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爹!”

章三峰聽到青居當著眾人麵前說他是他的妻子,一口臟話罵出來,雖然他已經記不清自己罵了青居多少次,但次次真心。

“妹子你彆聽他瞎說,我和他之間什麼關係都冇有!”

眾人麵前,芙蘭麵前,章三峰一再否決著自己和青居之間的狗屁關係。

可芙蘭恨到極致的表情,吃瓜眾人一臉我都我都懂並且送上祝福的表情,讓他深深地受到了傷害。

“你去死吧!”

芙蘭再一次發起進攻,受傷的青居亦是再一次擋在章三峰麵前。

“這件事情你情我願,三峰是無辜的,你要報仇找我便是。”

“……”

青居字字句句說的認真,可在章三峰耳中就是另一層意思,好像他就是破壞彆人家庭的第三者一樣。

“你能不放狗屁麼。”

“你們兩個都去死,都去死!”

被傷透心的芙蘭發了瘋似了一般,眼中的淚水滴落在地上,就在她再一次出手準備了結了章三峰和青居性命之時,瞧見青居仍舊將人護在身後。

“你就算是死也要護著他?”

“是。”

青居回答的很定,冇有任何猶豫說出了是這個字。

噹啷一聲,芙蘭手中用來殺了二人的弩箭掉落在地上,隨著她一起掉落的還有那顆愛了青居幾百年的心。

“妹子……你彆誤會,我和他真的冇有亂七八糟的關係,你可以繼續愛他,他說的都是一些狗屁話。”

章三峰開口解釋著,可無論他再說什麼,芙蘭也不相信半個字。

“祝你們百年好合,等再見之時,我必會殺死你們這都狗男女!”

看了一眼青居和章三峰後,芙蘭縱身一躍轉身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一時間,除了哢哢嗑瓜子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彆的聲響。

“我焯,這劇情是不是有點狗血了,就跟《那個男人》裡麵的劇情一毛一樣。”

也不知道誰開口說了一句,原作者鳳無心想了一下,還真是如此。

劇情也是這麼展開的,章三峰的阿峰被賀琪正護在身後,上門找來的情敵和芙蘭也說了相同的話。

就在眾人吃瓜看戲感慨至於,撲通一聲,青居重傷昏迷,身體朝著章三峰倒去,而章三峰則錯身閃開,以至於昏迷的青居直直到底。

“章三峰,你先把青居送回府上休養,後續事情等他醒了再說了。”

“卑職可以再半路上殺了他麼?”

章三峰是真的想這麼做,直接弄死青居一了百了一絕後患,省的他心煩。

“這個……要不還是等他醒了之後,你在殺了他吧。”

雖說趁人之危是他們夜王府的優良傳統之一,可青居畢竟是救了章三峰,還是那句話,一切都等青居醒了之後在討論也不遲。

“是,卑職領命。”

章三峰壓製住將青居碎屍萬段了的心,抓住青居的腳踝拖著往前走,一邊走還一邊罵街。

罵的什麼就不一一說明瞭,總之相當難聽。

“嘖嘖嘖,這一段可歌可泣不被世俗所接納的愛情啊。”

鳳無心砸吧著嘴,真想再次提筆以章三峰和青居為藍本寫下《那個男人2.0》版本的絕讚劇情。

一旁的張大爺看了看遠去的章三峰,又看了看鳳無心。

“王妃,老朽雖然看不出章小哥和白臉男人可歌在哪裡,但章小哥現在可氣可氣了,氣的都想殺人了呢。”

“張大爺,諧音梗是要扣錢的。”

吃也吃了,看也看了,鬨也鬨了。

鳳無心和張大爺等人揮手告彆後,直奔青雲觀,去問一問自己腹中什麼極道魔尊救世聖尊啥啥啥的事情。

離開的鳳無心並未看到,在不遠處的客棧二樓,一雙桃花眼將剛纔發生的一切儘收眼底,眼眸中的笑恨不得延伸到唇角。

“鳳娘子,這麼久不見可想我。”

……

……

……

青雲觀。

“王妃是來還錢的麼?”

李落霞見到鳳無心第一句話便是如此。

鳳無心還給李落霞一個你猜猜看的表情。

“咱倆都這麼熟了,提前多傷感情。”

“貧道記得王妃曾經說過,提感情傷錢。”

李落霞學以致用,給鳳無心倒了一杯茶,說著某女人曾經說過的至理名言。

“小道爺你學壞了哈~”

“王爺來我這兒,不會又是來賒地瓜吧?”

“哪能夠,門縫裡看人你把本王妃都看遍了,我今兒來的目的很簡單。”

放下手中的茶杯,鳳無心說起李落霞和青居拚命時候說的那些話。

“什麼是極道魔尊,什麼是救世聖尊。”

字麵上的意思都懂,但一個肚子裡出來的怎麼還能是兩個對立呢?

而且,更更重要的問題是。

“以前說我是禍事的源頭,是亂世之根本,現在又說我未出世的孩子是大魔頭大聖人,是不是太bug了?”

“何為八哥?”

李落霞不懂鳳無心口中的八哥是什麼意思,但從她的表情zhiti語言不難判斷出來大概指的什麼。

“這個你彆管,你們說我和北辰夜能滅世雲雲,如今我還未出世的孩子也跟著套上了滅世救世的名頭,所以說,你們這些個術士到底想說啥?”

這就是鳳無心今天來想要問明白的事情之一。

如果她和北辰夜都滅世了,還有她孩子什麼事情,邏輯上根本解釋不通麼。

“王妃淡定,你與夜王的命數已經不由天定了,我們所看到的幻象也僅僅是千萬個畫麵之中的一撇兒而已,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冇懂。”

鳳無心冇聽懂李落霞具體指的是個啥。

“王妃莫急,簡單些來說,你們夫妻二人攪亂了命數,已經產生了無數的分支點,貧道和青兄昨日窺天也僅僅看到了一個分支點上的一個細節而已。”

“哦~~這麼說我明白了,那為啥偏偏是我的孩子是什麼救世聖尊和極道魔尊啥的,就不能是平凡的小盆友?”

鳳無心再問,她想要一個完美的解釋,要不然氣不過。

對此,李落霞的回答很簡單,也很直白,更貼切。

“王妃不要在意這點,無論是從前還是現在或者以後,你們一家都會是禍害。”

“李地瓜,你聽聽自己說的是人話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