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代表白家參加希靈帝國舉辦的武鬥會。

在此之前,需要在半年的有效時間內獲得一百場戰績的勝利。

白江雲已經做好了計劃,給了夫妻倆一張圖,從白玉京城出發,第一站便是盧月城。

簡單一些來說,隻要按照地圖上所標註的點前行,在贏的一百場比賽的勝利後,便可以抵達希靈帝國。

“保守起見,老夫在圖上做了記號。”

白江雲指著上麵用紅色硃砂重點標註的一些點,告訴鳳無心這些賽場的比賽規格都很小,以夫妻二人的實力可以輕輕鬆鬆獲得勝利,但是用黑色點話圓圈的地方,代表著比賽的難度增加。

“有冇有什麼更快的方式,非要一場一場的打贏一百場?”

鳳無心問著白江雲,就算不是一勞永逸的方法,也能加快獲得戰績的彆的方法有麼。

“這個……有是有,可不講武德。”

白江雲搖了搖頭,他們白家是十大家族,也是希靈帝國的名門,不能做缺德大天的事情,這樣會對白家的名譽造成無法挽回的影響。

“是嗎,不講武德的事情我們可不能做,不過吧白族長您還是說說為好,萬一我和我相公不小心觸犯了禁忌給白家名聲抹黑瞭如何是好。”

鳳無心如是說著,白江雲也不疑有他,再次開口告訴麵前的女人所謂的不講武德的法子。

那便是打黑賽。

每一場比賽的勝利會獲得武鬥會分區裁判本頒發的獎章,而且這些獎章是用了一種秘法製作而成,誰也無發將其複刻來作弊。

但武鬥會私下裡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便是私鬥打黑賽事。

隻要雙方同意私下決鬥,贏得一方就能獲得輸的一方的所有獎章,湊齊一百枚獎章也是有資格進入半年之後的希靈帝國武鬥會總決賽。

“哦~~~”

鳳無心一手端著肩膀一手摸著下顎,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

站在白府門前送行的白江雲皺著粗眉,不知為何,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你們夫妻代表著我們白家,萬不可去私鬥。”

“放心吧,我鳳無心可是熱愛和平的正義使者,哪裡會去參加什麼私鬥這種不公平的賽事。”

鳳無心讓白江雲放一百二十個心,可某女人越是這麼說白江雲心底越是不安。

馬車緩緩啟動,趙全作為車伕駕著馬車離開了白玉京城。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馬車,白四爺也想著一同前往,卻被白江雲製止了。

“為父還有彆的事情要你去做。”

“是,父親。”

馬車離開了白玉京城,朝著盧月城進發。

馬車裡,靠在北辰夜懷中的鳳無心看著白江雲給的圖,一直向北延伸要經過許多城市耗費半年的時間才能到達希靈帝國。

但眼下也彆有旁的方法。

就算乘坐二狗去希靈帝國,時間也卡在半年。

“北辰大佬鳳大佬您二位放心,盧月城的天才和你們二人一比那就是地上的汙泥。”

趙全見鳳無心歎氣,以為是心裡擔憂武鬥會遇到高手的事情。

“而且,就算到了皇都您兩位也不用擔心,有少爺陪同,到時候家主也會抵達都城。”

趙全巴啦啦說個冇完,鳳無心並未理會。

還是那句話,既然冇有彆的法子,那便儘快湊齊一百枚獎章好了。

……

盧月城。

盧月城距離白玉京有七日的距離。

武鬥大會並不在十大家族舉辦地設立分賽區,怕的就是各大家族偏袒自家弟子。

趙全駕著馬車緩緩駛入盧月城,亮出了白家的身份腰牌後,直奔武鬥會分賽區的比武場地。

“兩位大佬,少爺,到地兒了,我這就去給兩位大佬報名參賽。”

話音落下,趙全跳下馬車混入人群中。

“小白,你趙叔除了不能生孩子……基本上全能啊。”

“趙叔本是父親的貼身侍衛,後來父親在武鬥會上生死不明後便一直跟在我身旁。”

白墨仙和北辰熠下著棋,二人的棋藝不分上下。

不多時,趙全回來了,將手裡的兩個牌子恭敬地奉上。

“北辰大佬和鳳大佬隻要拿著牌子就可以去參加比賽。”

“台上的那種比賽麼?”

鳳無心指了指不遠處的高台,高台上正在比武的兩個人打的那叫一個難捨難分。

“是。”

趙全點著頭,介紹著武鬥會分賽區的比賽規則。

比賽采取車輪戰術,隻要能熬得過十重挑戰,便可以獲得分賽區比賽獎章,每一個分賽區的獎章隻有五枚,先到先得,盧月城的獎章隻剩下兩枚。

“明白了,老趙小白,三寶交給你照看了,我和你北辰大哥去去就回。”

“鳳姐姐放心比賽,熠兒安兒和善兒我會照顧好。”

白墨仙溫和的笑著,繼續和北辰熠下棋。

北辰安抬頭看了一眼二人,淡淡的開口說了一句。

“下手輕一些。”

“你孃親我可是個善良的小仙女。”

“孃親親加油,爹爹加油!”

善兒握著小拳頭給夫妻倆加油打氣。

此時,盧月城分賽區的高台上,一個身形魁梧的大漢朝著眾人示威。

“還有誰敢與老子一戰!”

大漢已經堅持了九局,隻要在勝利一場就可以得到獎章一枚。

“相公加油。”

高台下,鳳無心給北辰夜加油。

縱身一躍,一道玄色身影出現在大旱麵前。

“嗬嗬,又來一個不怕死的?”

大漢怒視著北辰夜,眼中的笑意嘲諷至極。

“既然想死,老子就……”

pia~

都不等大漢說完話,眾目睽睽之下,隻見那龐大的身軀直接被北辰夜一掌擊飛,隨後砰地一聲狠狠地摔在地上。

看台下圍觀的看戲群眾們紛紛向四周退去,看著倒地不起的大漢心底竟然生出一絲憐憫之意。

“活著還是死了?”

“不造啊!”

“那個穿玄色衣服的男人好恐怖,一掌結束戰鬥。”

眾人將目光從大漢身上移開,看向高台上的北辰夜。

那不可一世的霸氣,那桀驁冷漠的目光,那神鬼莫近的氣場……誰家公子真**的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