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雲海十三州陸家。

當得知棄劍閣又一次被拆了的訊息,陸山發出了來自靈魂顫抖的咆哮聲。

“啊!!!!!”

“好一副世界名畫,呐喊簡直被陸山演繹得淋漓儘致。”

罪魁禍首鳳無心在一旁說著風涼話,換來的卻是陸山聲嘶力竭的怨念

“一次也就罷了,您還來第二次,夜王妃您是覺得老夫活得太久了,想要讓老夫早登極樂麼。”

哇的一口鮮血吐出,可見棄劍閣被拆對於陸山的打擊有多麼的嚴重。

“好了好了,我拆了棄劍閣也是有原因的,我賠你錢就是了。”

“賠錢,您拿什麼賠。”

陸山還不知道鳳無心是個什麼樣德行的人麼,但凡涉及到錢的問題上,隻要坑不死就往死了坑,他的棄劍閣啊!!!!

“老夫捫心自問這一生冇做過太多缺德的事兒,為啥偏偏遇見了你鳳無心。”

“是是是,我是缺德。”

雖然事出有因拆了棄劍閣,可瞧著陸山這般淒慘的模樣,鳳無心也是心裡有些過意不去的。

“鳳無心,你來雲海十三州之後老夫可有虧待過你?好吃好喝的招待你,還險些將女兒嫁給你,你摸著良心說話,老夫對你還不夠好麼。”

“好好好,是我的錯。”

鳳無心點著頭,迎合著的埋怨。

還是那句話,防患於未然,為了自己和北辰夜的性命著想,為了不讓李落霞夢境變成現實,多一事兒不如少一事。

“現在棄劍閣拆了拆了,也恢複不成原樣了,咱們還是來聊聊拆遷款的問題吧。”

事情已經成了定局,所以,鳳無心拿出了一張紙,像是在瀚海韓家一樣要來了紅印泥,在白紙上蓋下了自己和北辰夜的手印。

“要多少,陸家主你填個數,隻要數額不過分,我們夜王府都賠償您的損失。”

看著白紙上的兩個紅手印,陸山擦了擦眼角的淚水,上上下下狐疑的看著鳳無心。

“夜王妃確定?”

說著,陸山的目光繞過鳳無心看向北辰夜,再一次確認著自己剛纔聽到的那些話是不是幻聽。

“夜王您能保證她說的話都是人話?”

“陸家主,這話有點過分了哈,我怎麼說的就不是人話了。”

鳳無心覺得自己難得有良心一次,還被陸山這般嫌棄。

“夫人所言便是本王所言。”

北辰夜都這麼說了,那這張白紙一定有效。

陸山迫不及待的找來紙筆,準備在按著二人紅手印的白紙上寫下自己索賠的數額。

這一次,他要連本帶利加上上次被坑的錢一併要回來。

可就在陸山一邊吐血一邊準備落筆之時,手中的毛筆又停了下來。

“什麼都可以?”

“什麼都可以,但我不可以,我是我相公的妻子是夜王府的女主人。”

“夜王妃放寬心,老夫雖然老眼昏花但冇瞎。”

他還想多活幾年。

陸山又是思考了一番後,在白紙上寫下了自己所要的東西。

“一瓶蛟龍骨丹藥?”

鳳無心歪著腦袋看著白紙黑字所寫的內容,秀眉微挑。

“你確定?”

“確……確定不確定?”

陸山被鳳無心這麼一問,心裡也虛了。

是不是他要的太狠了。

一瓶子蛟龍骨丹藥確實有些多了,那就半瓶子……要不然兩顆蛟龍骨丹藥也行。

“陸家主,好人一生平安,以後雲海十三州有啥事兒招呼一聲,兄弟有難咱必須的幫上忙!”

不等陸山反應過來,鳳無心從挎包中掏出一整瓶蛟龍骨製作而成的丹藥。

一整瓶的丹藥至少有的三十多了粒,陸山都蒙了。

他預想中的一瓶丹藥最多就十顆,這還是他獅子大開口的結果,冇想到鳳無心一把丟給自己三十多顆蛟龍丹藥。

“夜王妃……敢問一句你這是製作了多少個丹藥。”

一顆蛟龍骨丹藥便有著神奇的功效,放在市麵上可能千萬兩也得不來一顆,可價值連城的丹藥在鳳無心隨隨便便三十顆出手,這可是能讓一口氣的人還陽的神仙丹藥,不是誰家地裡麵中的土豆。

“我冇數啊,蛟龍骨那麼大,我當初就想著研製丹藥來著……差不多有個幾百……或者幾千吧。”

在生死淵的那些年,她用蛟龍皮做成了個大揹包,裡麵能裝各種蛟龍骨紙做成的東西,什麼武器首飾丹藥等等。

“對了~~”

似乎想起什麼,鳳無心又讓喪彪去馬車裡取出一樣蛟龍骨製作成的骨佩給陸山,佩戴上有壓驚鎮邪延年益壽的作用呢。

不多時,喪彪取來了骨佩,鳳無心又將骨佩作為拆遷款送給陸山。

當陸山將骨佩拿到手的時候,那一瞬間感受到了不同尋常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湧入手中。

不愧是蛟龍骨紙做成的骨佩,今兒真特孃的是賺翻了。

隻是下一秒,陸山將骨佩翻過來想要細細端詳之時,在看到骨佩上刻著的文字,眼睛竟然一陣陣的刺痛,更是兩行血淚流了出來。

“陸家主,您這是……怎麼了,傷情複發了麼?”

鳳無心上前好心的想要為其診治一番,並且以為是自己拆了棄劍閣給陸山造成的延遲性後遺症的表現。

可陸山一手捂著流血的雙眼,一手阻止鳳無心上前。

待到眼睛不那麼刺痛後,這才緩緩睜開模糊不堪的視線,艱難地吐出了兩個字。

“好醜。”

“什麼好醜???”

眾人不解,但隨著陸山的目光看去,在場人瞬間明瞭幾分。

顯然是鳳無心刻在骨佩上的文字‘驚豔’到了陸山,這才重傷後又被打擊的陸山在虛弱的情況下被文字的力量侵蝕了。

怪不得說骨佩有壓驚鎮邪的作用,原來是這麼個震鎮法。

對於陸山的再再次嫌棄,鳳無心臉色一沉。

“相公,他羞辱我字醜。”

仰著頭,鳳無心嘟著嘴。

看著身邊滿是怨唸的妻子,北辰夜伸出手來,修長好看的大手輕輕地撫摸著鳳無心的臉頰。

“乖,咱們不和旁人一般計較。”

妻子什麼都好,但字醜這個缺點確實是他們理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