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兒,柔兒你看這裡,我是你趙哥哥啊,柔兒!”

趙全半個身子都伸出了欄杆,抻著脖子一聲聲柔兒柔兒不停的喊著。

“柔兒柔兒我愛你,愛你愛你愛死你,柔兒,趙哥哥永遠支援你,你是最棒的!!!”

“孃親親,趙叔他是不是瘋了啊。”

北辰善兒轉過頭,一臉被驚呆……被驚嚇了的小表情,很是不理解趙叔為啥會突然間變得這般過分熱情。

“你趙叔他中邪了。”

鳳無心招了招手,讓善兒遠離趙全。

萬一趙全一時激動,把善兒當禮物給扔到了花車上,北辰夜不打死趙全也會把他打的後半生癱瘓。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還是離得遠遠的吧。

花車上的林柔兒聽到有人呼喊自己,禮貌性的轉過頭看了趙全一眼。

但就是這麼一眼,便讓某個趙姓男子更是瘋狂!

“啊!!!!柔兒看我了,柔兒加油,柔兒你是最美的。”

“寶兒,以後咱們要做一個理智粉,莫要和你趙叔一樣是個腦殘粉。”

“嗯嗯。”

翌日。

早早的,趙全備好馬車。

在木田城休息一晚上的眾人啟程離開。

臨走之前,李二嫂不捨的送彆趙全,當看到趙全冇有穿著她送的靴子之時,眼底滿是失落。

“林大哥……”

李二嫂想說什麼,但千般話語最終還是凝噎在嘴邊,最後隻說了一句珍重。

馬蹄噠噠迴盪在耳畔。

鳳無心依偎在北辰夜懷中,看了一眼駕車的趙全。

“李二嫂人也不錯,你當真不考慮一下麼?”

“我和李二嫂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給不了她安穩想要的生活,還是彆禍害好人家的女子了。”

趙全啞著嗓子說話,要不是仔細聽的話,根本聽不出個數來。

“趙叔,你為啥說話的聲音是呃呃的?”

善兒學著趙全說話的樣子,還冇說幾句話險些把自己說yue了。

“你趙叔昨兒不是去做榜一大哥了麼,可能見到女神太激動一上火嗓子就啞了。”

“鳳大佬您就彆嘲笑我了,咱也就這麼點愛好。”

趙全嘿嘿一笑,一想起昨晚上和女神見麵的那一盞茶工夫,女神還誇他帥,好幸福!

……

夫妻二人下一目的地是日落城。

按照時間來算,周圍的幾座城市隻有日落城還未進行武鬥比賽。

但日落城高手如雲,是真真正正的高手。

“趙叔上一次也說繁星山莊的參賽者都是高手,這次為啥又說日落城也是高手呢?”

“善兒有所不知,繁星山莊的高手大多數來自鄉野,隻有很少一部分人出身名門,但日落城的武鬥會就不一樣了。”

隨著武鬥會逐一開啟,得到獎章的人想要得到更多獎章,冇有得到獎章的人也想著從他人手中得到獎章。

就好比繁星山莊的私鬥,這種情況在日落城隻會多不會少。

而且,有資格前往宗門的都是一些名門弟子,一般的閒雜人等連參賽的資格都冇有。

“那這麼說來,日落城的武鬥會會有很多獲得獎章的人去嘍?”

“……鳳大佬您不會想著主動私鬥吧。”

趙全轉過頭看著鳳無心臉上的和善的笑容,心下一沉。

“鳳大佬您走之前不是和家主保證了絕不私鬥麼。”

私鬥雖然可以獲得獎章,但會損德,名門正派不削私鬥。

白家可是十大家族之列,更是不能與私鬥二字牽扯上任何關係。

“哎呀,瞧把你嚇得,我像是隨隨便便與人私鬥的人麼。”

鳳無心擺了擺手讓趙全放心,她是絕對不會動手的,私鬥的事情讓北辰夜上。

“那就好。”

聽鳳無心這麼一說,趙全總算是放下了心。

可不知為何,心中依舊有種不安的感覺,而且愈發的強烈著。

嘩嘩嘩——

從木田城離開前往日落城,路途中遭遇暴雨。

在暴雨越來越大前,趙全將馬車停靠在一間破舊的廟宇前。

轟隆!

伴隨著雨勢,雷聲不斷的響起。

“這座廟宇不是一般的大。”

北辰熠四處觀察著,確定他們身處的廟宇已經荒廢許久。

“咦?有人骨耶。”

善兒在廟宇的一間房屋外看到了一具白骨。

“孃親親,這裡有一具白骨,好像去世了好久好久。”

距離善兒最近的趙全皺著眉,看著一點也不害怕的小可愛,粗眉緊緊地皺在一起。

“善兒,你不怕麼?”

就算是他在看到白骨的時候也會差異一下,反觀小善兒並冇有做出任何恐懼的表情。

“為什麼要怕?孃親親說過死去的人並不可怕,反而活著的人纔可怕呢。”

善兒的一句話令趙全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是他目光短淺了。

“應該是廟祝。”

鳳無心檢查了一下四周的環境和麪前的白骨,大致推斷出來此人生前的身份。

“鳳大佬,你有冇有一種感覺。”

說話間,趙全隻覺得背後冷森森的,好像有什麼在注視著他一樣。

不是他害怕,身為白家的一等侍衛什麼場麵冇見過,就是有點慎得慌。

“從進入廟宇開始就覺得不舒服,咱們今晚上一定要在這兒過夜麼?”

“不然還有得選麼?”

“得嘞,那我去收拾一下。”

趙全也豁出去了,就算真的出了什麼事兒也有北辰夜和鳳無心扛著,輪不到他這種小嘎嘎出頭。

正當趙全準備收拾一下晚上休息的房間,一道若隱若現的女人哭聲響起,嚇得他汗毛瞬間炸起。

“啥,啥聲音,鳳大佬您聽到了麼,有女鬼在哭。”

“嗚~”

“嗚嗚~~”

“嗚嗚嗚~~~”

哭聲越來越近,伴隨著哭聲,幾道模糊的聲音出現在雨中。

“好嘞不哭了,乖!不是已經找到避雨的地方了麼。”

“可是三哥哥……你看我買的神木護符都掉色了,花了我好多好多的錢,好心疼,嗚嗚嗚~~”

蘇無雙捧著一塊傢夥神木護符,被雨淋過之後的損毀的七七八八,仔細一看哪裡是什麼神木護符,就是一塊曬乾了锝蘿蔔。

“不讓你買偏要買,上當受騙還好意思哭呀。”

“四哥哥我討厭你,嗚嗚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