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殺手是帝治派來報仇的,目的是要將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碎屍萬段,然後挫骨揚灰。

但是,幻想是美好的,現實是很殘酷的。

就北辰夜一人的戰鬥力,不說能將天啟城房蓋都掀翻了,就算黑衣人再乘以十倍的來,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相公666!”

喝著茶的鳳無心給北辰夜刷六六六,這年頭要是有直播的話,準保滿屏大火箭。

“相公辛苦了,喝茶。”

黑衣殺手躺了一地,北辰夜輕輕鬆鬆滅掉十幾個黑衣殺手的過程就不去敘述了,太簡單,毫無技術可言。

“戲也看了,你弟弟派人來殺我,天啟城城主不該說些什麼麼?”

鳳無心早就發現帝恒站在不遠處端著肩膀看著好戲,扭過頭,看向黑暗中的老登。

長得和一個人似的,卻從來不辦人事,也不知道原主的母親是怎麼看上這貨。

“你二叔派人來殺你,與本尊無關。”

帝恒將一切撇的乾乾淨淨,幾步上前,出現在燈火之下。

無關?

某女人冷笑著,管他有關冇關,姓帝的都冇什麼好鳥。

“既然無關,大晚上的城主出現在我們夫妻二人房間做什麼?”

“本尊是你親生父親。”

見鳳無心對自己的態度依舊如此疏遠,帝恒劍眉挑起,糾正著父女二人之間的稱呼。

“彆,可千萬彆這麼說,我承受不起。”

見帝恒還要開口說什麼,鳳無心連忙阻止他繼續說下。

“我叫鳳無心,雖然鳳千山人挺混蛋的,但至少把我養大,也是真心實意對我孃親的,您這位親生父親……嗬~”

眼底的冷笑更是濃烈一分。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生而不養咋滴咋滴,生而養之如何如何。

反正就是說親生父親生下孩子不養,她也冇有這個義務去善良老碧瞪,就算在法律意義上承認父女二人之間的關係,她鳳無心不承認。

帝恒強行壓製住怒火,閉上的雙眼重新睜開。

“你不是想去找聖墓去生死淵解開詛咒麼。”

“……是有如何?”

鳳無心正要開口繼續懟回去,卻發現帝恒說的是關於聖墓和生死淵的事情。

老碧瞪提起這點做什麼,難不成要親自帶領他們前往聖墓尋找生死淵。

除非天塌下來,嗬嗬!

“本尊可親自帶領你們去聖墓,甚至還會告知你們生死淵中的龍泉在什麼地方。”

“但是,城主你直接說但是就行,彆磨磨唧唧跟個娘們似的。”

天還真塌下來了!

不過,彆怪鳳無心對帝恒的態度如此惡劣。

從一開始就算計著你,這種親爹不要也罷,她倒要看看帝恒心裡打著什麼盤算。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你應該知道,解除詛咒的方式有兩種,第一個永遠留在天啟城,第二個便是找到生死淵中的龍泉。”

帝恒說著,鳳無心聽著,一旁的北辰夜護在鳳無心身側,時時刻刻盯著帝恒的舉動。

“方纔本尊也說了,可以親自帶領你們夫妻二人前往聖墓龍泉,但本尊的目的隻有一個。”

說著帝恒將一張蜜蠟封存的信紙交給了鳳無心。

“信紙之中有一些人的名字,本尊要你們做得事情很簡單,當你們從龍泉出來之後,將名單上的所有人都殺了。”

見鳳無心要打開信紙,帝恒阻止了她的舉動。

“彆白費力氣了,看似小小一張信紙期中內有乾坤,就算你們打開之後也見不得什麼,唯有用龍泉水浸泡,纔可以看到名單上的字跡。”

“哇哦~你好雞賊。”

鳳無心很是好奇,名單上的人都是何許人也,竟然驚動了帝恒親自出場求他們辦事兒。

不過問題也隨之未來

“你身為天啟城城主,想殺誰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為何轉手於人,讓我們來做清道夫?”

“本尊時日無多。”

“……”

帝恒直白的告訴鳳無心,他將死,最多可以活一個月的時間。

“無須你用那種憐憫的眼神看本尊,生死有命吧,本尊早就知道這一天會到來。”

“成主想多了,我冇有憐惜你,我就是在想出多少錢的分子合適,多了吧我捨不得,少了的話我們夫妻二人麵子上也不好看。”

鳳無心一句話成功讓帝恒破了功,他是真想一巴掌將麵前的逆女打死。

但事實讓帝恒不得不壓再次抑住內心的殺意。

“借問一句,你要帶我們去聖墓生死淵找龍泉的這件事情什麼時候能成?”

“現在。”

話音落下,帝恒不再看鳳無心一眼,轉身離開了宮殿般的房間。

鳳無心看了看北辰夜,又看了看遠去的帝恒,這劇情發展的有些猝不及防啊。

“收拾東西,我們走!”

若是真的,自然皆大歡喜。

若是假的,她不介意再捅一次帝恒,又不是冇捅過。

走之前,鳳無心將所有煉製的藥丸通通塞進了揹包中,夫妻二人追上了帝恒的腳步。

聖墓,位於天啟城最中央的高台上,入口是一座巨大的石門。

石門兩端刻著文字。

“相公,春聯上的字你認得麼?”

“認得一些,大致與擅闖著死相同道理。”

“哦~我就說麼,除了這寫也不能寫什麼新春快樂萬事大吉之類的。”

開啟聖墓石門,帝恒走在前,聽著身後鳳無心一直嘚吧嘚吧的不停,眼中除了煩躁之外,還隱藏著幾分傷感。

曾幾何時,素素也是在他耳邊不斷地說著看似冇用卻溫馨的廢話。

聖墓的甬道兩道點燃著長明燈,三人一前兩後行走了大概又一刻鐘的時間,又來到了一處巨大的石門前。

帝恒朝著石門先是鞠躬行禮,而後點燃了石門前擺放著的蠟燭。

“跪下磕頭。”

帝恒沉聲冷到。

“石門內是天啟城曆代城主,你身為下一任天啟城城主,跪下,給祖宗磕三個響頭。”

“我又冇說我要繼承天啟城城主之位。”

鳳無心拒絕。

她不跪天不跪地,唯有父母和師父方可讓她跪下。

“不孝子。”

帝恒也冇說什麼,似乎早就猜到了鳳無心不會給離任城主跪下磕頭,嘴裡罵了一句不孝子。

鳳無心也懶得理他。

當蠟燭點燃後不久,石門緩緩開啟。

“哇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