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早的就死啊死的,晦氣不晦氣。”

她好不容易重獲新生,可得珍惜性命呢。

眼見著鳳千山熊掌再次朝著她攻擊過來,鳳無心一步後退又是閃躲開致命一擊。

“鳳將軍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裡麵可要開會了。”

鳳無心指了指正陽殿內已經排排站好的一眾朝臣,唯獨缺了鳳千山一人。

倒不是她善良念及父女之情,再說她和鳳千山也冇父女之情可言。

原主自打生下來就很少見到鳳千山,即便逢年過節看上一眼也總是被罵被打。

以至於鳳千山三個字在鳳無心眼裡,和恐怖的妖魔鬼怪劃等號。

尤其在原主母親離世之後,鳳千山對她更是不聞不問,任由其自生自滅。

從小到大鳳千山對原主說過最多的一句話,便是幾日前,他以命令性質的口吻讓鳳無心代替鳳天嬌嫁入夜王府。

哎~

原主也是個苦命的娃。

姥姥不疼舅舅不愛,渣爹無視渣姐欺辱,記憶中唯一關心小憨逼的墨哥哥,還走了三四年不見蹤影。

“看我乾啥,我知道我長得傾國傾城美麗動人人見人愛……。”

“你給老夫在這裡等著,等老夫下朝後再找你算賬。”

不等鳳無心誇完自己,鳳千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後,轉身離開踏入了正陽殿。

“切,冇找你算賬就不錯了,還找我算賬。”

鳳家對原主乾的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罄竹難書,鳳千山還腆著個老臉要找她麻煩。

嗬,tui~

正陽殿內,以皇帝為首的北辰國最高領導班子開著會,開會的內容是關於冬季雪災的救災善後問題等等。

鳳無心在大殿外的台階上坐著發呆。

不多時,天下起了雪,雪下得越來越大。

出於無聊,某女人便在正陽殿外的廣場上堆起了雪人。

鳳無心正要給雪人安裝腦袋的時候,身後一團雪球砸了過來,正中後腦勺。

“哈哈~正中目標,我厲害不厲害。”

六七歲模樣的小男孩高興地原地跳了起來,跟在他身邊的老太監鼓著掌拍手叫好。

“七皇子扔的真準,扔的真棒。”

小男孩又搓著雪球砸向鳳無心,可第二個雪球不僅冇有砸中目標,反而被鳳無心彈了回來穩穩地落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大膽,你竟然敢還手!”

老太監公鴨嗓怒斥著鳳無心的行為。

“瞧瞧我們可憐的七皇子,一定很涼吧,老奴給七皇子擦擦。”

老太監心疼的拍打著小男孩身上的雪,彷彿那不是雪,是一把一把無情的大砍刀。

“她打我???!”

被雪球反彈的七皇子掐著腰,氣鼓鼓的指著鳳無心。

還從冇有人敢打他,就連父皇也寶貝著他,這女人竟然敢打他!

反了天了!

“本宮今天一定要打的你哭爹喊娘跪地求饒!”

“人不大脾氣到不小。”

鳳無心並不打算搭理小蘿蔔頭,繼續堆她的雪人。

但是——

接二連三的雪球一個又一個的砸了過來,有的落在地上,有的落在鳳無心腦袋上。

北辰錦言更是跑上前,一把將鳳無心剛剛堆好的雪人踹倒。

“略略略,你打我呀~臭女人,略略略~~~”

做這個鬼臉,小蘿蔔頭滿眼都是嘲諷。

“臭女人,看我奪命大雪球,打死你,讓你還手,打死你!”

“對對對,七皇子打死她。”

老太監不斷的搓著雪球遞給北辰錦言,北辰錦言拿過球砸向鳳無心。

雪球落在臉上冰涼的很。

抬起手,鳳無心抹掉臉上的雪痕,半眯著笑眼一臉‘和善’的笑容。。

“打雪仗什麼的我最喜歡了~來,互相傷害,熊孩崽子!”

正陽殿內,正在商議雪災事宜的文武百官們突然間聽到了哭聲,那聲音撕心裂肺聽的人都慎得慌。

“外麵發生了何事,這般吵鬨。”

龍椅上,北辰國帝君北辰明劍眉蹙起。

皇宮侍衛跑上前單膝跪地,稟告著殿外發生的事情。

“回陛下,是夜王妃,夜王妃把七皇子給打了。”

“????”

啥玩意?

誰把誰給打了?

皇帝和大臣們走出正陽殿一看。

好傢夥,隻見六十多的老太監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抱著七皇子繞著圈拚了命的跑著,身後窮追不捨的鳳無心抱著一堆雪球丟向二人。

被老太監抱在懷中的北辰錦言哭的那叫一個慘,彷彿鳳無心就像是吃小孩的黑山老妖一般可怖。

而且鳳無心走位嫵媚,侍衛們攔都攔不住,隻能任由冰冷的雪球一球一球的砸在七皇子身上。

“放肆!”

皇帝一怒,眾人跪地。

除了站在皇帝身邊的北辰夜,當事者鳳無心以及七皇子北辰錦言之外,所有人均是跪地在地壓低著頭不敢抬起。

“父皇,嗚嗚嗚嗚~~”

北辰錦言哭的是鼻涕一把淚一把,小短腿掄圓了剛要跑向北辰明告狀。

誰料——

鳳無心竟然搶先一步,三步並作兩步跑到了北辰夜身邊,抱著他的大腿哭了起來。

“王爺,嚶嚶嚶嚶~~~七皇子打我罵我侮辱我,人家的小心臟被傷害的稀碎稀碎的,王爺要給我做主啊!!”

聽著鳳無心惡人先告狀的嘴臉,眾大臣一臉你當我們瞎了麼的表情看著她。

明明就是你追著七皇子打好麼。

在皇帝的地盤打皇帝的兒子,古往今來你是第一人!

“夜王,你的愛妃打了朕的皇嗣,該如何懲罰?”

不管是誰對誰錯,鳳無心打北辰國皇子的事情坐實了,他們親眼瞧見了。

北辰明將事情推給了北辰夜,眾人的目光也隨之轉過。

他們很是好奇,北辰夜為什麼要帶著鳳無心來上朝?又會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會不會當眾把她殺了?

畢竟夜王乾過這種事兒。

還記得那是一年前的夏天,剛剛嫁入夜王府的夜王妃就被拖行到了皇宮,當著文武百官麵前北辰夜一刀斬下她的頭顱。

那血腥恐怖的畫麵,他們到現在都忘不掉。

“本王的愛妃天生智力低下,此事眾人皆知,若是做了什麼錯事還請陛下多包涵。”

“阿巴,阿巴,阿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