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牆下,北辰夜鳳無心等人對戰湮族人。

“李道爺,你可還行?”

“冇問題!”

渾身遍佈刀傷的李落霞擦了擦嘴角留下的血跡。

此時,一把長刀欲要從身後刺入鳳無心的後心口,說時遲那時快,噹啷一聲,李落霞一劍將長刀彈開,那周身的氣息也變得陰鬱森冷。

“這是變身了?”

鳳無心想著去什麼地方找點酒給李落霞灌上一壺,看來現在不用了。

“想殺鳳無心?也要問問本君的意見。”

“李哥,萬分感謝,打完了我請你吃山珍海味。”

已經化身成為陰山府君的李落霞冷眼看了一眼鳳無心,開口說了一句。

“麻煩的女人。”

“章三峰喪彪,你們保護陸家人,剩下的交給我們四人就好。”

“是!”

喪彪拉著受傷的陸山等人朝著遠處奪取,就算他們幫忙也隻是越幫越忙。

芙蘭帶領著十七名湮族人與北辰夜鳳無心夫妻二人,變身後的陰山府君和青居對戰。

十八對四,人員差距有些大!

“一個人打四個還剩下兩個冇人打啊?”

鳳無心數了數人頭。

“一個人打五個,還少兩個人頭。”

怎麼算怎麼不合適。

“嗬,鳳無心,你以為你們今天能活著離開雲海十三州麼?”

“這話讓你說的,你以為你們今天能活著離開雲海十三州?瞪大你眉毛下麵喘氣兒的兩個孔看清楚,我們四個輸出嘎嘎亂殺好麼。”

青居是湮族大佬,也是大佬中的大佬。

李落霞現在是變身時間,他的戰鬥力有目共睹,一個字恐怖!

她和北辰夜在生死淵的五年,可不隻是去洗桑拿了。

毫不誇張的說,放眼整個七國他們四個人就是最強戰鬥力代表。

鳳無心說話期間,北辰夜,李落霞,青居三人一人居中,二人分彆左右兩邊護著,三人組成了最牢固的陣型將鳳無心護在其中。

芙蘭也不廢話,冷笑一聲,縱身而上。

“殺,一個不留!”

湮族眾人得令,從四麵八方湧上前與四人再次交戰在一起。

一時間,火光映著的黑夜中,電光火石,人們肉眼根本看不清楚兩方人馬交戰的身影,唯有那叮叮噹噹的火光四起,不分上下。

此時,天空中一道黑影盤旋而下。

在外麵覓食而歸的鳳二狗看到鳳無心被欺負,翅膀一巴掌扇了過來,將其中兩名湮族人扇飛。

“嘰嘰,嘰嘰!!”

淦!

竟然在小爺不在的這段時間欺負鳳無心,你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乾得漂亮,回去給你加雞腿!”

“嘰嘰,嘰嘰嘰,嘰嘰!”

一個太少,還不夠塞牙縫,小爺要一百個。

“冇問題,給你弄一千個。”

有了鳳二狗的加入,原本處於下風的四個人漸漸扭轉了局勢。

可一道又一道弩箭飛射而來,直接刺入鳳二狗的翅膀之中,突然間的劇痛使得鳳二狗險些失去平衡。

“把它給朕殺了。”

西陵延大手一揮,示意手下的士-兵繼續放弓弩,直至將黑羽鳳凰殺死。

“不準動手,誰若動手,朕便殺了誰!”

雪無痕阻止四國聯盟軍放箭。

他是要北辰夜死,但冇有讓西陵延將鳳無心一起殺死。

“東勝士-兵,朕命你們挖開城牆落下的碎石,不得有誤!”

雪無痕說話間,宇文墨早就消失不見。

“朕怎麼不知道你還有憐憫之心呢?”

西陵延冷冷的目光嘲笑著雪無痕。

“西陵延,你特媽的怎的瘋了,北辰夜你要殺便殺,朕絕不會讓你動鳳無心一根汗毛!”

“晚了。”

不再看雪無痕一眼,西陵延的目光應著那片火海,近乎與瘋魔。

“所有人都會死,北辰夜會死,我的無心會死,我也會死,你們也會死,所有人都會成為這場盛宴的祭品,為我和無心回到二十一世紀獻祭。”

城牆下,雙方廝殺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湮族人死了九人,北辰夜幾人也受了傷。

“張嘴!”

鳳無心將蛟龍骨和泉水製作而成的丹藥一把一把的塞進北辰夜李落霞和青居的嘴裡。

“鳳無心……你想噎死我麼?”

還未來得及下嚥,又被十幾顆丹藥塞了進來,李落霞腮幫子鼓鼓的,和存糧的鬆鼠一樣。

“這不怕你們早登極樂麼,吃了!”

又是一把蛟龍骨丹藥續上,鳳無心自己也吃了兩顆。

“青居,你竟然為了外人殺了族人!”

芙蘭也受傷了,鮮血源源不斷的從傷口噴湧而出。

湮族現在僅剩九人,如今的局麵是九打四外加一隻鳳凰。

“芙蘭你走吧,湮族已經成為了過去,現在的七國早已經不是幾千年前的幽朝天啟城。”

終究是相識了幾百年,更是看著芙蘭長大的人,青居也不忍心真的下殺手,便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讓。

“走?我憑什麼走。”

芙蘭怒視著青居,歇斯底裡的喊了出來。

轟!

轟轟!

轟轟轟!!

此時,又是一聲聲劇烈的爆炸聲音響起。

映著火光,芙蘭突然間笑了出來。

“既然如此,大家一起死。西陵延,我現在就兌現答應你的承諾。”

“你要做什麼?姐妹兒你彆亂來,俗話說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減刑,你還有大把大把的青春可以揮霍,莫要再朝著犯罪的道路越走越深啊!”

鳳無心不知道芙蘭要做啥,但一定不是好事兒。

不知何時,西陵延出現在芙蘭身邊,朝著鳳無心伸出了手。

“無心,我們回家。”

“回你M啊!”

鳳無心回罵一句,可下一秒,兩條腿突然間失去了力氣,整個人更是癱軟無力。

“你做了什麼?”

“冇什麼,我們隻是回我們該去的地方而已。”

西陵延身上一道道紅色的斑紋浮現,同樣的,鳳無心身上也出現相同的紅色斑紋。

“離魂大陣……芙蘭你瘋了,你竟然用雲海十三州全城人的性命獻祭開啟離魂大陣。”

青居一聲怒吼,上前欲要阻止芙蘭啟動陣法,一旦大陣開啟,所有人的靈魂將會困於此處,也會將異世的靈魂驅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