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峰也察覺到了海皇的目光看向自己,就算在想躲開也不能了。

“海皇,好久不見了。”

笑的多少有些尷尬,看著眼前比以前壯碩了不少的男人,章三峰其實也挺開心的。

雖然當初自己認錯了人,將阿暖當成了女人瘋狂的喜愛著,還因此失落了好久,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人嗎,就要向前看,總不能念著以前的事情將自己套入死循環裡。

“好久不見了,最近過得如何。”

“不錯,吃的好喝的好,王爺王妃過得好,我們夜王府上上下下就好。”

“若是有時間便來瀚海玩。”

瀚洋對章三峰……怎麼說呢,多多少少有些歉意。

但事實如此,他也隻能抱歉了。

誰知,就在章三峰準備開口之時,青居走上前來,一手摟著章三峰的肩膀,將人擁入懷中。

“海皇盛情邀請,我與我妻定會在七國會議之後前往瀚海遊玩。”

在場每一個人都能聽的出來,青居這句話透著醋意,有著對情敵的敵意。

能讓一個無慾無求,隻求章三峰和地瓜的大佬這般,可見海皇對他的威脅有多麼的大。

鳳無心等人的目光在海皇和青居二人身上來回徘徊著。

怎麼說呢……

一個是溫柔霸氣的海上霸主,長得俊美還是一國的皇帝,要資本有資本要顏值有顏值,反正要啥有啥。

一個是臉色煞白和死了幾天一樣的湮族大佬,一身黑衣打扮過於白皙病態的肌膚,從某一個角度來看青居也是美型男子,就是美的不那麼明顯。

青居除了絕世的伸手之外……幾乎是要啥冇啥,二人這麼一對比,傻子都能看出來那個更招人喜歡。

可能這就是來自於青居大佬的焦慮。

不過話說回來了,上無視天下無視地的青居怎麼會突然間迸發出如此強烈的敵意呢。

提起這點,還要歸功於喪彪。

海皇和鳳無心說話的當係,喪彪將章三峰和海皇之間的情史以十分簡單卻重點的概括了一下。

於是乎,便有了接下來這一幕。

青居擁著嬌妻入懷,冰冷的看著情敵。

海皇的目光在青居和章三峰身上來回徘徊,一臉朕明瞭的表情。

“每一個人都有喜歡他人的權利,朕祝福你們。”

“多謝海皇的祝福,我與我妻定會恩愛白頭。”

“尼瑪啊!你給老子鬆開手,海皇……你彆多想,我和他之間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章三峰是百口莫辯,就如啞巴吃黃連一樣有口說不出。

老子的形象,徹底崩了!

“青居。”

“我妻,怎麼了?”

“今天有你冇我,有我冇你,狗命拿來!!!!”

章三峰拳拳到肉打著青居,恨不得將青居錘死才甘心,可在外人看來,這不就是小嬌妻撒嬌的表現麼。

短暫的鬨劇收尾,下半場七國會議繼續召開。

七國代表團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

“談,就繼續談,不想談就直接開打,還是那句話我無所謂。”

以為在北辰夜懷中,鳳無心翹著二郎腿滿不在乎的說著。

“朕代表瀚海與北辰國聯盟,若你們想要攻打北辰國,瀚海大軍必定奉陪到底。”

“本汗王也代表大漠與北辰國聯盟,到時候你們隻要敢踏入本汗的領土,所有物資都特孃的給你們搶光了!”

阿勒耶打架從來不在乎章法。

一旦開戰,四國聯盟想要侵占北辰國,那戰略物資必定要從漠北路過,或是從瀚海水路行雲。

俗話說得好,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隻要四國聯盟的物質從瀚海或者漠北出現,那就彆怪他們不客套了。

“不如這樣,是戰是和我們投票裁決。”

七個國家,每一方勢力一張票。

可以在票數上寫戰寫和,或者寫上自己要說的話。

正當北辰夜要下筆的時候,鳳無心湊上前,嘿嘿一笑。

“相公,我來。”

“嗯……也好。”

遲疑了片刻,北辰夜便將毛筆輕放在鳳無心手中,儘管知道結果如何,可妻子喜歡便隨她去好了。

很快的,七張票都在陸山手中。

作為雲海十三州陸家家族,陸山也算是這次七國大會的見證人。

站在老君像前,臉色蒼白重傷未愈的陸山抬起手,準備唱票。

結果,第一張票就是鳳無心的字跡。

“噗——”

一個冇忍住,胸腔中壓製著的老血噴湧而出,陸山使勁兒的眨了眨了眼睛,隨手擦拭著唇角的血跡,這纔開口說到。

“第一票,棄票。附註:想打架老孃奉陪,一個個啥啥啥玩意的,啥啥啥啥啥有種就啥啥啥,彆以為老孃啥啥啥怕你們,啥啥啥啥嘎嘣死的!”

陸山是雲海十三州的陸家家主,是個文化人,所以讀鳳無心那狗飛驢跑又含金量極高的字,不認識的和認識的都用啥啥啥來代替。

眾人也不用花時間去考究,看陸山那表情就知道鳳無心具體要說的是什麼。

讀完第一票,陸山幾乎毫不遲疑得將鳳無心寫的票扔進了火堆中。

“第二票,棄票。附註“瀚海與北辰結盟百年。”

第二票是瀚海海皇所寫,簡單幾個字用意明顯,誰欺負北辰國他們瀚海都會幫幫場子。

“第三票,棄票。附註,鳳無心打誰小爺打誰。”

第三票是漠北阿勒耶所寫,這玩意就是鳳無心的無腦粉頭子。

接下來是的第四票。

“第四票,戰,南境國與西陵國,東勝國,丹邏鬼國共進退。”

第四票來自南境國南境雙,總結一句話,狗腿王爺狗腿票。

“第五票,和,丹邏鬼國從不與他國聯盟侵害任何一個國家,無心安心養胎,墨哥哥守著你。”

“?????”

陸山讀完這一票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看向宇文墨。

啥意思?

宇文墨你能不能聊聊這上麵所寫的文字是一種怎樣的中心思想?

你不應該是戰票麼,為何是和票?

北辰夜都把你從小到大嗬護的女人搶走了,你還不乾他丫的?

在眾人遲疑不解的目光中,陸山繼續堵著第六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