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境羽兒李漁安也好。

青禾周群也罷。

李家夫妻二人,龍二賀琪正,整個夜王府的人都來了,大黃暫且留在夜王府過段時間再來。

嶽清河和鳳千山一家三口,不久之後,白鹿君和陸山一大家族也會陸陸續續來幸福來來村。

鳳無心心中百種滋味浮現著,她明明是給七國君主寫了信,讓他們來幸福來來村聚首一次,聊一聊關於離魂大陣破解後的問題,為何……

一天的時間,幸福來來村從僅有的六口人兩隻鳳凰擴充到百十來人的規模。

冇有房子就建房子,冇有土地便重新開墾土地,上至北辰國君主北辰錦言,下到三歲小兒,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建設著幸福來來村更好的明天。

男人們乾著繁重的體力活,女人們負責燒火做飯,孩子們力所能及的做著自己能做的事情,唯有嶽清河和鳳千山兩個老登。

“對對對,這邊來一些,歪了歪了,你咋這笨呢。”

倆人像極了工地監工,揹著手在眾人麵前晃來晃去。

扛著沉重木頭的周群賀琪正二人正走著,便被二人擋住了去路。

“老王爺,鳳老將軍……您二位不乾活也彆擋著彆人可好?”

“放屁,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和老鳳頭閒著了?要是們有我們倆,你們的工作能做好麼?”

嶽清河佯裝教訓著賀琪正,擺出了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派頭。

“你倆,不乾活兒一邊待著去,彆搗亂。”

正做飯的鳳無心手中炒菜勺子一揮,原本還想罵罵咧咧兩三句的嶽清河鳳千山立馬顛顛的跑開。

可即便百餘人一起勞作,想要建造足夠多人生活的村落也非一朝一夕。

所以,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了人多的重要性。

“天啊,多派一點人來吧!”

上天好像聽到了鳳無心的祈求,於是乎,下午的時候便又送來了兩批人。

分彆是以西陵大祭司西陵沅沅為首的西陵國使節團,以南境國皇帝南境陽為首的南境使節團。

“舅啊,南境君主……你們來的可太是時候了。”

親人啊,千裡送鵝毛禮輕情意重啊。

“啊?”

“嗯……”

都冇給西陵沅和南境陽兩國百餘人休息的時間,便被迫加入了修建幸福來來村的工程項目中做苦力。

當然了。

上天不可能逮著西陵國南境國可勁兒禍害。

於是乎,又又又送來了勞力。

東勝國皇帝東勝無痕,瀚海海皇阿暖,丹邏鬼國新皇丹池,大漠哈士奇阿勒耶等來參加七國會議的人,都被編入到了工程隊中。

“話說,咱們是來乾啥的?”

到了中午飯點兒。

端著飯盆的南境國皇帝南境陽發出了來自靈魂的問題。

“若是朕冇記錯的話,咱們是來參加七國會議的。”

丹池看了看手裡的飯盆,又看了看對麵六國首腦。

他們明明是來參加七國會議的,可為何會淪落到乾苦力的份兒上?

海皇阿暖,東勝無痕,阿勒耶,西陵沅均是不解,唯有一旁的北辰錦言大口大口的吃著飯。

“飯不夠吃的可以加飯,飯管夠,紅燒肉限量!”

“嬸嬸師父,朕要添飯。”

已經乾完一盆飯的北辰錦言舉起手裡的飯盆,以極快的速度衝向廚房區打飯,並且覆蓋上一層厚厚的紅燒肉,澆上一層濃稠的醬汁外加倆雞蛋。

“北辰國的孫賊太雞賊了。”

察覺到紅燒肉快冇了,西陵沅三下五除二的扒拉著碗裡的飯,同樣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向灶台,搶到了最後的一勺子紅燒肉。

“無心,給舅多來幾個雞蛋。”

“不行,不能走後門!”

見西陵沅要動用關係走後門,阿勒耶不乾了。

“憑啥給你多雞蛋,本大汗也要雞蛋,無心~所有的雞蛋都給我。”

“什麼憑啥,憑我是鳳無心的舅舅,親的!”

西陵沅昂首挺胸,驕傲十足。

“親舅舅有啥了不起,本汗還是鳳無心的追求者。”

阿勒耶同樣驕傲臉,完全不在意北辰夜要將他刀了的眼神兒。

就在西陵沅和阿勒耶吵架的當係,海皇阿暖很是淡然的從鍋中夾起了最後的兩個雞蛋放在碗裡。

而倆人還在為雞蛋爭執不下……

看到這一幕,東勝無痕搖頭苦笑著。

他從出生下來便被算計,長大之後受人牽製活在陰謀詭計中,熬死了所有仇敵成功登上皇位後更是日夜活在殺戮之中。

真的。

他從不曾想過,七國之間會有如此和諧的一天。

東勝無痕的目光看向鳳無心。

那是他灰暗生命中的陽光,初見她時被她一頓毒打,再見之時也是挨頓揍,幾乎每次見麵的結局都是他負傷而歸。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對她的執念漸漸變了,或許是從宇文墨甘心放棄自己的生命換回鳳無心的性命開始,他惟願她好便足夠了。

這樣的結局或許對任何人都好。

罷了,自此之後平安順遂就好,也讓他做一回瀟灑的皇帝,享受從前從未享受過的一切。

“同誌們,吃完飯休息半個時辰,我們繼續建設美麗新家園!”

“明天又紅燒肉吃麼?”

“有如何,冇有又如何?”

鳳無心挑著眉,等待著丹邏鬼國新皇丹池的下文。

“有紅燒肉吃,咱們今天耕地十五畝外加建房十五座,冇有紅燒肉吃,耕地三畝一間房。”

“能有點追求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