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城,蘇家。

蘇家並不舉辦武鬥會比賽,但是在蘇城郊區有一座山。

有句老話說得好,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座廟,廟裡有個和尚,老和尚在給小和尚講故事,講的是從前有座山……。

此時,天峻山天峻廟門口。

一行人蹲在廟門前……不,準確來說,應該是堵在廟門前。

此等惡人為首的自然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站在二人身後的便是白家少主白墨仙,以及北辰熠北辰安和北辰善兒。

四個孩子之後的,則是捂著臉的趙全和一臉看戲的王天賜。

來天峻山天峻廟拜見世外高人的比武者們很是不解的排著隊,看著那一大家子老老少少有男有女的站在廟門口,一個個擰著眉頭。

“這是乾啥呢?”

“不知道啊,我看他們排隊我也排隊呢,是不是發雞蛋呢?”

“發個屁的雞蛋,都是咱們上香,想得美。”

不是發雞蛋那是乾神馬呢?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眼裡的神情臉上的表情更是不解。

天峻廟門前。

鳳無心攔住了下一個要拜見高人的比武者。

“喂,這裡來。”

“請問這位仙姑有何事?”

“仙姑?”

被叫做仙姑的鳳無心鳳眸上挑,臉上的笑容彆提有多麼的燦爛了。

“相公,他叫我仙姑哎!”

“夫人比天上的仙姑還要美上千百倍。”

當著眾人麵前,北辰夜俯身親吻著鳳無心的額頭,滿眼的寵溺和溫柔,以及那化不開的愛戀。

“撲哧~”

跟在後麵看戲的王天賜一手搭在趙全的肩膀上,一手搖晃著手裡撿來的樹枝。

知道的,自然知道老者姓王名天賜,是希靈帝國鼎鼎有名的天賜大師父。

不知道的,鐵定認為王天賜就是一個猥瑣的老頭,賊猥瑣那種。

“老頭,你笑啥?”

鳳無心白了一眼王天賜,老傢夥心裡準說她好。

“冇啥,你說有冇有種可能,這小夥子不是在說你長得像仙姑,而是說你長得像香菇勒?”

“王爺爺你壞,我孃親親明明就是天下一頂一的仙女,我是天下一頂一的小仙女。”

北辰善兒掐著腰,揚起那肉嘟嘟的小臉,黑黝黝的鳳眸看著老王頭,在誇讚鳳無心的時候還不忘把自己也誇上。

看著那張可愛到爆炸的小臉,王天賜蹲下來,指著鳳無心。

“好好好,我們善兒是天下一頂一的小仙女,你孃親是天下一頂一的強盜仙姑。”

用一頂一的強盜仙姑來形容鳳無心……隻能說,冰山一角。

天下間哪有女人站在彆人家廟宇門前打家劫舍,也就隻有鳳無心敢了。

他王天賜活了一輩子也冇見過這麼彪悍的爺們。

真是活得越久,什麼妖魔鬼怪能看到,足矣。

不過……在天峻山門前打劫了一個多時辰,怎麼不見老龜出來管一管呢?

王天賜回頭看了看天峻廟院落,除了拜見山頭且被打劫的武鬥會參賽者外,根本冇見到歸海的影子。

“站住。”

“?”

王天賜分神之時,鳳無心早已經打劫第三人。

“去哪。”

“拜見歸海前輩。”

“獲得幾枚獎章了?”

“冇,冇有……晚輩前來天峻山拜見歸海前輩,就是想讓前輩指點一二。”

“走。”

冇有獎章還墨跡個毛。

鳳無心後退一步,將男人放行。

“站住!”

“????”

穿的五顏六色和非洲鸚鵡的男人看著鳳無心,手中摺扇啪的撐開,臉上瞬間漏出了自認為迷人的微笑。

“小上有禮了。”

男人朝著鳳無心作揖行禮,眉眼間還十分輕佻的勾了一眼。

“武鬥會參賽者?”

“正是,小生袁花。”

“獲得了幾枚獎章。”

鳳無心再問。

此時,隻見叫做袁花的男人挺直腰板。

“小生不才,才獲得二十三枚獎章。”

“多少?”

“七=二十三。”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袁花的表情那叫一個牛氣哄哄,恨不得天王老子來了都得給他提鞋的霸氣。

尤其是在看到鳳無心眼中耀眼的光芒之時,更是高高的仰起頭。

殊不知……

“來,這位公子我們去一旁聊聊正事可好?”

“好,甚好,哈哈哈哈~~早知道天峻山還有這類服務小生早來了!”

袁花以為鳳無心帶著他去一邊聊聊正事,是那種正事兒,心裡早都想好了自己一會該怎麼表現纔好。

但一盞茶不到的時間,一道鬼哭狼嚎聲從小樹林中傳來,迴盪在天地之間,迴盪在眾人耳畔。

“怎麼哭的這麼厲害,咋了?”

眾人不明所以,一個個抻長了脖子去看,想要看清楚小樹林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欺負人,太欺負人了,你就是一個女牛盲!”

袁花雙手緊緊揪著衣衫,眼淚汪汪的眾人麵前跑過。

看到這一幕,前來拜山頭的比武者們更是懵逼。

袁花這是咋了,怎麼哭的這麼傷心,好像被奪走了什麼最重要的寶貝一樣。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男人,排隊等待的人們眼光更是火熱,他們十分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仙姑來一場小樹林約會了。

“站住。”

鳳無心又雙叒叕的打劫下一個人。

男人早就等不及了,伸出手就要拽著鳳無心就要去小樹林。

“你有幾枚獎章?”

“冇有啊。”

“哦,那冇事兒了,你去天峻山拜山頭去吧。”

鳳無心後退一步讓開了出路,可男人不乾了。

“我都等這麼半天了,咱們倆快去小樹林呀,我啥都會。”

砰地一聲,還不等男人說完話,北辰夜直接一掌將男人擊飛。

隻見眾目睽睽之下,男人的身形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消失天峻山可視範圍之內。

“嘖嘖嘖!!”

王天賜砸吧著嘴,搖著頭看著那道墜落不見的身影。

“也是可憐,調戲誰不好偏偏調息鳳無心,以為自己是北辰夜呢啊!”

“天賜大師父。”

趙全抬起頭,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王天賜,真心且真誠的發問。

“您說,若是家主知道獎章是這麼來的……咋辦!!我就算死了也無顏麵對白家大爺啊!!”

“淡定,反正都豁出去不要臉了,還怕什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