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爆炸產生的雪崩堵住了來時的路,鳳無心隻能拖著昏迷不醒的北辰夜,從一條狹窄的小路下山。

“好好在王府待著多好,偏偏來玉泉山莊浪,浪就浪吧,還偏偏算遭雷劈的卦,算就算吧,還非要來溫泉泡澡,該,完犢子了吧!”

鳳無心揹著北辰夜在半腰深的雪地裡走著,又冷又餓又累。

“老孃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穿越之後遇見你這麼個活爹。”

“瑪德!要不是因為蠱毒的原因,要不是你剛纔也算是救了我,老孃一定在你墳頭兒一邊唱好日子一邊蹦迪。”

埋怨歸埋怨,吐槽歸吐槽,眼見著天色越發的陰沉,當務之急還是需要找一個躲避風雪的地兒。

要不然就他們倆身上僅有的浴袍,非得凍死不可,況且,北辰夜身上的傷也需要處理一下。

許是上天憐憫,暴風雪來臨之前,鳳無心在山崖下找到了一間小木屋。

不多時,暴雪來臨,天地間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就算是有經驗的獵人也分不清東西南北。

木屋內,篝火燃燒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鳳無心扒開北辰夜的衣服,不由得皺起眉頭。

一道縱向延伸的傷口出現在麵前,應該是雪崩時石塊落下來造成的割傷,但由於溫度低再加上一些特殊的原因,導致傷口周圍的血液凍結,所以纔沒導致大出血的現象。

“禍害遺千年,古人誠不欺我。”

這樣的傷若是在彆人身上,估摸著早就去閻王爺那報道了。

但隨著溫度的增加,北辰夜傷口周圍凍結的血液逐漸融化,如果任由情況惡化下去還是難逃失血過多而亡的狀況。

鳳無心擰著眉頭糾結了著,最終在歎了一口氣後……十分不捨的拿出了懷裡一直揣著的龍骨。

“唉~~~~~~”

心疼,肉疼,哪哪都疼。

可蠱毒冇解開之前,她和北辰夜是一條船上的螞蚱。

周圍又冇有個趁手的止血工具,就隻能把龍骨搗碎了敷在傷口上止血。

“你個狗男人!”

……

……

……

是夜,狂風暴雪更是肆虐在天地之間。

暴雪中的小木屋,蹲在篝火堆旁的鳳無心餓的鬨心,隻能啃著枯燥無味的半截龍骨熬時間。

也不知道暴雪什麼時候能停,看這勢頭冇個兩三天根本下不完。

好在她聰明隨時帶著寶貴的龍骨,要不然到明天正午冇吃解藥,又特麼涼涼了。

“梨花開,春帶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隻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癡,情也癡~~~”

火光中,哼著《梨花頌》鳳無心想起了前世的一幕幕,那時候的她執行任務後和師父去戲園子聽戲的場景。

雅間裡師父聽得入神,當時的她並不懂京劇國粹中的韻味,隻能聽個囫圇而已。

可隨著時間的沉澱,她越發的覺得老祖宗留下來的藝術相當之玄妙。

隻可惜,她再也冇有機會和師父一起去聽戲了。

“母妃……你不要死,不要丟下夜兒一人。”

身後忽然間響起北辰夜的聲音,鳳無心回身看去,隻見北辰夜全身發紅的厲害,像極了一隻煮熟了螃蟹。

“母妃,母妃求你不要走。”

“糟糕發燒了!”

鳳無心伸出手摸著北辰夜滾燙的額頭,眉頭瞬間擰起。

以現在什麼都冇有的簡陋環境,發燒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症狀。

“北辰夜,你醒醒,醒一醒!”

無論鳳無心怎麼喊,陷入夢魘中的北辰夜也不曾醒來。

如果繼續發燒下去,北辰夜就算不死也會被燒成傻子,得需利用有限的條件讓他降溫發汗才行。

鳳無心起身離開了小木屋,回來的時候,懷中抱著一團大雪球。

冇有藥物那就采取物理降溫的方法。

鳳無心手握著冰冷的雪球搓著北辰夜的額頭,腋下,胸前,手腳心等地。

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北辰夜總算是漸漸的降了溫。

為安全起見,鳳無心更是把龍骨嚼碎了餵給北辰夜,暫時代替消炎藥。

“好尼瑪的累啊!”

折騰了小半夜,又餓又困又累的鳳無心再也支撐不住疲乏的倦意,直接倒地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等醒來之時,天色已經放晴了。

摸了摸北辰夜的頭,檢查了一下他背後的傷,鳳無心這才起身推門離開了小木屋。

不知過了多久,昏睡中的北辰夜睜開雙眼。

目光環視著四周,在確認小木屋中隻有他一人之時,深邃的眼眸瞬間冰冷了起來,就連燃燒的篝火也被那寒意壓製的暗淡了些許。

“鳳無心。”

磁性低沉的聲音中充斥著背叛的殺意,北辰夜眼中的陰沉彷彿擰出水來。

可就在此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那是聲音唱著歡快的小曲兒正朝著小木屋走來。

“我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身上還背了一個胖兔嘰呀,咿呀咿嘚喂~~~”

滿載而歸的鳳無心推開門,拎著野雞野鴨和野兔子坐在了篝火堆旁,開始著手處理起獵物。

全程,鳳無心的目光都聚集在食物身上,並未發現北辰夜的異樣。

“嘖,鳳無心啊鳳無心,你可真是個絕世小妙人呢,人長的好看就不說了,能文能武還能罵街,這廚藝也是一頂一的讚,將來誰娶你可真是祖墳冒青煙嘍~~~”

聞著烤雞烤鴨烤兔子的香味,鳳無心一邊流著哈喇子一邊瘋狂的讚美著自己,順便罵一罵北辰夜。

“不要氣餒,不要難過,等拿到解藥後你就可以遠離瘋批,到時候天高任鳥嗷嗷飛,海闊任魚嘩嘩遊,還用怕一個又瘋又摳還記仇的老狗幣?”

鳳無心數落著北辰夜的種種不是,比如毒舌腹黑,長的是個人從不乾人事兒等等,罵的那叫一個過癮。

一個字,爽!

可就是不知怎麼回事兒,就是感覺這後背吧涼颼颼的,好像有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一樣。

尋著異樣的感覺鳳無心緩緩回過頭,隻見本該昏迷不醒的北辰夜,此時此刻正半眯著眼眸笑看著她,目光十分的核善。

“王,王,王,王,王,王……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