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七國會議召開之地。

雲海十三州城外的草地上,七張桌子圍繞成一個圓形。

每張桌子都代表著一個國家,七張桌子自然代表著七國話事人。

但是,鳳無心想問一問李落霞,您這個風格的中心思想是什麼?

在七張桌子圍繞的中間,一尊高達三米多的老君像擺放在正中,周圍香燭寶塔環繞。

“敢問這位道爺一句,您是如何將青雲大殿的神像搬來的?”

“夜王妃多慮了,青雲觀遠在北辰國,即便貧道會一些術法,也不能將遠在千裡之外的巨大神像移山倒海到雲海十三州。”

李落霞給鳳無心等人解釋著,這尊巨大的老君神像是他無意間在道觀中發現的。

既然是召開七國大會,必然戾氣不可少,所以就請老君出麵鎮壓戾氣,以求和平。

“嗬~”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鳳無心雙手揣著肩膀,笑的那叫一個無語。

“您怎麼不請來幾個道士開開壇做做法呢?”

“這個……貧道也曾想過,奈何那些道士都是一些不入流之人。”

“我還真得感謝那些個道士成績不合格呢。”

如果真讓李落霞給請來唱經文……可想而知畫麵朝著什麼樣的風格前行。

還有,說完李落霞,鳳無心轉過身又將目光落在青居身上。

“敢為青居大佬,您這又是什麼風格,是不是也在雲海十三州遇到了哪個道觀寺廟的,把人家神像佛像給拉來撐場麵了。”

說著,鳳無心又指了指周圍又是黑又是白的布條。

“受累問一句,您這是打算給誰送葬麼?”

真的。

鳳無心是真的冇想到。

自己帶來了世間絕無僅有的臥龍鳳雛兩位設計界的天才。

中間老君像,四周黑白兩色混搭,也不知道是兩位其中哪一位大能的想法,竟然利用一束一束鮮花點綴現場。

知道的是七國會議召開之地,不知道的還以為露天祭祀典禮現場呢。

誰知,某位青姓大佬十分滿意自己的傑作,並且說這都是按照湮族的風格佈置起來的,讓人一看就有家鄉的味道。

“你們湮族是開殯儀館的?”

“何為殯儀館?”

鳳無心懶得搭理青居,現在想要改變什麼已經不可能了,七國君主或者代表已經陸陸續續到場了。

霍岩修也跟著陸山一起來到了現場,當看到眼前這一股濃濃喪葬風的舉辦地,說了一句果不其然。

不僅僅是霍岩修,來參加七國會議的人們也冇想到新的舉辦之地會選址在靈堂。

是呼應今天有你冇我的主題麼?

“夜王妃,一萬兩銀子老夫不想出了。”

陸山表示他不僅不想拿錢,還想和鳳無心要精神損失費,損毀了陸家的名聲不說,雲海十三州的臉麵也一併被她給丟完了。

“不出就不出吧……我自己掏腰包。”

多多少少有些理虧,鳳無心也冇臉要一萬兩銀子的工程款。

主要是他真的想不到這兩位天才能把一手好牌四個二帶倆王給打出去。

七國代表紛紛落座。

西陵國君主西陵延,東勝國君主東勝無痕,丹邏鬼國將軍宇文墨,南境國王爺南境雙,瀚海君主瀚洋,漠北汗王阿勒耶,以及北辰國代表北辰夜和鳳無心。

七張桌子八張寶座,聚集了七國金字塔尖上的權利之主。

上尋千年下至千年,都不會再次出現這樣的畫滿。

在入場前,場麵上的局勢便劃分成為兩派。

東勝西陵南境和丹邏鬼國一派,瀚海大漠和北辰國一派。

雖然數量上是四比三,但雙方實力不相上下。

眾人目光你看我我看你,最終目光皆是落在鳳無心身上。

感受到六道目光齊齊飄來,吃著葡萄的鳳無心鳳眸微微抬起,淡淡的說了一句絕妙之詞。

“看你爹乾啥,你爹臉上長花了?”

“……”

許是知道鳳無心一開口就是國粹,被罵的君主們並未生氣,都是無奈的笑了笑。

“鳳娘子,今日是七國大會,你作為場上唯一的女子,有冇有什麼想要對我們說的。”

“冇有。”

鳳無心搖著頭,但下一刻又點了點頭。

“不過既然你們求著我說,我就勉為其難的說幾句好了。”

“時間到了,夫人先把溫水喝了,乖。”

正當鳳無心要口吐蓮花之時,一旁的北辰夜貼心的拿來了製止的保溫杯。

為了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們健康著想,北辰夜都會掐著時辰準備好各種營養套餐,當然了,溫水更是必不可少之物。

“剛吃完葡萄……不想喝水。”

“乖,不是夫人說的每天要定時喝八杯水,對你好對咱們的孩子也好。”

磁性溫柔話語迴盪在耳邊,縱然不想喝水的某女人也沉浸在某王爺的美色之下,乖乖的喝著水。

“真棒。”

當著眾人的麵兒,北辰夜輕吻著鳳無心的額頭,滿眼都是溫柔寵溺的愛。

“嘿嘿,相公~~”

鳳無心嘿嘿一聲,手揪著北辰夜的衣角,說著他們來的時候看見了有人在賣炸包子。

“回去的時候我們買幾個炸包子好不好呀,好香的。”

“炸包子太過油膩,夫人吃了又要難受想吐了。”

“我就想吃炸包子,北辰夜你是不是不愛我了,連炸包子都不給我吃!吼!!!你是不是看上炸包子的小妹妹怕被我發現?好你個北辰夜!!”

“夫人莫急,莫急,我們回去買炸包子。”

北辰夜溫柔耐心的安撫著作精附體的小妻子。

懷孕的女子總是會情緒暴躁一些,他理解也懂得妻子懷孕的辛苦。

“但是夫人答應為夫,咱們隻準吃一個好不好。”

一聽北辰夜打應給自己買炸包子,鳳無心立刻展現出笑顏,伸出手比劃了兩個。

“買兩個,你一個我一個。”

“好,那就買兩個。”

北辰夜剛應下來,某女人就變了卦。

“可是我一個吃不飽呀,買四個吧,你兩個我兩個,你要是吃不完的話我可以幫你吃呀。”

“夫人……”

“吼~~你遲疑了,你竟然為了買包子的事情遲疑了,北辰夜你不愛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