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說越過分,彆說一千萬兩,三十萬兩,三十兩……三文錢他都不會給的。

小小的嬉鬨了一番,畢竟是在正陽大殿上,幾個人又恢複了平日裡該有的樣子。

馮官員已經被拉下去審問,按照北辰國律法第十三條規定,將處以三年以下一百年以上無期徒刑甚至是死刑,至於怎麼量刑就看他交代的結果如何了。

“聖上。”

鳳無心走上前,雖然二人是師徒,但正陽大殿上仍舊要行君臣之禮。

鳳無心微微行禮,指了指已經被拖走的馮官員。

“他吃了我一顆丹藥,我給聖上打個折,要您一百萬兩不過分吧。”

“……”

北辰錦言還以為鳳無心會說一番關切的話語,冇想到一開口……

嬸嬸師父終究還是那個嬸嬸師父。

一旁的老王爺和鳳千山等人也是眼見一抽,這女人說話是一點也不看場合。

正當鳳無心準備開口解釋著自己研製的丹藥裡麵藥材都是極品中的極品,突然間,胃部一陣不適湧上來,都來不及出門扶牆,隻聽大殿內嘔的一聲。

“嘔~~”

“嘔~~~~~”

當著北辰國一眾文武百官麵前,鳳無心彎著腰,吐出一片馬賽克來。

也是某女人早晨吃多了,從吉祥街走到皇宮的這一路又被愛心市民各種投喂。

那一堆堆的馬賽克裡麵隱約可見冇嚼爛的草莓,牛蹄筋,山楂,麪條渣渣,韭菜雞蛋餡兒的餅……

“嘔~~”

“嘔~~~~”

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神兒,某女人又是撅個腚哇哇吐著。

“夫人。”

站在鳳無心身邊,北辰夜輕輕的拍著妻子的脊背,眼神裡滿眼都是心疼。

“水,溫水!”

“來了!”

李公公急急忙忙的端來了溫水,北辰夜喂著鳳無心喝水,拿著卷帕輕輕地擦拭著她唇角的汙漬。

“夫人,好受一些了麼。”

鳳無心吐得是七葷八素,胃裡麵就像有什麼東西在燒一樣。

勉強的嚥著口水,癱軟在北辰夜懷裡的某女人眼角掛著淚珠兒。

“相公……我要屎了麼!”

“夫人莫要亂說。”

北辰夜從未見過鳳無心這般,心下也是慌了。

“禦醫來了,治不好嬸嬸師父,朕要你們提頭來見。”

在鳳無心吐的那一刻,北辰錦言便宣召了禦醫覲見。

正陽殿內,鳳無心依偎在北辰夜懷中,蒼白著臉色,禦醫則恭敬地站在一旁為鳳無心診脈。

片刻之後,禦醫退到一旁,嶽清河鳳千山北辰錦言等一道道目光都落在禦醫的身上。

禦醫發誓,他這輩子都冇這麼害怕過,尤其是夜王那陰森恐怖想要將他碎屍萬段的眼神。

“聖上,夜王,嶽王,鳳老將軍放心,夜王妃並無大礙,隻是吃多積食了。”

聽到禦醫這句話,眾人提著的心瞬間落了下來,而原本一臉虛弱仿若命不久矣的鳳無心瞬間原地滿血複活。

“我就說麼,我這麼健康哪能出事兒。”

“但是夜王妃也不可能大意。”

禦醫又是一句話,這個但是的轉折話語讓眾人落下的心再次提起來。

嶽清河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禦醫的領子。

“你特孃的不會一次把話說完麼!”

“老王爺息怒,微臣這就說。”

被揪著衣領子的禦醫險些背過氣兒去,再次開口說著鳳無心不可大意的種種事項。

“夜王妃您身體異於常人,頭一個月胎兒不穩,定要小心一些纔是,王爺亦是要注意一些,莫要在衝動使得夜王妃勞累過度了。”

“……”

“……”

“……”

隨著禦醫一句話,正陽殿內瞬間靜的可怕,連呼吸聲心臟跳動聲音都聽的清清楚楚。

“鳳老弟,老夫剛纔冇聽清楚,他說啥?什麼頭一個月胎兒不問。”

“禦醫的意思,應該好像大概可能是說鳳丫頭懷孕了吧。”

嶽清河和鳳千山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鳳無心,那眼神可不得將她看出個窟窿來。

在聽到禦醫說的話後,鳳無心亦是皺了皺秀眉,隨後抬起手自己給自己把脈,當感覺到脈象上的異常之時,神色一怔!

“北,北,北……北辰夜。”

“為夫……為夫在呢。”

鳳無心磕磕巴巴能理解,向來穩如泰山的北辰夜也表現出了緊張的神色,更能體現出了夫妻二人此時此刻的心情。

“我好想真的有崽崽了……”

鳳無心一句話落下,嶽清河鳳千山北辰錦言李公公等人瞬間歡撥出聲來,一個個擁抱在一起,表達著異常高興的心情。

北辰夜看著鳳無心,深邃溫柔的眼眸凝視著那雙鳳眸,二人眼中應著彼此的影子。

“夫人。”

一句夫人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想要說卻凝噎在心中的話語。

鳳無心笑著,隻是笑著笑著眼中的淚水順著臉頰滴落下來,猛地一步上前緊緊地抱住了北辰夜。

可不等某女人高興多久,胃部又是一陣翻湧而上.

“北辰夜……我想吐!!!嘔~~~~”

懷孕了。

鳳無心懷孕了。

他們夜王府有後了。

當夜王府上上下下得知鳳無心懷孕的訊息後,一刹那,王府爆發出了雷鳴般的聲音來,就連大黃都高興地站在屋簷上狂吠,鳳二狗也高興地盤旋在王府上空長鳴。

南境羽兒,青禾和龍嫣然三人迫不及待的開始縫製起小衣服來。

彆管生男孩還是女孩,各種各樣的衣服縫製個百八十件兒。

為了不讓鳳無心有任何意外發生,王府內外展開了一場大掃除工作。

地不平,剷平。

樹不滯留,樹杈子會刮傷人,剷平。

灌滿水的水缸擋道,剷平!

總之,他們要把所有危害降到最低,讓王妃母子或許是母女,也或許是母子母女二三四五六人平平安安。

“有必要麼??”

看著眼前忙活的熱火朝天的夜王府眾人,鳳無心擰著眉頭……不就是懷孕麼,怎麼弄得跟神仙降世一樣隆重。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

從劉叔到章三峰,從大黃到鳳二狗,眾人眾瘦力所能及各司其職,隻為營造出一個完美舒適的環境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