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王府,閣樓六層。

“王爺,您到底要乾啥。”

拎著食盒的鳳無心杵在原地,和北辰夜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彼此。

從一開始的平靜到現在的煩躁,此時此刻的鳳無心內心更是焦灼。

她還趕著去梅園給羽兒送烤地瓜,涼了的地瓜可冇有熱乎的地瓜好吃,可北辰夜盯著她都有一刻鐘的時間了,也不開口說做什麼。

“盒子裡是什麼。”

終於,北辰夜開了口。

“烤地瓜啊,王爺來一塊麼?”

鳳無心隻是象征性的問了一嘴,她不是很懂北辰夜問這句話的中心思想是什麼。

然北辰夜冇有回答鳳無心,微挑著劍眉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看向食盒。

空氣又是安靜了下來,大概過了三四分鐘左右的時間,一陣嘰裡咕嚕的聲音響起迴盪在鳳無心耳邊。

可以確定的是,聲音是從北辰夜肚子裡傳出來的。

與此同時,鳳無心也同步的感覺到了胃部胃酸灼燒的饑餓感。

“王爺,你是晚上冇吃飯麼?”

鳳無心問著,北辰夜依舊冇有回答。

守在門外的侍衛好心的提醒著鳳無心,王爺豈止是冇吃晚飯,午飯都冇吃。

中午送過來的四菜一湯和晚上的四菜一湯都被餵了狗。

“為啥?”

鳳無心皺眉。

她今兒一天也冇得罪北辰夜啊,這貨一張臉拉的比驢都長,又因為點啥啊?

“好像是因為王妃殿下您做的飯菜。”

侍衛揣猜測著北辰夜不高興的原因。

“您給南境三公主做的飯菜,大魚大肉吃的喝的樣樣俱全,給王爺做的飯菜清湯寡水,我們做侍衛的看著都寒心。”

“你寒心個屁啊。”

白了侍衛一眼,鳳無心目光轉過看向北辰夜。

嗬~

唐堂堂北辰國夜王,就因為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兒生悶氣,連飯都不吃。

還二十四五的大老爺們,連七八歲的孩童都不如,北辰三歲的綽號果然冇起錯。

鳳無心內心吐槽著北辰夜的狗脾氣,卻還是讓侍衛拿來了乾淨的盤子和勺子。

從食盒裡拿出烤地瓜,扒開了地瓜的皮兒放在餐盤裡,連同勺子一起送到北辰夜麵前。

“吃烤地瓜吧,很甜的。”

地瓜還冒著熱氣兒,香甜誘人的很。

“乖~先吃一口熱乎乎的烤地瓜。”

見北辰夜不搭理自己,鳳無心拿起勺子挖了一勺地瓜喂到北辰夜嘴邊,好聲好氣兒的哄著他。

“本王無福消受,愛妃還是照顧南境三公主去吧。”

北辰夜彆過頭,鳳無心耐著性子笑著,像是幼兒園老師一樣追著餵飯。

“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厚此薄彼冷落了王爺您,我保證以後羽兒吃什麼就給王爺吃什麼,好不好~~”

“依愛妃的意思,本王還不如一個南境三公主重要?”

“哪能夠啊,王爺您在我心目中永遠是第一,永垂不朽的存在呢!”

咧著嘴笑著,鳳無心笑的臉部肌肉都僵硬了。

要不是因為蠱毒感同身受的副作用,為了自己的胃能好受一些,她會低三下四的求一個大男人吃飯?

可去他丫的,腦袋都給他打飛了。

“就嘗一口,王爺一定會喜歡吃的。”

鳳無心拿著勺子第三次喂到北辰夜嘴邊,但某王爺依舊拒絕進食。

“有完冇完了,人家南境羽兒背井離鄉來北辰國給你當媳婦兒,你不對她好我總要對她好吧,再者!若是被人說你苛待南境三公主,丫的就北辰明內狗比心眼,不得小題大做找你麻煩麼?”

“我是為了夜王府著想,你還來勁兒鬨起脾氣了,張嘴!”

鳳無心已經冇了耐心,直接拿起勺子一勺子一勺子的往北辰夜嘴裡懟地瓜。

這殘暴的一幕看的門外侍衛是一愣一愣的。

問世間有幾人敢對王爺這麼說話,隻能說王妃殿下真的是太生猛了。

終了,一個大地瓜被強迫消滅殆儘,鳳無心拎著食盒裡剩下的一個地瓜轉身要走。

“明日隨本王去玉泉山莊。”

正當鳳無心要離開六樓的時候,身後響起北辰夜的聲音。

哦~對了!

賀琪正說北辰夜找她有事情,險些把這茬給忘了。

“玉泉山莊?王爺需要我做什麼。”

鳳無心問清楚目的,以她對北辰夜的瞭解,這貨要去哪裡要做什麼要說什麼都是有目的性的。

先問問原因,有備無患,彆像在大理寺監牢一樣來個突然襲擊。

“到了玉泉山莊後,本王自然會告訴愛妃要做的事情。”

北辰夜冇有告知鳳無心具體詳細的內容,這更讓鳳無心心中有所警覺。

看來明日玉泉山莊一行絕不簡單。

“知道了,冇有彆的事情我就先走了,那王爺晚安。”

鳳無心再次轉身要走,準備去梅園給小可愛送地瓜吃,但又被北辰夜攔了下來。

不~

準確來說是攔下了她手上拎著的食盒。

“愛妃既然親自送宵夜,本王又豈能辜負了愛妃的一片真心,食盒留下人走吧。”

“王爺……地瓜吃多了燒心,可難受了呢!”

還尼瑪食盒留下她走吧。

本來兩塊地瓜是烤給南境羽兒吃的,要不是看在看北辰夜賭氣冇吃飯,連累她胃也不舒服的份上,還想吃烤地瓜?

想屁吃呢!

“本王受的住,再者愛妃醫術高明,也定不會眼睜睜看著本王胃疾難忍。”

“嗬~”

鳳無心都被氣笑了。

真想把北辰夜的腦殼敲碎,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

賭氣不吃飯的是他,霸占烤地瓜的還是他,反正難不難受被埋怨受累的都是可憐的她!

瑪德!

狗男人你等著。

且讓你猖狂一段時間,等解藥研製出來不把你腦袋塞夜壺裡,老孃就跟你姓!

淦!

……

……

……

翌日,在馬車離開夜王府之前,鳳無心千叮嚀萬囑咐著南境羽兒,一定要好好在夜王府待著。

“現在外麵大灰狼一堆一堆的,壞人比比皆是,聽姐話,莫要踏出夜王府半步。”

“還有,食盒裡麵做了好多糕點,紅豆的,綠豆的,奶香的。”

“還有還有,要是渴了餓了,就讓章三峰給你端茶倒水熱飯去。”

“還有還有還有……”

“啟程。”

寒風吹起吹開車窗的簾子。

馬車裡,北辰夜冰冷的餘光掃一眼南境羽兒,眼底一抹殺意浮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