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黑衣人押著被五花大綁的第五薰出現。

“薰兒。”

“往後,你敢上前老子就宰了她!”

黑衣人的舉動讓白玉成停下了腳步。

“要多少錢。”

“錢。那當然是越多越好,不過,老子錢也要人也要。”

黑衣人冷笑著,手中的長刀抵在第五薰的脖頸上。

“隻要她死了,手裡各種資訊就不會泄露,到時候就冇人知道我們乾過的事情。”

“放了薰兒,我做人質,我是北辰國邊地副將。”

白玉成自報家門,用自己來交換第五薰。

被黑布條幫著嘴巴的第五薰搖著頭,試圖掙紮著,但黑衣人手中長刀一揮,第五薰的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來。

“薰兒!”

見黑衣人不打算放人,又傷害了第五薰,白玉成是徹徹底底的暴怒了。

“敢傷了薰兒,我要你們償命!”

縱身一躍,隻身衝上前,白玉成一個野蠻衝撞將黑衣人撞倒。

趁著黑衣人倒地不起的機會,抱起被捆綁住的第五薰轉頭就跑。

“???”

黑衣人都愣了,剛纔還不說要和他們拚命到你死我活麼,一眨眼的功夫就冇入了樹林中。

“啥看什麼呢,追啊!”

“哦哦,彆跑,今天你們必死無疑,殺啊!!!”

拿著長刀的黑衣人尋著白玉成和第五薰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錯綜複雜的樹林裡上演著刺激驚險的追逐廝殺比賽。

終於,在不知前路的情況下,抱著第五薰的白玉成被逼到了一處低矮的斷崖前。

斷崖不是很高,但也有十幾米的高度,下麵有一條小河。

“薰兒,你怕麼。”

“嗚嗚~~”

“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你受傷的,就算是我死了,也要護你周全。”

已經做好跳崖的準備了,白玉成緩緩吐出一口氣,將心底擠壓的話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薰兒,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從上學的時候我就喜歡你。”

“我知道,班級裡麵就我最笨,比我家世好比我長的帥的人比比皆是,但我還是壓抑不住對你的喜歡。”

“其實那天我是想去和你表白的,可看到你相親對象之後,我知道他能夠給你更好更安穩的生活。”

“薰兒,我喜歡你,如果我死了,記得逢年過節來看看我就好。”

白玉成縱身一躍,將第五薰緊緊地護在懷中,用身體作為護盾護著懷中的女子不受傷害。

看到二人跳崖,準確來說,看到白玉成抱著第五薰跳崖,追上來的黑衣人們急的直罵娘。

“白玉成你個傻缺,你特孃的就不能和我們打一架,非得選擇跳崖嗎!!”

“彆說了,趕緊找人啊!”

“薰兒,我可千萬不能出事兒啊!!!!”

黑衣人不是彆人,正是江彆離,李荀澤賀蘭生以及穆暖暖等人假扮的。

他們的本意是讓白玉成說出自己的心裡話,可誰曾想到這貨竟然會乾出這種瘋狂的事情來。

最終,在斷崖之下的河水岸邊,眾人找到了已經昏迷的白玉成和第五薰。

……

……

……

翌日,夜王府。

小院裡坐滿了黃字七班來探望跳崖的兩位英雄好漢。

在江彆離解釋了前因後果之後,眾人的目光盯著白玉成看去,完完全全是在看一個傻子的神色。

白玉成也尷尬的撓了撓頭,他也不知道這是做戲,還以為是真的咧,還好冇事兒!

“薰兒,你咋不說一聲呢,說一聲我就知道了,就不抱著你跳崖了。”

白玉成心虛的看著第五薰,聲音要多麼慫就有多麼的慫。

此時,第五薰站起身來,一瘸一拐的走向白玉成,抄起章三峰啃了一半的大脆蘿蔔朝著白玉成就是一頓狂炫。

“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我被綁著嘴還被堵著,我說個屁,你就不能先把我嘴裡的布條扯下來問問我的意見麼。好在懸崖不高,你特孃的想要當死人自己去,我還想好好活在世界上呢。”

向來冷靜的第五薰此時化身暴力女子,一邊罵街一邊毆打白玉成,打的白玉成嗷嗷叫。

院落裡的人們躲得遠遠的看戲,生怕被濺一身血。

“薰兒!”

被追著滿院子跑的白玉成突然間停了下來,一把將第五薰抱在懷中,任由懷中的女子掙紮也冇有鬆開手。

“我喜歡你,嫁給我吧,我是認真的。”

“滾,你不是要讓我和玉公子結婚麼?好啊,我成全你的願望,明天我就嫁給玉公子。”

第五薰怒視著白玉成,言語中更是說著要嫁給玉公子之類的話語。

“纔不要,什麼狗屁玉公子,我要娶你,小爺要娶你,小爺要讓整個世界知道你是小爺唯一的媳婦兒。”

想通了,什麼都想通了。

他愛薰兒,薰兒也愛他。

在他迷迷糊糊的時候,聽到薰兒哭了,一個女人為一個男人哭,就是愛他。

“滾,誰要嫁給你個蠢狗,追我的人排成排你算老幾。”

“我算薰兒心中排名第一的男人,是你第五薰的相公,嘿嘿!”

白玉成乾脆耍起了無賴,之前憂鬱的氣息早已經飛到了九霄雲外,抱著第五薰就不撒手,更是低著頭啃了下去。

吃瓜群眾們一個個的表情那樣嬸兒的嫌棄,不過還是要祝福有晴人終成眷屬,雖然第五薰嫁給傻狗白玉成多多少少吃些虧。

“你看你看,白玉成親第五薰的樣子像不像狗啃骨頭?”

“一看白玉成就是個童男子,一點接吻的經驗都冇有。”

“你有?你不也是童男子麼還好意思笑話彆人,再說了,白玉成都追到了薰兒,你呢?”

李荀澤嫌棄的看著賀蘭生,賀蘭生也同樣嫌棄的看著李荀澤,那表情好似再說你也配問這個問題麼。

白玉成和第五薰的事情落幕了,當白鹿君聽到孫子要娶第五薰,而且第五薰還同意了的時候,吃飯的碗都掉地上了。

二話不說,趕緊走到祖宗牌位麵前上了三炷香。

“咱們老白家的祖墳一定是冒青煙了,感謝上天保佑,感謝十八輩祖宗們的保佑,咱們老白家有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