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低頭看著北辰善兒,看著那雙水汪汪大眼睛,肉嘟嘟的小臉蛋,心一下子就被萌到了。

“小傢夥迷路了呀。”

“嗯嗯,爺爺能不能送我回去呀,正好我孃親親再做飯,為了表達感謝我可以讓爺爺您蹭飯呦,我孃親親做飯可好吃了。”

白江雲看著麵前可可愛愛的小女娃娃,忍不住的伸出手掐了掐她嘟嘟的臉蛋。

“真的嘛,說的爺爺都餓了。”

“當然是真的啦,我孃親親廚藝天下第一,超級咧害得呢。”

呲著小奶牙笑著,北辰善兒一手抱著小土豆,一手伸向白江雲。

看著小女娃伸出來的手,白江雲情不自禁的也伸出手來牽著那胖胖的小手。

“好,爺爺送你回去,你們住在青竹苑麼?”

“嗯嗯,住在青竹苑。”

青竹苑?

想來是和墨仙一同回來的一家五口了。

“爺爺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能告訴爺爺麼。”

“我叫北辰善兒,它叫小土豆。”

北辰善兒介紹著自己的同時也不忘了介紹懷中抱著的小狼崽子。

“小土豆,和爺爺問好。”

“嗷嗚!”

小土豆嗷嗚一聲。

白江雲看著北辰善兒懷抱中的狼崽子不由得白眉挑起,這是……

若他冇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千年纔出世的狼王幼崽,怎麼會在一個小傢夥懷中。

“爺爺叫什麼名字呀,我孃親親說要禮尚往來,我告訴爺爺名字,爺爺也要告訴我的名字。”

“爺爺啊……小善兒就叫我白爺爺好了,爺爺是白家掃地的下人,小善兒會不會嫌棄爺爺低微的身份?”

“不會,孃親親說每一個人隻要靠自己的雙手生活都是被值得尊重的,壞蛋除外。”

北辰善兒搖著頭,腦袋上的兩個小揪揪也跟著一上一下的晃動著,看的白江雲心中更是歡喜。

不多時,白江雲拎著北辰善兒回到青竹苑。

“小丫崽子,你又跑哪裡去了?”

“我迷路了,是爺爺帶著我回來的。”

北辰善兒牽著白江雲的手走上前,說著自己要是冇有白爺爺的幫助,就要走丟了呢。

“我答應了白爺爺留下來一起吃飯,白爺爺等等我,我去拿碗筷。”

熱情好客的北辰善兒多添了一副碗筷,還拉著白江雲坐在飯桌前。

“相公,你姑娘絕對有社交牛X症。”

人都已經上桌了也不能趕走,吃就吃吧。

白江雲原本隻是想看一看跟著墨仙一同回來的人有什麼目的,再見到夫妻二人之時,一眼便瞧出兩個人身上迸發出來的氣息異於常人。

當然,讓他留下來的原因主要還是因為小善兒孃親做的菜……真的是太好吃了。

比其他吃過的山珍海味都要好吃百倍。

“北辰夫人……老朽能不能再吃一碗。”

“會撐死的。”

鳳無心看了一眼老者身旁摞起來的空碗,這都第五碗了,再吃下去真的會撐死的,這老者難不成龍二附體了?

“老朽許久冇有吃飽過,北辰夫人再施捨一碗米飯吧。”

“白爺爺每天都要掃地討生活,孃親親就再給白爺爺盛一碗飯吧。”

“……”

鳳無心冇有給白江雲盛飯,而是直接將飯桶推到了他麵前。

反正木桶裡麵也冇多少米飯了,吃吧,大不了撐壞了吃藥調理。

“多謝北辰夫人,老朽不客氣了。”

白江雲直接抱著木桶,將桌子上的菜湯拌飯裡麵大口大口吃著。

“嗝兒!”

打著飽嗝,將飯菜儘數吃光了的白江雲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青竹苑。

“白爺爺再見。”

北辰善兒揮手告彆。

正要去青竹苑送東西的趙叔愣了愣,他剛纔好像看到家主的身影了。

趙全想要仔細看去,確認那老者是否是家主,巧了,白江雲的目光投來,招了招手示意趙全上前來,他有事要問。

“族長。”

還真是族長。

趙全瞪大了雙眼,還以為自己看錯人了!

話說,族長怎麼會從青竹苑出來??

“趙全。”

“在。”

趙全單膝跪地等待著白江雲的命令。

“不用拘謹,老夫問你幾個問題。”

迴廊中,白江雲想要坐下,可吃的肚子吃得太飽根本坐不下,就隻能靠著柱子旁,一邊打著飽嗝一邊問著趙全關於青竹苑幾人種種。

“老五是那夫妻二人殺死的吧。”

“族長……”

趙全猛地抬頭,眼神一慌,也就是這一個眼神讓白江雲確定自己的五兒子死在北辰夜鳳無心手中。

“族長,北辰大佬和鳳大佬是為了救少爺纔不得已出手的。”

趙全將事情的起因經過詳詳細細的說給白江雲聽。

“要是冇有那二人,少爺早就死在了森林之中,卑職一直想找族長說明一切卻被三爺師爺攔住無法去宗祠。”

白江雲長吐一口氣,兒子被殺他心中自然是憤怒,但若無他們自己的孫子也會慘死,兩種情感糾結在心底。

“卑職鬥膽,還請族長饒了兩人的性命,況且……就算集齊白家之力也未必能從北辰大佬和鳳大佬手中討得半分好處。”

趙全緊握著雙拳,冒著被白江雲一掌拍死的風險說出這句話。

“無論是在原始森林中還是在天茫山,那二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強大而恐怖,並非卑職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十大家族嫌少有人能是二人敵手,與其交惡不如交善,對少爺繼承白家有百利而無一害。”

“趙全,你說出這些話就不怕老夫殺了你麼。”

白江雲的聲音平淡得很,聽不到殺意卻字字句句如刀,讓趙全心生死意。

“怕,但為了少爺,為了白家,卑職寧願死也要說。”

“退下吧。”

“啊?”

等著受死的趙全一愣,反應過來後起身拔腿就跑,生怕白江雲反悔了把他宰了。

“北辰夜鳳無心……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嗝兒!”

翌日,清晨。

北辰夜早早的起來給娘四個買早飯。

白玉京城的一處早餐攤前,俊美的神明都要妒忌的北辰夜排著隊,引來無數少女側目相盼。

此時,一輛馬車停了下來,從車上走下來一名女子,徑直的朝著北辰夜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