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仙朝著人影走去,那人影越來越近,不正是畫像上的爹爹麼。

從小便渴求父愛的白墨仙隻顧著朝前走,想要抓住十年不曾見麵的父親。

殊不知,他麵前的是一座泥潭,若是陷落其中,便會被泥潭吞噬殆儘,成為一句永遠不被人發現的枯骨。

“不對……”

憑藉著最後一絲理智,白墨仙急忙停下了腳步,眼神也逐漸變得清明瞭起來。

爹爹是在希靈帝國都城外的懸崖下消失得,怎麼會出現在繁星山之中!

甩了甩頭,白墨仙企圖讓自己更為快速的清醒。

果不其然,當他看到眼前隻差半寸的泥潭之時,心中一驚。

想來,應該是在不知不覺中吸入了瘴氣產生了幻覺。

向後退去數步,白墨仙將一粒丹藥含在舌下,用來抵禦瘴氣侵擾。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已經成功登頂,抵達了繁星山莊。

武鬥會明日才正式開啟,趙全已經買下了上等彆院共幾人休息。

隻是,站在繁星山莊門前的趙全卻遲遲等不來白墨仙,隻能眼巴巴的看著不敢去山中尋找。

“少爺,你要加油啊!”

若是他貿貿然出手的話,少爺的拜師資格就作廢了。

他相信少爺一定能成功登頂,一定!

月色已經爬了上來,站在繁星山莊門前的鳳無心也有些擔憂,看了看漆黑樹林,依舊冇有白墨仙的影子。

“孃親親,墨仙哥哥他一定會成功的吧。”

北辰善兒揪著鳳無心的衣角,眼底的擔憂隻多不少。

如果墨仙哥哥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她會自責一輩子的,要不是因為自己提出的那些話,墨仙哥哥也不會接受試煉。

“乖,孃親親相信小白。”

“嗯,我也相信墨仙哥哥。”

鬆開手,北辰善兒朝著樹林深處奶聲奶氣的喊著。

“墨仙哥哥加油,善兒一直等著你。”

白墨仙冇有出現,誰也睡不著。

源源不斷的參賽者從山下進入繁星山莊,但人群中依舊冇有白墨仙的影子。

一個時辰過去,又一個時辰過去,趙全等的越發著急。

“北辰大佬……我去看一眼成麼,絕對不會幫忙,就看一眼。”

站在山莊邊緣的北辰夜雙手背在身後,深邃的目光淡淡的掃過趙全,冷冷地說道。

“若是這些小小的困難都抵禦不了,有何資格成為我北辰夜的徒弟。”

“可是……”

可是少爺才十三歲,雖然會武功,若是遇到了凶惡之人該如何是好。

現在白家就隻有少爺這一根獨苗苗了,三爺四爺都巴不得少爺死翹翹,如果少爺真的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趙全不敢繼續想下去,又不敢忤逆北辰夜的話,隻能雙手合十默默地向上天祈禱,祈禱滿天神佛保佑少爺平安無事歸來。

沙沙沙——

一陣陣樹葉摩擦的聲音響起。

下一刻,滿身是血的白墨仙一手提著劍,一手拎著小野豬出現在眾人麵前。

“徒兒拜見師父。”

雙膝跪地,白墨仙仰著頭看著北辰夜,眼神迎著月色,也映著北辰夜深邃的眼眸。

“哇,墨仙哥哥你太棒了,以後你就是爹爹的徒弟了,唯一的徒弟。”

北辰善兒拍著手,北辰熠和北辰安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鬆了一口氣。

“太慢了。”

北辰夜冷如利刃的眼眸凝視著跪在麵前的白墨仙。

“徒兒會努力達到師父的期願。”

北辰夜居高臨下的審視著白墨仙,白墨仙仰著頭目光並未閃躲。

片刻之後,磁性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北辰夜的徒弟。待到你擊敗為師的那一日,便是你出師之時。”

話音落下,北辰夜擁著鳳無心入懷,轉身踏入了繁星山莊。

“太好了太好了,墨仙哥哥你是爹爹的徒弟了,恭喜恭喜。”

“少爺呦,我的少爺啊!!”

真是太不容易了,可算是有驚無險平安拜入師門。

“餓了吧,卑職這就給你做飯去。”

已經是後半夜,眼看太陽就要升起了。

白墨仙搖了搖頭,將手中的小野豬交給了趙全。

“趙叔,我先去梳洗一番。”

“好,卑職這就去備水。”

洗完澡的白墨仙直接倒在床上睡了過去,等到醒來之時已經太陽正中了。

“正好趕上吃午飯了。”

繁星山莊的天星苑。

鳳無心做了幾樣簡單的小菜,蒸了包子。

“來,墨仙哥哥坐這裡。”

北辰善兒指了指身邊的位置,又拿了一個大包子放在白墨仙手中。

“孃親親蒸的包子最好吃了,趙叔都吃了十個了。”

“……”

蹲在一旁準備拿第十一個包子的趙全尷尬的笑了笑。

都是因為鳳大佬廚藝太棒了,他忍不住就多吃了幾個。

此時,門外的繁星山莊侍衛敲響了院落大門。

得到準許之後,侍衛推開門,恭敬的走上前。

“下午即將舉行武鬥比賽,還請參賽者做好準備。”

說著,侍衛將象征著參賽者的木牌交給了趙全。

每一個武鬥賽分賽區都會發放相應的牌子,而且形狀各有不同。

繁星山莊的木牌子背麵會刻畫著一個星星的圖案。

“勞煩侍衛小哥走一趟了。”

趙全送侍衛離開,將兩個木牌子送到夫妻二人麵前。

“繁星山莊的武鬥會高手如雲,我打聽了一些情況,其中有十個人不好對付。”

當然,說出這句話並不是因為趙全不相信夫妻二人的勢力。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更加穩妥。

“這十個人中有四個人更是箇中高手,聽說還有一位是從皇城來的皇子。”

趙全也是聽說來的,具體就冇見過了。

下午的時候,武鬥會繁星山莊分賽區比賽正式開始。

夫妻二人抵達賽場之時,已經決出兩枚武鬥獎章。

“廚房裡還醒著麵,我先比賽。”

善兒要吃餡餅,她活好麵後抽空來參加比賽,比完賽得回去活餡兒。

“夫人小心。”

高台上,大漢叫嚷著還有誰敢與他一戰,眾目睽睽之下,鳳無心走上高台。

“嫂子,嫂子~~~是我呀,蘇無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