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那我就直接說了,咳咳~~”

清了清嗓子。

鳳無心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稿子,走到眾人麵前。

“啊~又是一年秋來到,在這個生機盎然歡天喜地的豐收日子裡,我,北辰國夜王妃鳳將軍府二女兒天啟城唯一認證的城主希靈帝國備選女皇……容我喘口氣。”

一句話險些把自己說窒息了。

鳳無心重新整理好情緒,繼續高聲朗誦著稿子內容。

“跟高興諸位來參加七國大會,請容許我用一曲歌舞來表達對諸位熱烈歡迎,預備!”

隨著鳳無心玉手一揮,一旁的嶽清河吹嗩呐,李落霞拉二胡,鳳千山打大鼓,三種樂器愣是展現出了激烈的碰撞。

緊接著。

以鳳無心為首。

南境羽兒,龍嫣然,青禾,李凝霜,以及被強製抓來充公的李漁安,賀琪正,周群以及章三峰。

十個人隊列成一二三四的陣型,雙手高高舉過頭頂,伴隨著嗩呐二胡打鼓的強烈節奏,跳起了社會搖。

“社社社會搖~搖搖搖起來~~”

“咱就是豪氣,來就是兄弟,你乾了我隨意,屠龍刀金元寶妥妥的給力~給我搖~社社社會搖~”

花手搖到飛起,節奏嗨到爆炸。

一曲驚爆的社會搖落幕,除了北辰夜和北辰錦言叔侄二人,也就東勝無痕能接受一些,畢竟這場麵他見過,心臟多多少少能承受。

但除了三人之外,其餘幾個人都傻了。

這……

這是什麼招魂邪術麼?

“好了,那麼在一起熱情的舞蹈後,咱們便進入今日七國會議的正題。”

調整好呼吸,鳳無心扯了扯剛纔搖的有些淩亂的長髮。

“諸位都是各國的一把手,我給諸位大佬們寫信來此的目的也很簡單,討論一下離魂大陣後續種種問題。”

“問題?夜王妃指的是什麼問題。”

回過身來的丹池問著鳳無心口中的問題為何。

“難不成離魂大陣會再次爆發。”

“離魂大陣會不會再次爆發,這個問題就要看各位了。”

鳳無心向後退一步,白墨仙將一塊木板推了上來,木板上畫著以幸福來來村為重點的地形圖。

“這是幸福來來村,當時我們夫妻二人將希靈帝國玉璽,吞山河和鎮邪符分彆放在了東南西三個位置,對應的便是東勝國,南境國和西陵國。”

鳳無心拿著筆,在地形圖上畫出了三個圈圈,並寫下了東勝,南境,西陵,玉璽,吞山河和鎮邪符等字樣。

在鳳無心寫下一個又一個字的時候,北辰錦言和東勝無痕本能的閉上了雙眼。

“敢問夜王妃畫的是什麼符咒,為何朕覺得雙眼刺痛?”

丹池仔細地辨彆著鳳無心在圖紙上畫的符咒,越看越覺得眼睛疼痛得厲害,十分不舒服。

南境陽,海皇阿暖,阿勒耶西陵沅都有同樣的感覺。

“符咒個屁,我寫的字,橫豎撇捺的字!”

鳳無心擰著眉,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字……嘶~~~”

想要更努力的辨彆鳳無心到底寫個啥,丹池的眼睛更是痛的烈害。

坐在一旁的吃瓜看戲的嶽清河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

“和老夫當年看到她寫的藥方一個模樣,眼睛刺痛刺痛的,就和有小人戳你眼珠子一樣。”

“奇了怪了,當年這丫頭寫的字並不難看,甚至娟秀的很,怎麼如今的這般詭異。”

“你倆閉上嘴。”

鳳無心甩頭給了倆老燈一記白眼。

“相公,你看他們嘛。”

自尊心有些受傷,鳳無心撇著嘴一臉不高興。

北辰夜起身來到妻子身邊,大手輕輕地撫摸著雲南月的臉頰,磁性低沉得聲音異常溫柔的響起。

“乖,咱們理虧。”

這點他不能否認。

總不能因為這一個小小的缺點,把七國的皇帝大祭司殺了祭天。

“相公,人家的字纔沒有那麼難看。”

“是是是,夫人的字邪魅狂狷,天下無人能敵,是他們不懂得欣賞,為夫喜歡的很。”

“北辰夜……朕著實的佩服你睜眼說瞎話不打草稿的本領的本領。”

閉著眼睛的東勝無痕伸出大拇指,雖然二人互相看不上眼,但這一次他對北辰夜佩服的五體投地。

能對著鳳無心的字說出如此違心的話來,天下間除了北辰夜之外也彆無他人了。

或許,這就是他的不及北辰夜的其中之一。

北辰夜給白墨仙打了個手勢,心領神會的白墨仙立即翻頁,眾人所收到的精神攻擊方纔減弱。

“哼。”

冷哼一聲,鳳無心在心裡記下一筆仇恨。

本來還想小坑你們一下下,但現在,不掉一層皮誰也彆想離開幸福來來村兒。

“繼續談下一個話題,母豬的產後護理……不對,離魂大陣的後續護理問題。”

氣的嘴都瓢了。

鳳無心指著地圖上東西南三個方位。

“你們來的時候應該看到了鎮邪符,吞山河和玉璽,這麼說~就算是七國儘滅,你們也要派兵牢牢地守護三樣寶物,否則離魂大陣會再次捲土重來。”

“?”

當鳳無心說到離魂大陣會捲土重來的時候,七國首腦的麵色均是一沉。

不是說離魂大陣已經破解了麼,為什麼還會複發。

即便眾人不問,鳳無心也要告訴他們因由。

“雖然是破解離魂大陣,可隻要渡風也就是西陵延活著一天,離魂大陣不會被徹底瓦解,所以第四個條件便是我們夫妻二人終身不得離開此地,即便死後也要鎮守陣眼。”

“西陵延冇有死?”

東勝無痕明明親眼見到西陵延跌落在深淵裂縫之中,怎麼會冇死。

“冇有死,說出來可能會有點匪夷所思,他現在在希靈帝國三皇子玄天冥身邊當攪屎棍。”

西陵延是整件事情的主導因素,他不死,離魂大陣即便破了陣也會是一個潛在的威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