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石頭。

準確來說,是一塊五色石頭。

雖然是黑夜,但在月光和火光的加持下,石頭竟然閃爍著淡淡的光芒。

“這是啥?女媧補天生剩來的五彩神石?”

“不知道,不過一看就值錢。”

“我的天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天外玄石???”

嶽清河瞪圓了雙眼,指著五色石頭驚呼著。

“傳說許久之前天空劃過神石,那一塊神石擁有起死回生的力量,引來了整個天下人的爭搶……”

嶽老頭說著關於神石的種種傳說,劉叔亦是點著頭,他也聽說過。

說是隻要找到這塊神石,不僅僅能起死回生,還能長生不死。

可想而知,為了擁有這種幾乎同等與神明的力量,世間發生了怎樣血流不止的爭鬥。

“打住,你們倆確定這塊石頭就是什麼神石?”

“不確定。”

嘰裡哇啦說了一大堆的嶽清河搖著頭,他隻是猜想,並不篤定麵前的五色石頭就是神石。

再說了,傳說終究是傳說,人們隻在乎自己所相信的,就算是假的又如何。

“……”

鳳無心白了一眼嶽清河,她是真的想拔了老嶽頭的牙,說了一大堆和水文有什麼區彆,會被鄙視加吐槽的好麼。

“找青居問一問不就知道了。”

人群中,哄著孩子睡覺的南境羽兒開口說道。

“對哦,那傢夥可是活了成百上千年,知道的事情應該比我們多。”

青居還在養傷,看來芙蘭對他造成的物理傷害不小。

“三峰,你來看我了。”

青居坐起身,本就蒼白的臉更是白的滲人。

“滾蛋。”

還看你,要不是王妃下令不能殺你,老子分分鐘都不想看見你。

章三峰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青居。

“這是啥。”

也不廢話,章三峰拿著那塊五色石頭問青居知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玩意。

青居看了看石頭,又看了看章三峰,開口不解的問著。

“守護神石,湮族後山有許多。”

青居告訴章三峰,五彩石頭是湮族的守護神石,是在他們被冰封的歲月中守護著他們,並且供給能量的石頭。

隻是……

“又有所不同。”

青居劍眉微挑,拿著守護神石眼底一絲絲異樣的疑問。

“有啥不同?”

“湮族的守護神石散發著清新舒適的氣味,但這枚石頭……奇臭無比。”

“……”

青居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眾人齊刷刷的轉過頭看著嶽清河。

被屁蹦的能不臭麼。

“看老夫做啥,都特孃的轉過頭去,再看把你們腦袋擰下來。”

“三峰,留下可好。”

正當眾人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青居的聲音緩緩響起,還透著一絲絲期望。

鳳無心抬起手,輕輕地拍在章三峰的肩膀,一臉我懂我們都懂的表情。

“放你兩天假。”

“不不不,卑職不需要,卑職不需要休假,卑職就算是累死也無所謂。”

“哎呀,鳳丫頭給你放假你就休息唄,好好陪陪你相公。”

“就是,難得的假期,好好和你相公多相處相處。”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無一不在祝福著這對‘有晴人’幸福。

“……”

看著人們離去的背影,章三峰怒吼一聲。

“老子是爺們,是爺們,是個純爺們!”

“三峰,我有話和你說。”

“你給老子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