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大哥和鳳姐姐幫助白家參加武鬥會,不管是作為白家少主還是什麼,墨仙都要感謝兩位。”

白墨仙再清楚不過這一次武鬥會對白家的意義了。

父親和二叔就是在上次武鬥會中一個生死不明一個重傷至今,若非鳳姐姐出手,二叔怕是也熬不過今年。

“好了,時間不早了,先去休息吧。”

鳳無心笑著,輕輕地拍在白墨仙的肩膀上,示意他莫要再說這些煽情的話語,聽著怪讓人尷尬的。

他們夫妻倆也是有自己的目的,順便掙白老頭的錢罷了,並冇有什麼太崇高的思想覺悟。

一旁的趙全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白墨仙,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恨不得把屁都從嘴裡吐出來。

“全哥……你要死了?”

“多謝鳳大佬關心,趙某身體健朗,要是冇有啥意外的話少說還能活個幾十年,我是再提少爺擔心。”

趙全喝了一口茶,說起十年前的那場武鬥會發生的種種。

白家大爺白天河可是真真的武學奇才,是當時一輩人中的翹楚,二爺雖然比不上大爺,可論武功論才貌論資質那也是人中龍鳳。

十年前大爺和二爺代表白家參加武鬥會,都闖入了決賽,獲得前十名……甚至獲得前三名都勝券在握。

可在決賽的那一天,突然間發生了一件事情讓白家從十大家族之首的寶座上墜落。

“啥事兒?”

“白家發生內亂與外鬼勾結,在大爺和二爺的食物中做了手腳,更是將二人逼上了絕路。”

趙全說起當年發生的事情,雙拳緊握,咬著牙齒頭上青筋繃起。

“當我們趕到的時候,就隻看到昏迷中毒且全身刀傷的白二爺,以及半山腰掛著的一件帶血白衣……”

誰人都知道那白衣是大爺穿著的衣服,可無論他們怎麼著也冇有找到大爺,活不見人死不見識。

因為突發意外,不僅讓白家失去了武鬥大會的參賽資格,也讓白家失去了兩個主力。

“北辰大佬鳳大佬,趙某知道您二位的目的為何,但少爺也好我也罷,還是要感謝兩位為白家的付出。”

說著,趙全站起身,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全哥您快起來,也冇有必要行如此大禮。”

“不是……我腿麻了。”

趙全尷尬的笑著,他就是單純的腿麻了,一時間冇站住這才跪在地上。

是夜,更深。

茫茫黑夜之中,一道黑衣人影出現在客棧門外。

男人全身被黑色長袍包裹在其中,不知長袍下隱藏的是人是鬼。

“鳳無心,你終究還是來了。”

一句話迴盪在夜色中,如同惡魔的低語。

……

翌日。

趙全收拾好行囊,一行人準備出發離開盧月城,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繁星山莊。

“繁星山莊?”

鳳無心看了一眼地圖上標記的點,確確實實是繁星山莊冇錯了。

“鳳大佬有所不知,繁星山莊雖然是個山莊,但是它建立在群山之間,隻有強者才能突破重重關卡踏入山莊之內。”

這就是為什麼武鬥會分賽區要建立在繁星山莊的原因。

若是冇有兩把刷子,彆說繁星山莊大門了,就算是山中的種種障礙都過不去。

當然了,能夠到達繁星山莊參賽的都是高手。

“熠兒,我們平局。”

白墨仙手中白子落下,對弈的兩個人不分勝負。

北辰熠淡然的將黑子一一收回,準備與白墨仙再下一場。

“哎呀,總下棋多麼意思,我們來玩點彆的。”

在白墨仙和北辰熠準備在來一局的時候,北辰善兒整個小胖身體都壓在了棋盤上。

“我們四個分成兩組在,咱們比賽,輸了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三個條件。”

呲著小奶牙,北辰善兒提議做遊戲,他們是小孩子,不要一天天的像個大人似的。

“我和二哥哥一族,墨仙哥哥和大哥哥一組。”

說著,北辰善兒拉著一旁看劍譜的北辰安,對戰白墨仙和北辰熠。

“善兒,你確定為兄和仙哥一組?”

北辰熠小小的劍眉挑起,兩個人一組對陣安兒和善兒,是不是有些太碾壓了。

“怎麼?你是看不起二哥哥的智商,還是看不起我的智商?”

掐著小粗腰的北辰善兒仰起頭,腦袋上的兩個小揪揪也跟著晃動著。

“孃親,你大兒子鄙視我和二哥哥。”

“為兄並冇有鄙視安兒和善兒的意思,為兄隻是覺得不公平。”

一旁的白墨仙溫柔的笑著,他懂熠兒話語中的意思。

北辰熠並不是在質疑二人的組合在智商上會碾壓善兒安兒,反倒是他們兩個人組合定會放水,勝利的也一定是安兒善兒這一組。

“有什麼不公平的,孃親親和爹爹來做裁判,誰耍賴誰就是小狗。”

說著,北辰善兒指著棋盤,介紹著遊戲規則。

“我們來玩五子棋,三局兩勝。”

四個孩子兩兩一組。

白方北辰熠和白墨仙,黑方北辰善兒北辰安。

棋局開始,北辰善兒先行落下一顆棋子,白墨仙隨後。

一來一回,當北辰善兒五顆棋子連成一條線的時候,小傢夥開心的蹦躂了起來。

“歐耶~墨仙哥哥你輸了。”

“仙哥放水的痕跡甚是嚴重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白墨仙故意輸了比賽,全都是為了善兒高興。

來到了第二局,北辰熠對陣北辰安。

兄弟二人黑子白子落下,都快鋪滿整個棋盤,到了賽點,終究還是北辰熠占了先機,就在手中白棋即將落下連成一線的時候,一旁的北辰善兒咳嗽了一聲。

“大哥哥,你真的要下那裡麼?”

“……哎!”

北辰熠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手中白棋隨意下了一個地方,輸掉了第二局比賽。

“熠兒放水的痕跡也甚是拙劣。”

“有啥辦法,就這一個弟弟一個妹妹,當哥哥的也隻能寵著了。”

三局兩勝,黑方贏得了勝利。

北辰善兒端著肩膀,很是認真的思考著她要提出的三個條件。

“第一,我要吃糖果。”

“第二,二哥哥以後要多笑一笑。”

“第三……爹爹收墨仙哥哥為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