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刹,希靈帝國第一莽夫。

既然被稱作第一莽夫,名頭自然不是白來的。

一拳乾碎石柱,兩拳毀了地麵,三拳更是險些將整個比武高台拆的七零八落,足以見得燕刹的身手了得。

“隻知道躲麼?”

見自己三拳都冇有打中鳳無心,燕刹半眯著雙眸,眼中的怒火凶狠無比。

“躲?不~這叫戰術性後退。”

鳳無心雙手抱著肩膀,打量著麵前的敵人。

忽然間,一個閃身來到燕刹麵前,說時遲那時快,鳳無心一招直擊燕刹命門。

不過,這一招被燕刹躲閃過去,並未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左側腹部還是被劃開一道血痕。

“好身手。”

“過獎過獎,你的身手也不賴。”

“鳳大佬小心,燕刹專供暗器,不要被他的袖裡箭傷到。”

看台下,趙全好心的提醒著鳳無心莫要大意,燕刹這種人為能打敗對手無所不用其極,彆看被叫做莽夫,腦子裡還是有點腦仁的。

但趙全提醒的時候,燕刹已經發動了藏在袖中的袖裡箭,筆直的朝著鳳無心飛射而去。

“你輸了!”

燕刹有十足的信心,他篤定鳳無心絕對躲不開致命一擊,這場比賽的勝利者終究是他。

可下一秒,燕刹當場被打了臉。

鳳無心連躲都冇有躲開,手持玄霜天長劍,輕輕鬆鬆抵擋了一枚力道強勁的短箭。

“不錯,能讓我出劍的人你還是第一個。”

自從來到了希靈帝國,迫使她動用玄霜天的人類非燕刹莫屬。

隻是……鳳無心明明是在誇獎燕刹,卻見對方赤紅著雙眼,口中怒喝一聲朝著她狂奔而來。

“我誇你呢,你生啥氣啊????”

鳳無心不明所以,這大塊頭怎麼好賴話聽不出來呢。

看台下的趙全一臉無奈的笑。

鳳大佬您是拿出玄霜天劍了,可您尚未拔劍,用劍鞘擋住了燕刹的袖裡箭,無疑是將對方狠狠地羞辱了一頓。

“拿命來!”

“不給!”

見燕刹越來越近,一張熊爪子直接朝著鳳無心天靈蓋拍去。

眾目睽睽之下,隻聽砰地一聲巨響,他們看到小小一隻的鳳無心竟然一個過肩摔將大大一頭的燕刹狠狠地摔倒在地。

熊一般的身形砸落到地麵上掀起的一片塵埃。

等到灰塵四散後,燕刹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不知是生是死。

“鳳無心對燕刹,守擂成功。”

裁判確定燕刹毫無還手能力後,判定第二局比賽鳳無心勝利,看台下的男人們瞬間歡呼起來,那表情比自己贏了都要興奮。

“孃親親最棒!”

“鳳大佬無敵!”

燕刹被人抬下了比武擂台後,第三名挑戰者上台比賽。

一上來,穿著五顏六色的男人便陰陽怪氣的笑著。

“這兒可是男人的戰場,你一個女人不在家裡帶孩子跑出來拋頭露麵成何體統。”

“我……”

“瞧瞧你,嗬!長的衣服狐媚子樣,穿的還這麼隨意,一看就是招蜂引蝶的主兒,誰家好女人會跟你似的出來浪。”

“你……”

“像你這樣行為不檢點的人就該侵豬籠,哪個男人娶了你可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

不給鳳無心開口的機會,陰陽怪氣男叨逼叨的教育著鳳無心應該做一個守婦道守女德的好女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給男人看引得男人想入非非的騷浪蹄子。

“嗬~”

鳳無心搖了搖頭,兩三步走上前,一手捏住了陰陽怪氣男的肩膀,一手握拳直接一拳打的他滿嘴牙掉地。

“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呀,還能說話,看來是打的輕了。”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鳳無心又是一拳從下至上打在男人下顎上。

隻是一拳,便將對方的下顎骨打碎,讓男人永遠無法開口說話,順便將他扔下了比武台。

“下一個。”

對於這種人,你跟他說再多都是浪費,倒不如直截了當一些好。

有了前三場比賽的事例,第四名挑戰者學乖了,能不說話就不說話,能投降就趕緊投降認輸。

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第九名挑戰者皆是如此。

隻要鳳無心在贏的最後一場比賽的勝利,便可獲得日落城五枚獎章之一。

眾人視線中,第十名挑戰者登台。

男人一身華麗的外衣,儒雅與貴氣並存,眉宇間的霸氣更是讓人心生跪拜之意。

我的天!

這不是希靈帝國的三皇子玄天冥麼?

趙全認出第十名挑戰者的身份,心下不由一顫,正要開口示意鳳無心小心一些之時,就看到了一幕令人終身難忘的畫麵發生。

“本宮希靈……”

不等玄天冥自我介紹完,趕著回去做飯的鳳無心一腳祭出,直接將玄天冥從比武台上踢了出去。

這一腳不僅踹的裁判們呆愣在原地,也讓當事人玄天冥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站在看台外,輸了比賽的玄天冥看著鳳無心,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是賜她大不敬死罪,還是誇讚她率性有趣……

“趕緊的呀獎章給我,我廚房還熬著大棒骨呢!”

見裁判們還傻愣著,鳳無心直接從裁判手中搶走了獎章。

“相公你加油,愛你麼麼噠,我先回去了。”

“孃親親等等我~”

一聽大棒骨,北辰善兒小眼神唰的一下亮了起來,追著鳳無心上了馬車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又整齊劃一的將目光落在玄天冥身上。

怎麼說呢。

不是他們挑事兒。

但就目前這種情況來看,希靈帝國三皇子似乎還冇豬棒骨重要。

另一邊的比武台上,北辰夜也輕輕鬆鬆的擊敗十名對手,斬獲了一枚獎章。

“走,回家吃棒骨。”

北辰夜走在前,北辰熠北辰安和白墨仙三人跟在後,三個小傢夥身後則是王天賜和趙全。

“白家欺人太甚了!!”

人群中,十大家族的韓亞成惡狠狠得踢了一腳還在昏迷中的燕刹,眼神更是無比凶狠。

“咱們不能讓白家這麼輕輕鬆鬆的拿走獎章,是男人就跟本少爺去白家大宅和狗男女私鬥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