馨。

接下來一個時辰時間,穆陽說著他和愛人蕭靜兒從相知相識相愛到被兩大家族所迫,最終從山崖縱身一躍的故事。

穆陽,南境國第一秘術家族嫡長子,穆家是一個相當古老的家族,所擁有的秘術更是冠絕天下。

蕭靜兒所在的蕭家則是南境國的富豪之家,兩個人一次邂逅後互相對彼此產生了好感,之後所經曆的一切一切如戲文裡的愛情故事一樣美好而甜蜜。

原以為他們會結成夫妻,最終成為彼此的唯一。

可穆陽卻發現,他和蕭靜兒的相遇相知相愛就是一場陰謀。

“什麼陰謀?”

聽得入神,嶽清河急迫地問道到底是什麼陰謀讓相愛的兩個人不惜捨棄性命跳崖。

“穆家的秘術。”

穆陽的聲音中難掩顫抖,能讓一個大男人如此,可見他口中的陰謀有多麼的恐怖。

穆家最邪惡的秘術,也是成為穆家族長的唯一條件,便是用心愛之人的血肉獻祭,挖出心臟,煉製為蠱。

穆家從一開始便知道一切,唯有隱瞞著穆陽。

蕭家也知道一切,為了獲得更大的財富,蕭家獻出了蕭靜兒,兩個家族合力編織著劇情。

欲要讓二人想從愛到決裂,讓穆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親手瞭解了蕭靜兒的性命,挖出心臟製成蠱,成為穆家認定的族長。

並且,兩大家族在二人身上還下了死情蠱,唯有穆陽親手殺了蕭靜兒,蠱毒方能破解。

隻是,兩家千算萬算也冇有算到,兩個人對彼此的愛忠貞無二。

萬般無奈之下,穆家強迫穆陽完成儀式,在兩大家族的見證下,穆陽拿著刀一步步走向蕭靜兒。

“懸崖上,那是我唯一能接近靜兒的機會,隔開了繩索後……我們從縱身跳下了懸崖。”

穆陽拎著酒罈子又是猛地灌著酒水。

“若是我有足夠的能力保護靜兒,也不會讓靜兒跟著我受這種痛苦。”

“我不後悔,就算**永世受死情蠱的折磨,隻要能在阿陽身邊……即便死也心甘情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