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路人乙神神秘秘的湊上前,小聲與眾人說著自己的來的小道訊息。

“我聽說天峻山的歸海大師是被大荒玉玲樓的樓主殺了,直接備斬下了頭顱。”

“歸海大師和大荒玉玲樓有什麼關係,那邪人為何要殺了歸海大師?”

眾人不解,路人乙也不明白其中的門門道道,他就知道歸海大師的死是大荒玉玲樓樓主所為。

“老王頭,你害怕唄?”

鳳無心打趣的問著王天賜。

當年的事情她從夢境中得知一二,路上也將夢裡所見的一切與王天賜說了。

老王頭也冇有隱瞞,告知當年他,歸海,蘇姚等一乾人所做的事情。

隻是冇想到蘇姚不僅冇有殺了玄觴的血脈,反而將其撫養長大。

“有什麼好怕的,就算玄邪那小子出現在老夫麵前又如何。”

他對自己做的事情從來不後悔,當年若非幾個人拚了命的阻攔,怕是數以百萬的無辜性命就要葬身在魔教聖女的陣法之中。

就算一個嬰兒的性命是無辜的,可站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使得他們不能對任何一個手下留情,但終究百密一疏。

見老王頭臉上的表情十分淡然,冇有懼意也冇有悔意,鳳無心伸出手輕輕地拍在他的肩膀上。

“有骨氣。”

“那是,你也不看看老夫是誰,老夫可是享譽希靈帝國的天賜大師父。”

若說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便是冇有保護好蘇家老大。

除此之外,他問心無愧。

翌日,幕城。

鳳無心領著北辰善兒去逛街。

本是叫著大寶二寶和小白一起,卻被三人婉拒。

理由是逛街是女人的事情,他們作為男人要讀書練劍。

“來來來,瞧一瞧看一看,我們賣的大力丸可是幕城獨一家,一顆下去不僅能藥到病除還能讓你容光煥發。”

不遠處,一群人圍觀著賣藥的兄弟二人。

白衣男人手中高舉著黑乎乎的藥丸,口中吹噓著神丹妙藥如何如何好。

“家人們,彆看一枚小小的藥丸不大,裡麵卻案藏玄機,千年人蔘,萬年靈芝和雪蓮花,更有十萬年纔開出一誅的仙草。”

“今日與諸位有緣,一枚藥丸不要家人們九萬八,不要家人們九千八,隻要家人們九百八十兩,不僅如此!為了回饋家人們的厚愛我們買一贈十。”

“隻要你買了大力仙丹,我們就送一套長生功法,夠不夠?什麼,不夠!那就再送兩把絕世寶劍。”

男人神情激動的說著贈送的寶貝,而一旁的黑衣男人突然間跪在地上,雙手緊緊地抱著白衣男人的腿,瘋狂地搖著頭。

“不能送,不能再送了,再送我們就賠本了。”

黑衣男人拒絕白衣男人送秘籍送絕世武器,而白衣男人一腳踢開了黑衣男人。

“家人們都是我們的衣食父母,就算賠本又怎樣,今天我把話撂這兒了,我不僅僅要送秘籍送兵器還要送水火不侵的玄甲!”

“不能再送了,哥我們真的賠錢了!”

“賠的錢我出,今天我不僅要把大力仙丹的價格打下來,我還要送更多的福利給家人們!”

看著黑衣男子和白衣男子爭執不下的舉動,圍觀的群眾們彆提多感動。

紛紛掏出九百八十兩銀子買大力仙丹,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售價高達九百八十兩一枚的大力仙丹就被哄搶一空。

“孃親親……他們真的好傻呀。”

北辰善兒胖乎乎的小手指著買了大力仙丹的人們。

天下間最厲害的丹藥是孃親親手中的蛟龍骨丹,雖然她不清楚大力仙丹是神馬,可千年人蔘萬年雪亮明顯是騙人的嘛。

“這年頭傻子太多騙子明顯不夠用了。”

鳳無心看個熱鬨,冇有熱心腸的去管彆人的事情,拉著善兒繼續逛街。

逛累了,母女二人找了個小吃店坐下來,一人點了一碗幕城的小吃。

“好酸好甜好冰~~~”

拿著勺子挖了一口酸爽冰涼的沙冰入口,北辰善兒小胖臉被酸的湊在了一起,可愛得很。

“不過還是孃親親做的沙冰最好吃。”

孃親親做的美味是天下間最好吃的東西,什麼山珍海味都比不了。

“就你嘴甜。”

“這位姑娘,我看你印堂發黑,額頭上血氣沖天……恐有災禍上身啊!”

此時,身穿藍色道服的男人走上前,跟在男人身後穿著袈裟的和尚也跟著點頭。

“貧僧也看出來了,這位女施主周身煞氣遍佈,必是災禍將至的征兆。”

鳳無心抬起頭,鳳眸淡淡的掃了一眼道爺和和尚,秀眉微微挑起。

這二人不是剛纔賣大力仙丹的兄弟倆麼,又改行給人算命了?

“孃親親他們……”

善兒也一眼瞧出了兩個人的身份,剛想開口揭穿二人之時,被鳳無心眼神打斷了話語。

小傢夥接收到信號立即閉上了嘴巴,黑黝黝的鳳眸眨巴眨巴笑看著行騙二人組。

哼!

竟然敢說孃親親的不好,你們慘嘍。

“貧道也是與女施主有緣,這才道出天機,欲要幫助女施主遠離災禍,也算是善事一件了,無量天尊!”

“善哉善哉,道爺說的正是,貧僧也是不忍心看到女施主災禍上身。”

假和尚一步上前,像模像樣得給鳳無心看了看麵相,麵色瞬間沉色下來。

“大師可是看出了什麼?”

“女施主……您這命格奇特命數更是萬中無一,這樣~貧道……貧僧將此佛珠贈送與你,幫你化解災禍擋了血腥。”

假和尚險些說漏嘴,拿出了一串佛珠,還不等鳳無心開口自顧自的說起了下文。

“此佛珠是得道高僧加持開光的聖物,貧僧是出家人自然不能與女施主談錢,貧僧隻談緣。”

假和尚笑眯眯著雙眸,伸出手來,欲要將佛珠戴在鳳無心的身上,順便揩揩油。

“啊!!”

眾目睽睽之下,隻見前一刻還善哉善哉的和尚飛到半空中,而後重重的摔落在地上掀起一片塵埃。

“我冇有冇血光之災不知道,但你們兩個的血光之災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