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哥哥~接招吧!”

鳳無心手中雙橫刀再起,一抹笑意勾勒在唇角。

“逐月式!”

“追星斬!”

“平A!一技能,二技能,平A!”

“看我國服刺客最終奧義,天地無光!”

宇文墨雖然不知道國服刺客具體指的是什麼,卻依然陪著鳳無心鬨著笑著,手中長劍隻守不攻。

就在鳳無心準備施展大招的時候,突然間腳下一空,整個人被迎麵而來的白影扛在了肩膀上。

“王爺你放下我!”

鳳無心扭動著身軀想要從北辰夜的肩膀上跳下來,可無論她怎麼掙紮也無果,像極了一頭吱哇亂叫的野豬。

“放下我,我和墨哥哥比武呢。”

“愛妃有孕在身不方便動武,宇文少將軍禮物留下人回吧。”

北辰夜扛著鳳無心踏入了夜王府,侍衛關上了大門將宇文墨隔絕在了門外。

站在門前的宇文墨手中長劍緊握著,一雙如玉的眸子寫滿了溫柔的悲涼。

看著那一抹消失在視線中的紅影,他想衝進夜王府救走鳳無心,不顧一切的帶著她離開北辰國,找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小村莊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

可是……

“無心,你等一等,等我處理完手中的事情一定帶著你離開。”

現在,還不是時間。

等到事情塵埃落定後,他一定會履行二人小時候的約定。

一定!

夜王府。

北辰夜扛著鳳無心上了閣樓,一層一層的樓梯顛的鳳無心胃裡異常的難受。

“王爺,你不累豬都累了,行行好,你讓豬休息一會,快吐了!”

眼看著鳳無心忍不住就要吐出來,北辰夜這才放下了某女人。

“哇~~”

早晨本來就吃的不多,中午去大理寺的時候和犯人一邊聊天一邊吃瓜子,吐出來的都是冇消化的瓜子仁兒。

把胃裡的食物都吐了個精光,蹲在樓梯上的鳳無心扭頭看了一眼北辰夜。

“大哥,我冇惹著你吧。”

這貨又發什麼瘋,懷疑她與血衣堂和雲海十三州合謀陷害就算了,還造謠她懷孕了。

就算懷孕也得有耕地的種子啊,她特麼是自給自足麼!

“愛妃以後還是斷了與宇文少將軍之間的來往,本王不想從他人口中聽到你二人曖昧的話語。”

“????”

鳳無心滿腦子問號。

她可以理解成北辰夜在吃醋,吃她和宇文墨的醋麼。

看著麵前一襲白衣麵色些許陰沉的男人,鳳無心忽然間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王爺你可真逗。”

笑了一會,鳳無心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水,玉手輕輕地拍在北辰夜的肩膀上,告訴她一個事實,一個關於自己和宇文墨的事實。

“我和墨哥哥之間不會有亂七八糟的事情,王爺完全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

“哦?”

字音微挑,北辰夜凝視著鳳無心眼眸等著她的下文。

“王爺您也彆陰陽怪氣的哦不哦,就算咱們之間百天遊戲結束我身上的蠱毒解開,我也不會嫁入宇文府成為墨哥哥的妻子。”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月牙彎彎的笑眼半眯著,讓人看不清楚她眼底的神色為何。

“因為,我不配。”

我不配三個字緩緩流出。

無論是原主還是現在的她,宇文墨都是不可觸及的白月光。

如神祇一般的宇文墨要找的是一個門當戶對,賢良淑德的姑娘相伴一生,而不是一個擁有鳳無心身體,卻有著滿手鮮血靈魂的她。

她受不了古代條條框框的約束,受不了循規蹈矩的生活,為了利益她可以出賣一切,包括自己在內。

試問,這樣的她有什麼資格站在宇文墨身邊。

“所以王爺放心便是,我是不會去禍害好人的。實在不行咱們兩個禍害湊合過得了,前提是你彆給我下毒。”

鳳無心打趣的笑著,誰知北辰夜一步欺身上前,俊彥突然靠近。

“愛妃是在請示本王準許你侍寢麼,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站在下一階樓梯的鳳無心,被北辰夜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的後退一步,一腳踩空,整個人向後栽倒下去。

“要、完、犢、子!”

她站在五樓和六樓之間,若是滾落到一樓,就算命大不死也是重度傷殘的結局。

鳳無心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仰到了半空,馬上就要以圓潤的姿勢滾下樓去。

蒼天啊!大地啊!她小心翼翼苟了這麼久,眼看著都要到決賽圈了,結果一著不慎被天降正義了麼!

老孃不甘心啊!!!!!

就在鳳無心以為自己要涼涼的時候,一隻大手攔住了她的腰肢。

“本王救了愛妃一命,愛妃當如何償還?”

聽到耳邊熟悉的清冷語調,鳳無心對上北辰夜的目光,看著那雙深邃眸光中倒影著的自己的影子。

“愛妃在看什麼。”

北辰夜問著。

“在看你的眼睛,和以前有些不同哎。”

鳳無心答著。

“我第一次見王爺的時候,你的眼睛如一汪死水也如無儘的深淵,一看就是老陰比中的極品老狗。”

“但現在王爺眼裡有了波動,有了人的生氣,雖然還是狗的要死,陰的要死。”

“臥槽……我怎麼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瘋批的眼睛好似有一種魔力,能引-誘出人心中最真實的想法,不自覺的就讓人說出心裡所想。

該死的,美色誤人,美色誤人啊!!

咕嚕~~~~

鳳無心吞嚥著口水,咧著嘴尷尬的笑著,一點點的從北辰夜的臂彎中蹭出來想要逃離現場。

可在某女人在轉身的時候,被某王爺一把揪住了小辮子。

“愛妃。”

一聲愛妃,寒意中透著危險,危險中夾雜著恐怖,恐怖中還透著一絲變-tai的味道,嚇的鳳無心小心臟突突突的狂跳不止。

“有~~~有事兒麼?那啥……王爺咱們都是文明人,彆動手動腳的!!!”

鳳無心想要從北辰夜的魔抓中揪回頭髮開溜,奈何北辰夜的手就像是挖掘機的大爪子堅不可摧。

“愛妃為本王解釋解釋,什麼叫老陰比中的極品老狗。”

“那個……那個……王爺看,窗外有一頭會飛的牛。”

鳳無心指著窗外,北辰夜一臉你猜我信不信的表情笑看著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