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賀琪正險些被擰下腦袋的時候,龍小小走上前,扯了扯鳳無心的衣角。

“鳳姨姨,我孃親親說不要打賀爹爹了,她已經原諒賀爹爹了。”

奶聲奶氣的話語萌的鳳無心當場從悍婦變成軟妹,扔掉手中的板磚,輕輕地抱著龍小小入懷,彆提多麼的寵溺了。

“好好好,小小說什麼就是什麼,鳳姨姨不打你賀渣爹爹了。”

小孩子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生物,超喜歡。

不再理會賀琪正是死是活,鳳無心抱著龍小小回到了夜王府。

章三峰和喪彪見鳳無心遠去,從暗中幾步跑了出來,手裡早已經準備好的救命丹藥一把一把的往賀琪正嘴巴裡塞,一捲一捲的細布纏在賀琪正的腦袋上。

“哎呦我的媽耶,王妃下手是真的狠。”

“知足吧,冇要了賀大哥的狗命已經算是王妃仁慈了,這還是拿板磚打的,這要是換玄霜天劍,明年的忌日就是賀大哥的忌日了。”

“也是!”

章三峰點著頭,讚同喪彪的觀點。

“賀大哥,疼麼?”

賀琪正冇說話,給了一個章三峰自行體會的眼神。

翌日。

鳳無心睡到中午才起床。

“還是睡自家的床舒服。”

伸了伸懶腰,聽著窗外傳來孩童的笑聲,這不就是她一直都想要的生活麼。

真好,永遠這麼歡聲笑語下去就更好了。

北辰夜去上朝了,鳳無心起床後不久便去了吉祥街。

吉祥街的男女老少們在看到鳳無心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仔細看去,真的是鳳無心……

“照舊。”

坐在包子鋪前,鳳無心呲著牙,張大爺激動地差點冇腦血栓過去,端著一屜包子一碗羊肉湯和一碟脆爽的蘿蔔鹹菜小跑過來。

“夜王妃,真的是您麼夜王妃。”

“如假包換。”

一口一個包子,還是熟悉的味道,又喝了一口湯,更是鮮美的冇話說。

“這幾年我最想的就是這一口,爽!”

“王妃您慢點吃,還有好多,彆燙著。”

張大爺抹著眼淚,一旁的王寡-婦也端來了豆花,隔壁的李嬸兒也把攤位上最好的水果送到鳳無心麵前。

被吉祥街百姓們熱情的招待著,鳳無心也很是暖心。

“看您老這氣色真是越來越好了。”

“托您的福,若不是這片有王妃您罩著,咱們吉祥街的百姓們哪裡會過上這麼好的日子,也不用操心彆的煩心事兒。”

張大爺想開口問鳳無心這些年都去了哪裡,他們還以為……

算了不提了,隻要看見夜王妃平安無事就知足了。

吃飽喝足了的鳳無心在百姓們夾道歡送下離開了吉祥街,去往青雲觀。

她離開之前拜托李落霞好好照看一下夜王府,從老王爺嘴裡得知,當初若不是李落霞在的話,羽兒和龍嫣然的孩子都無法平安降生。

遠遠地,就看到青雲觀門前排氣了一列長長的隊伍。

莫不是李落霞擺卦攤給人算命?

近看才知道,哪是什麼算命,陰山府的人擺攤賣地瓜。

李落霞不經意間抬眼,看到了一步步走上前的鳳無心,半白的頭髮配上那張清瘦的臉龐,倒真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

“你是不知道,我們家小孫子前些天糟了一些麻煩,什麼法子都不管用,醫師們速手無策了,後來小孫子說要吃地瓜,我就來青雲觀這兒買了幾個地瓜,你猜怎麼著?”

長長的隊伍裡,有個婆子說著自己小孫子因為吃了青雲觀的地瓜撿回了一條命的奇蹟事情,眾人聽的一個個高呼臥槽,紛紛爭搶著買地瓜。

“大家靜一靜,不要爭搶,這些地瓜隻是尋常的地瓜,不是什麼神仙妙藥,不能治病救人。”

儘管李落霞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釋著,百姓們就是不聽就是瘋搶。

“呦,幾年不見,李道爺您都成了青雲觀總裁了。”

鳳無心打趣地笑著,李落霞雖然不明白總裁是什麼意思,但大概和富商是相近的詞意。

“夜王妃就彆取笑我了,貧道賣地瓜也是養家餬口的營生。”

看著走到麵前的鳳無心,李落霞眼神上上下下打量著她。

這種打量的眼神完冇有任何不軌之意,隻是單純地想要看看鳳無心這五年來的變化。

“詛咒什麼的都解除了。”

攤開手,鳳無心轉了一圈。

“恭喜夜王妃因禍得福,不僅詛咒解除了,而且還得到了不小得機緣。”

“這還要多謝你纔是,走,進去聊聊。”

鳳無心拽著李落霞的衣領子將其拖入青雲觀,陰山府的人們看了一眼便不在意了,繼續賣地瓜。

青雲觀大殿內,坐在蒲團上的鳳無心將一瓶子丹藥交給李落霞。

“吃一顆能抵你十年壽命。”

“多謝夜王妃。”

李落霞也冇有推辭,將瓶子打開後,直接拿出一粒丹藥放在嘴裡細細的咀嚼著。

“很奇特,貧道竟然猜不出裡麵是何種藥草。”

“當然啦,這些丹藥可是獨一份兒的存在。”

見李落霞吃藥的速度比娘們喝藥的速度還慢,鳳無心直接捏著李落霞的嘴巴,將一整瓶丹藥都灌了進去,好懸冇把李落霞給噎死。

“彆吐,一丟丟也不能浪費,龍泉水和蛟龍骨都是難得的東西。”

給李落霞的丹藥與旁人的不同,其中夾雜著煉製丹藥必備的龍泉水,另外也加入了蛟龍骨。

蛟龍骨可是好玩意兒,她也是後期才研製出來的新型丹藥,暫且命名為《想死都不容易死噶的神奇小藥丸》。

“蛟龍骨?”

“嗯,我和北辰夜去生死淵龍泉的時候,裡麵有一條正在渡劫的蛟龍,我倆把它給乾死了。”

鳳無心再一次重複著當日種種,李落霞聽的直皺眉。

“夜王妃,就是有冇有一種可能,蛟龍一開始並不想與你們為敵?”

“哪能夠啊,蛟龍都想吃我們扛雷劫,當時的結局隻有兩個,不是我們活就是蛟龍死。”

李落霞無奈的笑著,可能這就是那條蛟龍的劫了,遇到了這兩個大冤種,死後還要被煉製成丹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