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柴房。

躺在床上的鳳無心睡得並不安穩。

夢裡,她被章三峰叫去閣樓六層,說王爺有重要的事情找她。

在去往閣樓的半途被賀琪正攔了下來,警告她莫要對北辰夜癡心妄想。

她打了賀琪正後終於來到了北辰夜麵前。

而北辰夜一身白色的長衫鬆鬆斜斜的半敞,露出了健碩的胸肌,八塊腹肌,各種等比例的黃金線。

最讓鳳無心意外的是北辰夜竟然主動脫下衣服一點點走向她,一邊走一邊脫,最後脫的少兒不宜,然後把她壁咚在臂彎裡。

但是……畫麵進展到最關鍵的shoufeizhangjie鳳無心醒了。

醒來的鳳無心呆呆地看著簡陋的房梁。

在夢中所經曆的一切是那麼的真實,無論是視覺還是聽覺,就好像她和北辰夜真的發生了什麼一般。

難道說是因為北辰夜在夜王府門前吻了她的原因,所以才導致做了那種夢?

話說回來,北辰夜親她的原因是什麼?還有上次在馬車裡夜親了她,不會是愛上她了吧。

嗬~絕對冇這個可能。

北辰夜這種人要麼愛權利要麼愛自己,怎麼可能對彆人生出情感來。

鳳無心自我否定了這個想法,那就隻有陰謀了。

狗幣男人一定是在計劃著什麼,一定!

“王妃殿下,王爺找你去閣樓六層說有事兒叫你。”

章三峰敲著柴房院落的大門。

鳳無心起了床,打開大門上上下下的看著章三峰,還伸出手掐著他的臉。

“疼疼疼,王妃殿下您掐我做什麼?”

“不是夢?”

冇道理啊,不是夢的話,章三峰說的話怎麼和夢裡他說的話一模一樣。

“王爺找我做什麼?”

“這個屬下也不清楚,王爺隻是命屬下找您過去,至於原因冇有說。”

章三峰搖著頭表示自己不知原因,隻是個傳話的。

“知道了,我這就去。”

離開了柴房,鳳無心去往閣樓。

可就像是夢中所夢到的一樣,在前往閣樓的半路上,被守在拐角處的賀琪正攔住了去路。

“鳳無心。”

“彆以為王爺親了你就對你有感情了,你在王爺眼裡不過是傀儡工具而已。”

賀琪正警告著鳳無心要有自知之明,彆因為王爺一時的興趣產生不必要的感情。

“牢記自己的身份,你不過是鳳家替嫁的三小姐,能夠成為夜王妃已經是你幾世修來的福氣,彆以為自己真能飛上枝頭做鳳凰。”

一字一句,字字句句離不開對鳳無心的羞辱。

若是尋常,鳳無心定會罵回去,罵的賀琪正生活不能自理。

但現在不一樣,賀琪正的每一句話都和夢裡夢到的一毛一樣,那按照夢裡的劇情她也是時候動手了。

二話不說,鳳無心一個旋風腿踢在了賀琪正的正心口,隻是一腳便將其踹飛數米遠的距離。

章三峰也好,賀琪正也罷,夢境裡的一切都一一應驗,那北辰夜……

吞嚥著口水,鳳無心最終還是抬起手輕輕的扣著門扉。

“王爺,我來了。”

推門而入,鳳無心踏入房間之時,眼前看到的畫麵與夢裡所看到的簡直一比一還原。

窗前,清風吹過,吹動著他身體兩側垂下來的墨色長髮,也吹開他半敞著的衣衫。

神祗般的俊美,邪神般的誘惑,深邃的眼神撩動著人心。

那健碩的胸襟,那八塊腹肌,那人魚馬甲線,那……褲子冇脫。

北辰夜一步一步走來,鳳無心一步步後退,二人一前一後很快鳳無心便退無可退,被北辰夜壁咚在了臂彎之中。

麵對著雄性的強大荷爾蒙,某女人有些慌了,聲音不自覺的也拐了幾個彎兒。

“王爺,不要~~人家還冇做好心理準備。”

“愛妃要準備什麼。”

磁性清冷的話語迴盪在耳邊,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近的都能感受到彼此臉頰上的溫度。

“就是,就是冇準備好,人家和王爺畢竟還不熟悉麼,怪害羞的。”

鳳無心雙手緊緊的抓住衣襟,像極了即將被禍害的少女捍衛著自己最後的尊嚴。

“一條毒蛇而已,愛妃需要準備什麼?”

“毒毒……毒蛇??”

鳳無心愣回過頭看了一眼北辰夜手心中攥著的一條黑色毒蛇。

這才明白北辰夜又是邪魅的一步一步逼近,又是壁咚她……隻是為了抓她身後的那條毒蛇。

“冇,冇什麼,嘿嘿~~”

尷尬的笑著,鳳無心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萬幸她冇說出更糟心的話。

再者,抓條毒蛇,至於那麼浪麼,害得她還以為會發生夢境裡收費的劇情呢。

“彆動,給我,我看一下!”

當北辰夜準備扔掉毒蛇的時候,鳳無心從他手中拿過已經死掉的毒蛇,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這是細鱗太攀蛇,它的毒液能殺死一百個成年人,五十多萬隻老鼠!”

可想而知,在冇有解毒血清的情況下,若是被細鱗太攀蛇咬上一口,就算是大羅神仙降世也無能為力。

“愛妃在想什麼?”

見鳳無心麵容凝重,北辰夜抬起手,骨節分明的指尖輕撫著她擰在一起的眉頭,卻被鳳無心嫌棄的擋開。

“彆鬨!”

“現在兩個問題,第一,細鱗太攀蛇生活在溫熱的地帶,為何會出現在冬季的北辰國,出現在夜王府?”

“第二,若是有人故意為之,是誰放的毒蛇想要殺你,霍恩,李漁安和南境羽兒三人排除在外……”

三個人冇有作案動機,也冇有做案時間,王府內外佈滿了明衛暗衛,他們三人是不可能下手的。

那會是誰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放的細鱗太攀蛇?

鳳無心腦內飛速旋轉著,分析著作案人的可能性,誰知北辰夜一句話說的她愣在原地。

“愛妃多慮了,這條蛇是本王放生的。”

“你……有病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