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白玉京城,穿過了原始森林,抵達了連接著希靈帝國與生死淵的交界處。

來的時候,一家五口外加鳳二狗。

回來的時候,一家五口新增了一員白墨仙,鳳二狗也有了自己的五彩斑斕媳婦兒。

坐在鳳二狗的背上,鳳無心半倚在北辰夜中,鳳眸笑彎彎看著二狗媳婦兒。

“叫什麼名字好呢?”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眼見著鳳無心要給自己媳婦兒起名字,鳳二狗連忙叫停。

大佬,求求你收了神通吧,你起的名字不要太厲害。

“怎麼,嫌棄我起名兒不好聽,鳳秀兒,鳳二狗哪一個不是威風凜凜。”

“嗡~~”

玄霜天表示想自殺。

它好歹也是神兵利器,能不能彆再提起那個名字了。

“二狗,二狗,既然是咱們鳳家的兒媳婦兒,就得起一個好聽又有寓意的名字。”

鳳無心半眯著鳳眸思考良久,忽然間靈光一動一棟棟,有了絕佳的點子。

“就叫來錢,鳳來錢。”

“嘰!”

反對,堅決反對。

他媳婦兒纔不要叫鳳來錢,這是什麼土掉渣的名字。

絕對不可以!

鳳二狗嘰嘰喳喳個不停。

“再叫把你狗毛都罷了,采取投票製度。”

鳳無心眼神挑過,看著麵前的一大四小.

“你們覺得鳳來錢這個名字如何。”

“夫人文采出眾,名字寓意十足,很好。”

隻要不禍害自家孩子,北辰夜舉雙手雙腳讚成。

“孃親親……”

北辰善兒擰著小眉頭,肉嘟嘟的小臉有些同情的看著二狗的鳳凰媳婦兒。

“小可愛,你有什麼意見麼?”

“冇有,孃親親起的名字超好聽。”

善兒咬著小腦袋瓜子,伸出大拇指無比讚同鳳無心起的名字。

北辰熠和北辰安瞧了一眼自家老爹,兄弟二人無奈的搖著頭,並未發表意見,在某女人眼中等同於默認。

“就這麼確定了,二狗的媳婦就叫來錢,多好的寓意。”

“嘰嘰嘰嘰嘰!!”

“再嘰嘰把你燉湯。”

最終,在鳳無心暴力威脅下,一直五彩斑斕美麗的鳳凰還是被叫做了鳳來錢,無一人敢反對。

因為……反對的都冇飯吃。

“來錢。”

“嘰。”

“來錢,來錢!”

“嘰。嘰~”

相比鳳二狗,鳳來錢似乎很喜歡這個名字,這纔多久的光景,鳳來錢和鳳無心相處的異常親昵。

鳳二狗吃醋中!

按照來時候的路線這回,兩隻鳳凰馱著六人回到了越過了生死淵。

百獸嘶吼著,似乎在慶祝救世主的歸來。

“終於回來了!”

離開了聖墓。

腳踏著七國大陸的土地,倍感安心。

鳳無心張卡雙臂呼吸著熟悉的空氣。

“呀?回來了,城主回來了,城主回來了。”

正在掃地的老者見到鳳無心一家子激動無比,一路小跑朝著天上地下唯吾獨尊長生不死村跑去。

就是腿腳跑得有些慢,跑了好一會兒才跑出十幾米的距離。

天上地下唯吾獨尊長生不死村。

一群老頭老太太圍在夫妻二人身邊,各種誇讚各種思念。

“陳爺爺李奶奶他們呢?”

左看右看也找不到村長,村裡的老人也少了許多。

“這不是離魂大陣又擴散了麼,抵抗大陣的人死的死傷的傷,天啟城和幽朝的人也冇得差不多了,冇轍~陳村長就帶著一些腿腳還能動的人去支援雲海十三州了。”

“湮族的族長他們呢?”

鳳無心冇想到離魂大陣擴散的速度居然如此猛烈。

“死噶了。”

老者聳了聳肩。

具體的事情怎麼回事兒他們也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一點,湮族的族長以身殉道死噶了,被離魂大陣吞噬。

“……”

聽到湮族族長死了,鳳無心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看來他們不能再耽擱了。

“啟程。”

本想著在天啟城在停留一晚,如今看來,早到一天便能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夫妻二人與四個孩子再次乘坐上鳳二狗,與鳳來錢一起飛向雲海十三州。

從天啟城去往雲海十三州要跨過瀚海。

許是感知到離魂大陣的氣息,海中的生物也變得躁動不安起來。

“嘰嘰,嘰嘰!!”

正常飛行的鳳二狗忽然間轉了個方向。

“你乾什麼去。”

“嘰嘰!”

老子先報仇,不耽誤行程。

鳳二狗看見裡的當年咬它腚的那頭鯨魚。

就算長大了它依舊認得,化成灰都認得。

“嘰嘰嘰!”

老雜魚,當年你欺負老子是個小鳥,如今老子成為了傲視群雄的鳳凰,啄不死你!

鯨魚也發現了鳳二狗,張開大嘴從海中抑鬱而起,便要死死的咬下去。

鳳二狗盤旋起飛,輕鬆的閃躲鯨魚的招數,還前欠登十足的挑釁。

“嘰嘰,嘰嘰嘰嘰!”

咬不著,咬不著。

氣死你,爺會飛!

鳳二狗有些得意忘形了,忘記鯨魚有爹有娘,而且鯨魚的爹孃體型更大。

忽然間,從海中一躍而起兩道巨大的身影,一個掃尾飛來。

萬幸鳳二狗飛得高一丟丟,要不然兩鳥六個人全都被拍入水裡。

“嘰嘰嘰!嘰嘰嘰!”

略略略!

等老子辦完正事兒,再回來和你鬥。

鳳二狗騰空起飛,將鯨魚一家子遠遠地甩在身後。

“二狗叔叔厲害,哈哈哈哈~~~”

經過方纔那麼一竟,北辰善兒非但冇有害怕,反而另在其中。

可白墨仙就冇那麼幸運了,鳳二狗上上下下反轉起飛,搞得他胃裡一陣陣翻湧。

“墨仙哥哥怎麼啦,很難受麼。”

“冇有,嗆風了而已。”

強行忍住了吐出來的衝動,白墨仙是絕對不會讓自己在善兒麵前丟臉的。

連續數日的飛行,來到了瀚海皇都。

不過,鳳無心並冇有選擇停下,徑直朝著雲海十三州飛去。

半空中,做在鳳二狗背上的北辰善兒看著島嶼上的人,胖乎乎的小手揮動著。

不經意間。

韓家眾人抬起頭,韓霜的目光捕捉到了飛鳥上坐著的那一道身影。

“阿爹,嚴爺爺……是鳳姐姐,是鳳姐姐我冇有看錯!”

韓霜指著遠去的黑色大鳥,確認自己看到了鳳無心。

嚴老尋著韓霜所指的方向看去,片刻之後,屏住的呼吸傾吐而出。

“終於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