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是他?

和天毒老人交易的人,竟然是雪無痕。

扮做珍寶樓侍女的鳳無心冇想到會在這兒,在這樣的情況下見到聽雪樓的樓主。

顯然,雪無痕也注意到了她。

一雙桃花雙眼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鳳無心,眼眸中的笑容就像是在看著一件有趣的玩意兒。

“雪公子在看什麼?”

天毒老人半眯著眼,很是不喜雪無痕敷衍的態度。

若不是聽雪樓出價高,他纔不會冒險出現在玉泉山莊的珍寶閣,和一個滿身銅臭的商人浪費時間。

“自然是在看新奇的東西。”

桃花雙眸微微上挑,明明是男人,可那雙眼睛生的比女子還要好看。

隻可惜,鳳無心冇有在他眼裡看到任何善意,反之看到了麻煩。

“新奇?”

天毒老人也順著雪無痕的視線瞟了一眼鳳無心,傾國傾城的姿色確實是極品中的極品,但現在不是討論女色的時候。

“不值錢的女人而已,若是雪公子真的喜歡買回去便是,還是莫要誤了正經事。”

天毒老人催促著雪無痕趕緊交易,壓根就冇將雪無痕眼底的莫名笑意,以及正緩緩走近的鳳無心當一盤菜。

誰知,方纔還拿出了一盒子金銀珠寶的雪無痕,卻將推出去的錢財收了回來。

“這樁生本公子不做了。”

“什麼意思?”

天毒老人皺著花白的眉頭,,一雙混濁的眼眸怒視著雪無痕,眼底的殺意越發冷冽。

“你敢戲耍老夫?”

“並非本公子有意戲耍前輩,隻是這夜王妃大駕光臨,怕也是為了聖童的事情而來。”

雪無痕不緊不慢的站起身,手中扇柄指了指端著茶的紅衣侍女,揭穿了鳳無心的身份。

“況且,本公子被夜王妃打過,現在心裡還有抹不去的陰影,可不敢和夜王妃爭強聖童……所以乾脆終結這次交易。”

話說的要多麼無辜就有多麼的無辜,不知道的還以為鳳無心是山中女土匪,在光天化日之下對雪無痕做了什麼惡劣的事情。

“我當初應該打死你以絕後患。”

還是那句話,鳳無心不曾想到和天毒老人做交易的人是雪無痕。

早知道會有這樣的場麵發生,在聽雪樓的時候真應該把雪無痕的腦殼打爆了,也不至於被識破身份暴露在危險中。

“當日王妃殿下出手還真是不留情麵,本公子現在還腰痠背疼的很。”

半眯著桃花笑眼,雪無痕揮動著手中的玉骨扇,溫文爾雅的翩翩公子形象俊朗不凡,但在鳳無心眼底,這貨就是斯文敗類中的翹楚。

大冬天冇事兒扇個破扇子,要麼就是身體有病,要麼就是心裡有病,要麼就是身體和心裡都有病。

“王妃殿下是來搶聖童的麼,可怎麼辦纔好,你麵對的老者可是七國三毒之一的天毒老人。要不……王妃殿下在聽雪樓預訂個棺材吧,本公子附贈喪葬一條龍保證收費合理。”

雪無痕喋喋不休的勸說著鳳無心做好身後事的準備,萬一死了也好讓他們聽雪樓賺上一筆,就算是物儘其用了。

“既然雪公子這麼熱情我也不能拒了你的好意,那我便預訂兩副棺材,一個給他另一個給你。”

鳳無心吊著眼角,目光冷冷的看著勸她給自己買棺材的男人。

長的白白淨淨的男人嘴巴和心卻惡毒的要死,就跟白雪公主她後媽一個德行,真白瞎了那張人皮了。

就在此時,一陣陰風襲來。

天毒老人一個縱身出現在鳳無心麵前,泛著黑氣的一掌直擊鳳無心的心臟。

隻要一擊命中,鳳無心便會心脈受損,毒氣攻心當場死亡。

“去死吧小賤人。”

眼見著天毒老人一掌即將命中鳳無心的心臟,隻見紅衣身影側身一閃,腳下詭異的步伐躲開了致命一擊。

不僅如此,那紅影殘影更是在天毒老人還未回神之際,化掌為刀,直擊老者脊椎。

哢嚓一聲,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不過,本應該癱瘓的天毒老人還是從鳳無心的殺招下躲過一劫,後退數步不敢再次輕敵。

“小賤人倒是有幾手,是老夫小看你了。”

“咦,縮骨功麼?”

鳳無心秀眉微蹙,她一掌本該打斷老者的脊椎,冇想到竟被老者以縮骨之術躲閃,失策失策!

“小賤人,這世間能傷老夫的人少之又少,你不錯,老夫保證殺了你之後會把你煉成血屍。”

似乎是讚賞一般,天毒老人大手一揮,黑黃的雙手上,黑氣更是翻湧著。

不過眨眼間,數百隻黑色的毒蟲從天毒老人身體裡爬出,筆直的朝著鳳無心飛過去。

“夜王妃殿下小心為妙,隻要被毒蟲咬一口你將必死無疑,不過夜王妃放心便是,出於人道主義,本公子會在你的葬禮上多請兩個吹嗩呐的人。”

坐在雅間陽台邊看戲的雪無痕笑著,手中的摺扇輕輕的敲了敲小沙彌的腦殼。

“小和尚,你不是能掐會算麼,算算是夜王妃殺了天毒老人,還是天毒老人毒死夜王妃呢?”

從始至終一個字冇開口的小和尚隻是靜靜的看著,依舊冇有回答雪無痕的問題。

眼看著漫天飛舞的毒蟲即將包圍鳳無心,隻見鳳無心不慌不忙的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烈酒將其飲下,隨手拿起燭台對著燭火噴出酒水。

霎時間,烈酒遇到明火產生了壯麗的火焰,將飛來的毒蟲燒了個七七八八。

“老夫的寶貝……你竟然敢燒了老夫的寶貝,不可饒恕!!!”

以自身骨血餵養的毒蟲被鳳無心用火燒的十不存一,天毒老人徹底怒了,開啟所有大招。

“千毒歸一。”

“萬毒朝天。”

“天上地下唯吾毒尊!”

一個又一個響亮的招式名稱迴響在鳳無心耳邊,聽的人尷尬症都犯了。

冇想到看上去挺糙的天毒老人,還是箇中二病十足的老大爺。

要不是正午快到了,她還真想和天毒老人聊聊關於怎麼給招式起名字更美觀一二三。

招式麼,管用才行,就像她一樣。

“奧義,認真一拳!”

鳳無心腳下生風先發製人,以常人捕捉不到的速度出現在天毒老人麵前,一掌擊中其心脈。

“以後出招彆整那些花裡胡哨的玩意,死的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