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和北辰夜同乘一輛馬車到皇宮的。

可剛一到正陽殿就遇到了鳳千山,而且鳳千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瞪著她,就跟她殺了鳳家所有人一樣發了狠的瞪著她。

“你瞅啥。”

鳳無心瞪了回去。

“瞅你咋地。”

鳳千山恨不得一刀砍了鳳無心。

“再瞅一個試試。”

這老壁燈有病吧,一大早晨就讓人反胃。

“試試就試試,老夫就瞅你了!”

“你瞅啥。”

“瞅你咋地。”

“再瞅一個試試。”

“試試就試試……”

路過的大臣們有一百萬個理由相信,如果不是上朝的時辰到了,鳳千山和鳳無心父女二人一定能互懟到明年。

正陽殿裡,北辰國核心領導班子開著會。

正陽殿外,鳳無心和老姐妹李公公一邊織毛線活,一邊繼續聊著八卦。

聊著聊著,就說到了南境羽兒身上。

“唉~~~”

鳳無心長歎一口氣,昨天她就應該喝死李漁安,瑪德!

奪妻之仇不共戴天,狗比李漁安死一萬次都不夠。

“夜王妃您還是彆哀聲歎氣了,還是想想您的事兒如何收場吧。”

“我?我怎麼了?”

鳳無心又被李公公一句話說的愣住了,難不成又有人要和親麼?還有這樣的好事兒麼,老天開眼了啊!

“您昨兒不是在李將軍的婚宴上喝大了麼,然後就跑去鳳將軍府門前罵山門去了。”

“?????我昨兒喝大了就回夜王府了呀。”

“並冇有,據老奴所知,您昨兒在回夜王府之前去了鳳家,什麼難聽您罵什麼……”

李公公說著鳳無心昨晚上的戰績。

當然,不僅僅隻是鳳家,像霍家,大理寺啊,但凡惹到過鳳無心的都無一倖免。

“要不是夜王殿下攔著,估摸著夜王妃你都要站在皇宮房頂上罵聖上了。”

“有……有麼!”

她怎麼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呢。

鳳無心尷尬的笑著,怪不得鳳千山和某些個人看她的眼神都如此怪異。

“嬸嬸師父。”

一旁做作業的北辰錦言抬起頭,目光有些幽怨的看著鳳無心。

“嬸嬸師父你什麼時候教我武術啊,我**的想學武術。”

北辰錦言剛說完話,鳳無心抬手一巴掌拍在了他腦殼上。

“小孩子說什臟話,跟**誰學的,再**說臟話腦袋給你打放屁了,知道不?”

“哦~~知道了。”

小正太可憐吧唧的哦了一聲,就差說一句他的臟話還不是跟嬸嬸師父您學的麼。

是夜。

鳳無心正在柴房院落中熬著藥。

被打傷的夜王府侍衛排著隊等著拿藥,長長隊伍從柴房開始一直排隊到了廚房,可見某女人下手有多黑。

明麵上的侍衛被揍就揍了,隱藏在暗中的侍衛也被鳳無心揪出來叮咣的揍了一頓。

“王妃,您昨兒用的是什麼招數?一招一式看著簡單可爆發力十足。”

章三峰很是好奇的問著,其餘的侍衛亦是如此,雖然被一個女人團滅他們很不甘心,可不得不承認,王妃使出的招數簡潔明瞭直擊要害。

“是呀,您就跟咱們說說吧。”

“對呀,我們可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侍衛,可如今都敗在了王妃您的手中,您就給咱們指點指點吧。”

麵對著一眾侍衛的央求,鳳無心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花。

“既然你們誠心誠意的發問,那我就大慈大悲的告訴你們原因。”

鳳無心也不藏著掖著,招了招手示意最近的侍衛走上前,來演示一遍昨天的招數詳細步驟。

一時間,小小的柴房院落擠滿了人,有席地而坐的,有蹲在牆頭的,有爬房簷的,總之,侍衛們在看到聽到鳳無心的講解,一個個明瞭頓悟,甚至拿出小本本詳詳細細的記錄下來。

不知不覺間,王府侍衛對鳳無心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從最開始的不屑到了現在對強者的敬佩。

閣樓六層上,站在窗邊的北辰夜看向柴房的方向,眼底深處浮現出一抹柔和的笑意。

……

……

……

翌日,正陽殿外。

“王爺,等等~”

正當北辰夜踏入正陽殿的時候,鳳無心叫住了他。

鳳無心幾步跑上前來到北辰夜身邊,左右手拿著一條還冇織完的羊毛絨圍脖,在他脖子上反覆比量著。

“王爺你能不能俯下shen點,我夠不著。”

她也算是女子裡身高不矮的,可在一米九的北辰夜麵前顯得那麼矮。

這貨吃化肥長大的吧。

鳳無心內心吐槽著北辰夜的身高,下一秒整個人懸空,被北辰夜抱在懷中。

“這回愛妃可以夠到了。”

“很丟人哎!放我下來。”

“有何丟人?”

正陽殿門前,完全不在意旁人目光的北辰夜抱著鳳無心不鬆手,想要進入正陽殿的官員們壓根不敢打擾秀恩愛的兩個人。

可眼看著就要上朝了,曠工是要被記大過的,王爺您行行好收了神通吧!

“行了,量好了,放我下來。”

受不了官員們像看一對狗男女的眼神看著她,鳳無心從北辰夜的懷抱掙脫開來,並且推著北辰夜進入了正陽殿。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了下朝的點。

隻是馬車並未回夜王府,而是朝著嶽王府的方向行進。

鳳無心一邊喝著解藥,一邊狐疑的看著北辰夜。

“去嶽王府……殺誰?”

每一次不回夜王府都不會有好事兒發生,這次去嶽王府不會是要宰了嶽清河吧。

“愛妃多慮了,嶽王邀請本王小聚片刻而已。”

“那就好!”

鬆了一口氣,鳳無心繼續喝著解藥,隻是……

“王爺,你又在解藥裡麵加什麼了新配方?”

喝著喝著,鳳無心從嘴裡麵吐出了幾枚花椒粒兒大小的東西,無色無味就是硌牙。

等等,這玩意看著怎麼如此眼熟……好像夜王府閣樓第六層浴池外麵的玉珠簾。

不,不是好像,它就是!

“解藥裡麵加薑和芹菜老孃就忍了,你還把這玩意加裡麵!”

“本王就說玉珠簾少了幾顆珠子呢,原來在愛妃這裡,謝了。”

“北辰夜……你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