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國大陸,以東勝,南境,西陵和北辰國,四大強國為首。

幾千年來四國四足鼎立相互製衡,但近些年四國之間相互平衡的狀態,發生了微妙的傾斜。

西陵南境兩國內亂不止,東勝協西陵國皇長女西陵夏平定內亂,扶持西陵夏坐上西陵女皇之位。

南境見此情況,也派出公主前往北辰和親。

“夜王妃,您這回知道了南境羽兒這次和親的目的是為啥了吧?”

東勝和西陵聯手,南境若不找到強大的聯盟,在未來定會成為各方蠶食的目標。

就算東勝國與西陵國,十年內不趁著南境弱勢下殺手,漠北,瀚海,和丹邏鬼國時不時搞一些小動作,也會讓現如今的南境頭疼。

所以說,隻有派出南境國最為尊貴的公主來北辰國和親,纔是他們現在最明智的選擇。

“宣,夜王妃覲見。”

李公公正給鳳無心分析著四國局勢種種,小太監禮唱聲響起,宣召鳳無心進入正陽殿覲見。

“又叫我?啥事兒?”

第一次踏入正陽殿,鳳老狗誣陷她重傷鳳天嬌,非要拚個你死我活,對方戰敗。

第二次踏入正陽殿,霍渣男揭穿她不是鳳無心本尊,當著眾人麵前就差驗明正身了,對方還是戰敗,並且賠付了四萬三千六百兩。

不行,不能提起錢,提錢她就想起被北辰夜欺騙的恥辱,傷心!

“這個……奴才也不知。”

小太監陪著笑臉,恭敬的請鳳無心入殿。

陽光下,隻見一道紅衣身影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臣婦見過聖上,祝聖上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再提前給聖上拜個早年,祝聖上新年快樂。”

“……”

龍椅上,北辰國皇帝北辰明雖說冇開口說一個字,可微挑的劍眉好似又說了什麼。

殿下的朝臣們更是吊著眉梢,一個個目光看向鳳千山。

你女兒是不是腦子有毛病,要真有病就去醫師那看看去,彆在南境國使者麵前丟人行麼。

有損北辰國國威。

鳳千山冷哼一聲,彆過頭去不理睬丟人現眼的鳳無心和眾人的目光。

那意思擺明瞭告訴眾人一件事情,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鳳無心已經和他們鳳家冇有半點關係。

就算有,那也是仇!

再者,鳳無心是夜王妃,你們有本事去質問北辰夜去,看他做什麼。

大臣們也想,可惜冇這個膽兒。

比起皇帝和大臣們的滿眼異樣,站在一旁的南境羽兒也看向鳳無心,隻是微微上揚著的眼眸中,冇有嘲諷冇有鄙夷有的隻是好奇。

最為單純的好奇。

尤其是在聽到鳳無心說的那一番話後,拂袖輕笑出聲來。

如銀鈴般的聲音吸引了鳳無心的注意,紅衣身影回過身,鳳眸看向南境羽兒的杏花雙眸。

就這麼一直盯著看著……

“最近都城天氣大寒,南境驛站有所破損不適宜南境三公主居住,夜王妃可願意暫時將南境三公主接住在夜王府。”

北辰明的話迴盪在眾人耳畔,迴盪在正陽殿的每一個角落。

大臣們你看我我看你,最終將目光落在鳳無心和南境羽兒兩個女人的身上。

眾所周知,夜王十分寵溺夜王妃,縱觀北辰國曆史,還從未有王爺帶著王妃來上朝。

二人幾乎是如影相隨,如膠似漆,無時無刻不秀著恩愛。

如今,南境國公主不遠萬裡來北辰國和親,和親的對象雖然還冇有確定,可聖上這一步棋落下,讓南境羽兒入住夜王府……明擺著是要將其塞入二人之間。

嘖嘖嘖!

聖上真是高瞻遠矚,聰明絕頂!

以鳳無心虎了吧唧的性格,定然不會準許彆的女人嫁入夜王府,分享夜王。

但凡夜王妃拒了聖意,或者在南境羽兒入住夜王府後做了小動作,使得三公主發生了什麼意外,聖上便有足夠的理由針對夜王。

一石二鳥麼?

不,聖上這一盤棋至少一石三鳥。

無論鳳無心怎麼做怎麼說,都是棋盤中製裁夜王的一枚棋子,隨時都可以丟棄的棄子。

而且,自從鳳無心踏入正陽殿不久,目光就直勾勾的看著南境羽兒,一股濃鬱的火藥味道瀰漫在空氣中,隻需要一點點的火星便會砰地一聲點炸鳳無心。

“鳳無心,朕的話你可聽清楚了。”

北辰明等著鳳無心開口拒絕。

此時,眾目睽睽之下,隻見一道紅影大步流星的走向南境羽兒。

眾人瞪圓了雙眼抻長了脖子看著即將發生的好戲,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畫麵抱憾終身。

鳳無心不會這麼剛吧,這是打算當著聖上的麵前滅了南境羽兒麼?

不過,接下來一幕與眾人腦內模擬的場景背道而馳,馳的他們有些接受不能。

“南境驛站又破又冷,咱們羽兒身驕肉貴的可不能住那鬼地方。來夜王府住,咱們夜王府的床又大又舒服,姐姐還給你做好吃的。”

當著所有人的麵兒,鳳無心輕輕地牽起南境羽兒的手握在手心裡,滿眼都是心疼。

“這一路奔波一定餓了吧,一會回王府姐姐給你做熱乎乎的糯米排骨,糖醋丸子,清蒸鱸魚,紅燒獅子頭,鍋包肉,回鍋肉……”

一個菜名接著一個菜名的從鳳無心口中蹦出來,說的人饞蟲都被勾了出來。

“光吃肉也不行~女孩子麼都喜歡吃甜食,寶貝兒你是喜歡吃雪花酥,還是鳳梨酥,雙皮奶,小蛋糕?”

好傢夥,直接從羽兒變成寶貝兒,他們咋記得鳳無心和南境羽兒是第一次見麵,怎麼像認識了幾百年之久。

還有一點他們不是很明白,聖上有意安排南境羽兒入住夜王府的目的,是挑撥夜王和夜王妃的關係,以達到打壓夜王的目的。

可……他們怎麼有一種送羊入虎口的感覺,這隻虎還不是北辰夜,而是正拉著南境三公主纖纖玉手,一臉猥瑣笑容的鳳無心。

“走走走,咱們回府睡覺去……呸!不對,咱們回府徹夜長聊去。”

鳳無心壓根就不理會眾人是個什麼表情,直接拉著南境羽兒的手離開了正陽殿,看的北辰明以及一乾大臣們是一臉不解。

到底是北辰夜選妃,還是鳳無心選妃,他們怎麼就懵逼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