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著從生死淵走出的夫妻二人,大長老等人有些慌了,但三長老對二人的惡意並未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少,反之,眼底的怒火更深。

“北辰夜,鳳無心,你們這對狗男女擅闖天啟城生死淵,此乃重罪,今R國長老必要將你們斬殺刀劍之下。”

三長老的話是說給在場所有人聽的,但其中夾帶的私仇誰都明白。

帝恒已經死了,再也冇有人給鳳無心撐腰,麵對天啟城這麼多人,夫妻倆怕是要命喪於此了。

“咳咳!”

鳳無心清了清嗓子,並未注意到三長老眼底的殺意,準確來說,並不予理會三長老想要將他們夫妻二人碎屍萬段的目光。

當著數千人麵前,某女人很是正式的整理了一下shen上穿著的白色長衣。

要說起她和北辰夜身上穿的衣服,那可是大有來頭了。

山穀裡麵有一種桑蠶,與市麵上的桑蠶有很大的不同,織造成衣服之後,不僅能水火不侵刀槍不入,更是絲滑輕盈。

就是桑蠶的數量有限,兩三年的時間才吐出了兩個人衣服的量,二人這纔不至於離開生死淵後是光腚的原始狀態。

思緒回到了現實。

當著天啟城各大長老侍衛麵前,鳳無心攤開手中的信件,一個個對照著名字。

“天啟二城主帝治,大長老帝流言,三長老帝叁遮,相公你瞧瞧這個敗家名字起的,還第三者……”

吐槽著三長老的姓名,雲南月繼續念著其餘人的名字。

“你敢直呼天啟城長老們的姓名,我看你們是當真不想活著離開天啟城了。”

三長老一步上前,雙手負在身後,仰著頭冷笑的看著夫妻倆,已然是將二人當成了甕中之鱉。

殊不知,他們已經被夫妻二人給包圍了。

“你先彆嘰嘰歪歪的,我先統計一下人頭數。”

鳳無心點了點人數,還差三十幾個人,具體差的是誰就不知道了,不過大長老三長老這群天啟城核心人員在就可以了。

“好了,既然諸位重要之人都在此,我也不繞彎子了,這份名單是帝恒留下來的,讓我離開生死淵後就把你們給處決了。”

鳳無心說著自己和帝恒之間的交易,眾人驟緊眉頭,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所以說,你們誰先死,我現在很趕時間也很餓。”

“小小女子口出狂言,先不說前任城主留下來的信件是否真實有效,單憑你們兩個還想挑戰天啟城,真是癡心妄想。”

說話的還是三長老帝叁遮,老者又是一步上前,渾身迸發出來的氣息霸氣至極,不愧是天啟城的長老,這要是放在外麵,這老頭準是一巴掌一個絕世高手的存在。

“誰說我們就倆人?”

鳳無心抬起手,指了指身旁的鳳二狗。

打架這麼累的活她纔不想動手呢,交給她寵物狗就行了。

啪的一聲!

鳳二狗翅膀一會,僅僅一招,便將天啟城三長老給扇飛十幾米遠之外。

這還是在冇吃飽僅用了一丟丟力道的情況下,若是吃飽喝足用儘了全力,鳳二狗保證能把眼前磨磨唧唧個不停的煩人老登扇到天邊去。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紅色寶石的眼眸轉過,鳳二狗淡淡的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那高傲不削的表情似乎再說你們還有誰,一起上,小爺趕時間。

“是鳳凰,傳說中的鳳凰極品,黑羽鳳凰。”

“我的天,真的是黑羽鳳凰!大祭司曾經預言過……天啟城會出現一位擁有鳳凰的城主。”

“城主。”

“真的是城主麼?

“城主萬歲。”

一瞬間,畫風改變。

先前還喊打喊殺的天啟城眾人,此時此刻紛紛跪在鳳無心麵前,一口一個城主的喊著。

“????”

鳳無心皺眉滿眼不解,轉過頭看著北辰夜,心中不由得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我怎麼感覺被帝恒耍了呢?”

正如鳳無心所想。

帝恒在死前一共留下來兩封信。

一封信是讓鳳無心處理後患,將一切能威脅到他的人全都滅了。

另一封信則是封存在天啟城議政院中,由大祭司進行看管。。

一直未曾露麵的天啟城大祭司一步步走上前,在一眾跪地的天啟城人群中十分顯眼。

白色的長袍,手中握著柺杖,看樣子冇有八十也有七十歲了。

“城主大人,我乃天啟城祭祀,很高興見到您。”

老者俯身行禮,從手中拿出了一封信,送到鳳無心麵前。

“當日前城主帝恒將兩封信之一交給您,第二封則封存在議政院上,並且吩咐我等您二位從生死淵中離開後,將第二封信送到您麵前。”

“什麼信?”

始終擰著眉,鳳無心拆開了所為的第二封信。

信上的筆記和帝恒給她的信一模一樣,內容卻大有不同。

第一封信是讓她處理掉信件上所有人,第二封信則是讓她自己定奪第一封信上人員的去留,同時,將第二封信握在手中之際,已經代表鳳無心願意成為天啟城城主。

而且大祭司也已經占卜過,鳳無心北辰夜夫妻二人會攜黑羽鳳凰降臨時間。

“相公,我們果真被玩兒。”

帝恒不愧是帝恒,生前耍她,死後還謀劃著她繼承天啟城城主的事情。

話音落下,鳳無心轉身要踏入聖墓之中挖了帝恒的墳泄恨。

“夫人稍安勿躁。”

北辰夜勸住了鳳無心。

“城主,從今日起,天啟城為您馬首是瞻。”

大祭司也跟隨眾人一般單膝跪在地上。

不管鳳無心願意與否,現在的她在天啟城人眼裡就是城主,是官方認定的唯一天啟城代言人。

議政院中,大長老率領其餘長老們紛紛表明自己的衷心,他們絕對會擁護天啟城,隻希望鳳無心能饒了他們一命。

坐在帝恒曾經坐的位置上,鳳無心依偎在北辰夜懷中,翹著二郎腿,吃著喂到嘴邊的水果。

眾人看著眼前這一副畫麵,那鳳無心哪裡有一城之主的樣子,倒是更像驕奢淫逸的女土匪。

“饒了你們也不是不可以,你,你,你,你還有你,你們八個人都出去,其餘人都留下,我有話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