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夜是誰,鳳無心的爺們。

能一巴掌解決戰鬥的事情絕不出第二巴掌。

高台上,一襲玄色長衫的男子冷冷的看著麵前另一名挑戰者

僅僅是一個眼神,便將對方嚇的站在原地不敢動一步。

“愣著做什麼,上呀!”

“打起來,打起來,打起來!”

看台下起鬨的觀眾們紛紛叫嚷著,可挑戰北辰夜的男人不僅冇有上前,反而後退了好幾步。

那什麼眼神,好可怕,感覺身處地獄一樣的恐怖。

“不打了,不打了!”

說什麼也不打了,還是小命要緊。

挑戰者直接從高台上跳了下來,一溜煙消失在人群的儘頭。

“呸,出息!”

又是一名挑戰者跳上了高台,男人臉上有著一道長長的刀疤,看起來凶神惡煞不像好人。

“老子佛林寺還俗武僧,你叫什麼名字,老子手底下可從來不打無名之輩。”

佛林寺的還俗僧人並未得到北辰夜的回覆,瞬間惱怒了起來。

“竟然不敢本大爺看在眼裡,找死!”

“得,又一個白給的。”

“這都第幾個了?”

“第七個還是第八個。”

觀中們早就忘了佛林寺還俗武僧是第幾個挑戰那玄衣男人之人,但就憑他口中說出的那句找死,不出三個喘息的時間一定完犢子。

事情果然不出眾人所料,砰地一聲,一個人形物體從半空中墜落,而後重重落下。

不過不用擔心,有前七個墊在身下,第八個大漢不會受到二次傷害。

“這都第八個了……”

“是啊,第八個了。”

圍觀群眾們所驚訝的不是北辰夜熬到了第八局,他們驚訝甚至驚愕的是這男人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走到了第八局。

武鬥會每十年舉辦一次,每次的比賽都會將持續許久,有的時候甚至一場比賽從早晨打到晚上都未必勝出勝負。

可眼前的男人……一人一掌,八局最多一刻鐘的時間。

“還有誰?”

北辰夜開了口,冷冽至極的聲音瞬間讓周圍的溫度驟降。

有了前車之鑒,原本要上台挑戰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猶豫了。

“若實在冇有挑戰者挑戰,便宣佈這位公子取得勝利了。”

高台一旁坐著的裁判高聲說道,即便如此也冇有人願意打下兩場比賽。

反正台上的男人拿走了一塊獎章後,還有一枚獎章,他們爭奪剩下的那一枚總比死在惡魔手中要好得多。

咚咚咚的敲鑼聲響起,裁判直接上台將分賽區的獎章送到北辰夜手中。

之所以這麼判決,不僅僅是因為北辰夜恐怖的實力,另一方麵也是因為白家的關係,他們多多少少要給些麵子纔是。

冇想到今年白家招募的外援如此強悍,估計想要一雪前恥了。

“相公你超級棒,好厲害!”

鳳無心摸著獎章,確實是特有的材質製作而成,無法複刻。

“夫人一會定要小心,這些人中不乏高手。”

“哎呀放心啦,我是誰啊,我可是鳳無心。”

此時,高台上已經打了起來,為了爭奪最後一塊獎章,雙方打得不可開交,恨不得把彼此的腦殼都打飛了。

終於,在半個時辰的打鬥中,身穿紅衣長衫的男人獲得了勝利。

“有請下一個挑戰者。”

“我上去了。”

“夫人加油。”

眾人麵前,鳳無心從一旁的台階一步步走上了高台。

當眾人看到一個女人出現在高台上的時候,眼神都值了。

“這娘們好漂亮,比希靈帝國第一美人都要漂亮。”

“你見過希靈帝國第一美人?”

“冇有。”

“那說個屁啊!”

“反正就是漂亮,老子走南闖北看見的女人形形色色,高矮胖瘦啥樣都有,但是這種類型的絕色女子還是第一次見到。”

台下的男人眼睛都直了,看到鳳無心出現在高台上的時候,有吹口哨的,有言語調息的,甚至還問鳳無心結婚了冇有,冇有的話看他如何。

當然,這些人都被北辰夜教訓了一頓。

當著他的麵調戲他夫人,當他北辰夜死了不成。

“我從不打女人,你下去吧。”

鼻青臉腫的紅衣男人雙手背在身後,在看到鳳無心的時候那豬頭臉撲哧一下紅了起來,害羞的轉過頭去不敢直視鳳無心的眼眸。

“我是來比賽的,你儘全力出手便是。”

“跟你說了我不打女人不打女人,你聽不懂人話麼。”

“可我是來打比賽的呀,你要是不大的話,我怎麼那獎章呢。”

鳳無心很認真的說著,可聽到這話的人們卻是哈哈大笑出聲。

“一個小娘們還想拿獎章,你還是回家繡花去吧。”

“就是,這兒是男人們的賽場,你看看你的小細胳膊,一捏就斷,咱們可是不忍心看到你受傷。”

“美女,你哪裡來的回哪裡去吧,彆鬨。”

台下一句又一句話此起彼伏的響起,大多數都是勸說鳳無心彆鬨,男人的事情女人跟著湊什麼熱鬨。

聽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鳳無心撇了撇嘴,她完全被看扁了呢。

“你們兩個還打不打?”

裁判急了。

最後一塊獎章頒發完他們還得去青-樓喝花酒呢。

“我要是打疼了你,你可彆哭,老子最看不得女人哭哭啼啼的。”

“你也一樣。”

鳳無心笑著,紅衣男子一步上前準備擒拿住鳳無心的手腕,將其輕輕地推到高台下結束這場比賽。

可隨著藍色身影閃動,下一秒,等紅衣男子回過身的時候,自己不知何時站在了高台下。

“啊咧?”

“你輸了。”

“我……怎麼輸了?”

紅衣男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輸了。

事實上,看台下的觀眾們也是一臉懵逼。

他們明明看到紅衣男人朝著藍衣美人襲了過去,但藍衣美人輕輕地錯開身,紅衣男人順勢走到了高台下……

“我有些趕時間,還有誰想要挑戰的?”

“我,我!”

“還有我,我也要挑戰你!”

“我我我我!”

方纔被北辰夜氣息威懾到冇有上場的男人們紛紛舉起手。

能和絕世大美人比賽,萬一被對方看上要以身相許呢?這種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