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啟城,生死淵。

山穀中一直都是白天,卻見不到陽光。

越壓越低的雲層,雲層中不斷翻滾的雷電轟隆迴盪在耳畔,似乎在等著龍泉中的黑蛟龍浮出水麵。

“一直不出來也不是個辦法!”

估算一下,時間已經過去了三日。

但在三天的時間裡,蛟龍一直躲在龍泉不曾露麵,那雲層中的雷電找不到目標,也一直遲遲未曾落下。

“二狗。”

“嘰?”

“試著把它引出來,什麼話臟罵什麼!”

“嘰!”

鳳二狗接收到命令,撲騰著翅膀飛到了龍泉上空。

“嘰嘰!”

“嘰嘰嘰,嘰嘰嘰!”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瞧鳳二狗那張牙舞爪的模樣,就算不翻譯也能讀懂它罵的多難聽。

果不其然,一直潛在龍泉中的蛟龍也不會被罵的露出腦袋來與之回罵。

“吼!”

“嘰嘰,嘰嘰!”

“吼吼吼!”

“嘰嘰嘰,嘰嘰,嗬tui!!”

許是鳳二狗罵的太難聽了,黑蛟龍一個竄用上前,張開大嘴便要將鳳二狗吞入腹中。

就在此時,雲層中遇到驚雷落下,筆直的擊中在蛟龍的頭上,疼的那龐然大物怒吼一聲,立馬鑽回到龍泉之中。

“這玩意屬泥鰍的!”

站在參天古樹之後,鳳無心皺著眉頭思考著怎樣才能讓黑蛟龍徹底的離開龍泉。

“二狗,回來!”

“嘰!”

鳳二狗飛了回來,不解的看著鳳無心。

它罵的正爽呢,有啥事兒。

“再怎麼罵黑蛟龍也不會出來,不如我們引蛇出洞,然後請君入甕,甕中捉鱉!”

“嘰嘰?”

鳳二狗轉過頭,不解的看著北辰夜。

那表情好似再說,你知道你家娘們啥意思麼。

“夫人是想以自身為誘餌,引黑蛟龍離開龍泉?”

僅是一眼,北辰夜就明白了鳳無心想什麼。

要不然怎麼說夫妻同心呢。

“為夫來做這個誘餌。”

“嘰?”

看著眼前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話,鳳二狗撓了撓頭,它咋不明白呢?

“相公……我們生一起生死一起死,也要一起麵對危險。”

北辰夜擔心鳳無心,鳳無心又怎麼會忍心見北辰夜以人獨子麵對黑蛟龍,他們夫妻兩個人誰也不會扔下對方。

“嘰嘰!”

鳳二狗走到夫妻倆中間,撲通著翅膀打斷了狗男女的磨磨唧唧。

你們能先給小爺解釋一下那幾個成語是什麼意思可以麼,小爺現在很懵逼。

“二狗,你一會飛到龍泉上方,不經意間說出吃了我們可以幫助黑蛟龍成功渡劫的話。”

“嘰嘰,嘰嘰,嘰嘰!”

鳳無心這麼一說,鳳二狗當即頓悟。

這倆人是想以自身為誘餌,讓它傳播倆人堪比靈丹妙藥,吃了他們就能讓蛟龍抵抗雷劫,然後飛昇成為真龍的事情唄。

鬨呢。

那可是蛟龍,要是真的信了這鬼話可咋辦。

“去吧,這是咱們唯一的機會。”

不能再拖下去了。

體內的詛咒看似冇有任何變化,可現在的身體不準許有任何變故發生。

“嘰!”

鳳二狗看了一眼夫妻二人,不在說什麼,張開翅膀再次飛向龍泉。

“嘰,嘰嘰,嘰嘰!”

臭長蟲。

小爺跟你做個交易。

岸上那兩個人是命數之外的奇人,你隻要吃了他們兩個就可以抵抗雷劫,成為真龍。

而且小爺也不會阻止你,但是,小爺要這片龍泉,成為真正的鳳凰。

“吼!”

此話當真?

龍泉中發出蛟龍的吼聲。

“嘰,嘰嘰!”

小爺騙你做什麼。

小爺本打算成了鳳凰之後再吃了他們夫妻倆補充營養,不過現在看來,小爺更需要龍泉。

你隻要答應將龍泉給我,小爺便讓你吃了他們。

“吼!”

好。

你若敢騙我。

老子吃了他們後,再吃了你!

嘩啦一聲。

長達數十米的黑色蛟龍從龍泉中竄用而出,嫌棄滔天巨浪拍打而來。

佈滿黑色鱗片的蛇神蠕動著,快速的朝著北辰夜鳳無心夫妻二人遊走。

“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黑蛟龍已經近身眼前,鳳無心縱身一躍,躲開了黑蛟龍一擊甩尾。

“吼!!”

渺小的人類,受死吧。

“夫人,退後!”

北辰夜跳上黑蛟龍的背部,手中吞山河一路砍下去,將蛟龍的黑色鱗片掀翻。

可黑色鱗片就如盔甲般厚重,即便是吞山河也無法傷其內裡。

反之,北辰夜被黑蛟龍甩出十幾米遠,脊背狠狠地砸在樹乾上。

“你特奶奶的竟然敢傷我鳳無心的男人,受死吧!”

鳳無心回身一劍,手中玄霜天筆直的刺入蛟龍背部,但結局依舊如此,被黑色鱗片護著,玄霜天直接脫手,鳳無心也被甩出十幾米遠的距離。

“噗——”

一口鮮血噴湧而出,鳳無心隻覺得身體裡的血氣在不斷的翻騰著。

轟隆隆!

轟隆隆!!!!

雲層上的雷電似乎找到了目標,眼見著就要落下,黑蛟龍蛇尾挑起,直接將鳳無心死死的捲了起來,準備將其拖入龍泉中食用。

“夫人……”

北辰夜飛速上前,腳踏著蛇身跑向鳳無心,伸出手來想要將妻子從蛇尾中救出來,可二人之間的距離總是相差一寸之遙。

眼見著黑蛟龍就要竄入龍泉,一旦回到龍泉,夫妻兩個人所麵對的結局便是十死無生的下場。

巨大的力道勒的鳳無心幾乎無法喘息,被蛇尾卷著,整個世界都在後退,唯有眼前的北辰夜在不斷的向前。

“夫人,為夫抓到你了。”

在蛟龍即將入水之時,北辰夜終於握住了鳳無心的手。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他們夫妻二人生生世世都是要在一起的。

“傻瓜,北辰夜你就是個大傻瓜。”

“為了夫人,為夫心甘情願做個傻瓜。”

大手輕輕地撫摸著鳳無心額前的長髮,像往日一般,北辰夜輕吻著妻子的額頭。

“相公,咱們現在隻有最後一個辦法了。”

“為夫與夫人,生死與共。”

“好,活下去我給你生十個崽崽,死了的話,轉世之後你要先一步找到我!”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

鳳無心腦海中響起進入冥門之前的那句話,置之死地而後生。

既然如此,他們便向死而生!

話音落下,鳳無心高舉起北辰夜手中的吞山河,在黑蛟龍如水之前,以劍身為霹雷針引雷上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