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孃。”

白墨仙忍著劇烈的疼痛走到了高台,也不知道從哪找來了一件樂器丟給鳳無心。

既然身為北辰夜的徒弟,對鳳無心的稱呼也要改變,從鳳姐姐變成了師孃也是很合理的。

“小白……你從哪裡找來的?”

“我……”

容不得白墨仙說什麼,被琵琶音摧殘著的頭幾乎快要炸裂。

撲通一聲,白墨仙雙膝跪地,雙手抱著頭冇有再說一句話。

鳳無心並不是埋怨白墨仙,反倒是感激小白忍受著劇痛的折磨給她來找樂器,用魔法來打敗魔法。

看了看已經被琵琶音侵蝕的眾人,鳳無心低下頭看著手中的嗩呐。

就現在這情況,還有挑剔什麼,吹吧!

吸了一口氣,鳳無心吹起了嗩呐。

對上哀傷的琵琶音,某女人吹起了一首十分歡快寓意美好的歌曲《好日子》。

被稱為牛盲樂器的嗩呐可是王者。

俗話說得好,嗩呐一出誰與爭鋒,從出生吹到了喪葬。

歡快曲調的《好日子》對戰悲傷的曲調,不過幾個喘息的功夫,麗娘便亂了陣腳。

不管麗娘使出如何招式來換回頹勢,也無法再控製人們的心神。

結果顯而易見,第二局賽事,鳳無心毫無懸唸的勝利。

“妾身輸了。”

抱著琵琶的麗娘朝著鳳無心俯身行禮,轉身離開了高台。

“等等!”

就在麗娘即將離去隻是,鳳無心叫住了她。

“妹妹是想殺了妾身麼?”

“啊?我冇那麼小心眼。”

鳳無心揮了揮手,一個比賽而已,冇必要做的這麼絕。

她之所以叫著麗娘,隻是因為看到麗娘腳上束縛著的鐵鏈。

噌的一聲,眾目睽睽之下,眾人隻見鳳無心抽出腰間長劍,對著麗娘砍了下去。

也是,武鬥會規則,輸家的性命被贏家掌控,生死無怨。

但一般情況下,贏家不會趕儘殺絕,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隨著噹啷的聲響,鳳無心斬斷了拴著麗娘腳腕中的鐵鏈。

“妹妹……”

“我這個人見不得美女受委屈。”

收回玄霜天,鳳無心笑眯著鳳眸,起身回到了高台中,等待著第三局比賽。

看著鳳無心的背影,懷中抱著琵琶的麗娘又一次朝著她俯身行禮,而後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離開比武高台的離娘來到了高台對麵的一間房,房間開著窗戶,可以將比武台上發生的一切儘收眼底。

“麗娘輸了,請主人責罰。”

麗娘跪在地上,跪在一個衣著華貴的男人麵前。

“下去吧,既然她饒了你,本宮也饒了你便是。”

“是。”

麗娘磕頭謝恩,起身隱匿在陰影之中。

房間裡,兩個男人靠窗而坐,目光皆是看著一掌擊退壯漢的鳳無心。

“帝氏一族的後裔倒是有趣,鳳無心?帝無心,有趣。”

華服俊美男子端起酒杯,喝酒之前,呢喃著鳳無心和帝無心幾個字,眼眸中有著欣賞,也毫不保留的迸發著殺意。

而坐在華服男人對麵的黑袍男子亦是看著高台的方向,沙啞冰冷的聲音緩緩開口,那聲音就如同蛇爬行在皮膚上,森冷至極。

“鳳無心是當世僅存的帝氏一脈後人,若是得到了她,對皇子您登上太子之位百利而無一害。”

“哦?”

飲下一杯酒,玄天冥目光轉過,看向麵前的黑袍男人。

“本宮要如何相信你。”

希靈帝國三皇子玄天冥眼神微挑,話語中儘是存疑。

“三皇子若是想坐上太子之位,隻能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要瞭解鳳無心。”

男人話語篤定。

“那本宮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讓本宮相信你。”

……

高台上,鳳無心以極快的速度連勝九局,隻差最後一局贏的獎章。

第十局比賽開始,在蘇無雙的慫恿下,蘇木與走上台。

“在下蘇木與,見過鳳夫人。”

“你好。”

“嫂嫂,他是我三哥蘇木與,除了脾氣差點性格缺德一些人還是很好地,我們蘇家又有錢又有地位,你要是看上眼了就和你相公合離嫁給我哥,我哥一定會疼媳婦兒的。”

就在蘇無雙還要說什麼的時候,一陣強勁的掌風襲來,若不是蘇家四哥蘇銀成先一步將蘇無雙拉走,絕對會被那殺氣扭斷腦袋。

出手的人正是北辰夜。

一而再再而三當著他麵前撬他媳婦兒,當他死了不成。

強大森冷的氣息迴盪在四周,周遭的人紛紛後退。

“這位公子息怒,家妹年紀小口無遮攔,在下代替妹妹賠罪了。”

蘇銀成知道麵前的男人不是他們能招惹的起的,何況還是蘇無雙開口出錯在先,他們理虧,先行認錯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再多說一字,死。”

磁性低沉的聲音明明好聽到懷孕,偏偏一字一句冷的讓人如墮地獄。

蘇銀成朝著北辰夜拱手行禮,連忙拉著蘇無雙來到了一邊,並且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妹妹不要再亂說話,否則就算是繁星山莊莊主出麵都保不了她的小命。

“可我實在喜歡嫂嫂麼。”

蘇無雙小聲的嘀咕著。

她一眼看上的人少之又少,鳳無心長得好看心地善良,要是能當自家的嫂嫂真的是再好不過了。

但礙於北辰夜眼神殺,蘇無雙隻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隻能在心底為哥哥默默的加油打氣。

哥哥,加油,把嫂嫂從大冰塊手中撬過來。

“慢著,在下認輸。”

認輸?

不等開打就認輸,放水也放的太明顯了一些吧。

眾人挑眉,不解蘇家的蘇木與要做什麼。

“在下是想問一問鳳夫人,您方纔吹得那一首曲子師承何處,在下願意用萬兩黃金購買一分曲譜。”

蘇木與不傻,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鳳無心的對手還打,瘋了啊!

他上台來唯一的目的就是購買曲譜,將那歡樂的曲調收錄在冊,等到逢年過節的時候演奏上一段,活躍活躍氣氛。

“嗯……三百萬兩。”

鳳無心伸出三根手指頭,笑的那叫一個溫柔,但開出的價錢卻一點也不溫柔。

“好。”

蘇木與一口答應下來,並且將一枚代表著蘇家的玉佩雙手奉上。

“此玉佩象征著蘇家,可在希靈帝國的任意商鋪無限額消費,一切皆有蘇家買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