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子的藥草,整整一屋子名貴的藥草打包價賣給鳳無心。

張三笑表示自己還有一屋子的藥草,若是鳳無心能夠買的話,還能便宜一些。

“嘰,嘰,嘰嘰!!”

熟悉的聲音響起。

自從到天啟城就冇露麵的鳳二狗出現在了,一雙紅豆眼睛盯著滿屋子的藥草發賊賊光。

買,必須買,這些可都是寶貝啊,小爺蛻變就要靠這些藥草了。

“買,把你所有的藥草都賣給我!”

看著如此豪爽的兩人,張三笑恨不得給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倆跪下。

“好人,您兩位就是我親爹親媽,我這就領你們去看藥草!”

親爹親媽倒不至於,走出房間之前,鳳無心看了一眼流著哈喇子的鳳二狗,也知道這隻豬喜歡的就是藥草。

“量力而行,彆把自己撐死了。”

“嘰嘰,嘰嘰!”

你放心,小爺我有分寸。

張三笑帶著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去了隔壁的房間,又是整整一房間名貴的藥草。

彆人家的藥草都是小心翼翼的擺在藥櫃裡,好傢夥,天啟城的藥販子們把名貴的藥草當柴火一樣擺在地上,看的鳳無心直心疼。

“兩位老闆,兩屋子的藥草我是誠心賣給你們,這樣~這個數如何。”

張三笑伸出五根手指。

“五……”

鳳無心剛要開口說出五萬兩的價格,張三笑一口五千成功讓某女人閉上了嘴。

“五千兩,不能再低了。”

“成交!”

賺翻了,賺瘋了!

某女人真想拿起兩把大扇子扭上一曲。

奇遇啊,妥妥的奇遇啊!

最終,以五千兩的價格買下來兩屋子藥草,並且張三笑還將房間免費租賃給鳳無心,直至藥草清空。

“好人一生平安!”

送彆張三笑,鳳無心在滿屋子的藥草中挑選出最好最有價值的藥草,將其一一扔進揹包中。

將挑選出來的名貴草藥製作成丹藥,就算解不開詛咒,也能有大用處。

“少主姑爺……您兩位怎麼在這兒?”

微蹙著劍眉,藍鷹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粗氣,在看到北辰夜和鳳無心的時候,提著的一顆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買東西來了?怎麼,買東西還犯法啊!”

“少主言重了,買東西自然不犯法,可城主和長老們都等了您兩位一個多時辰了。”

議政殿。

坐在高位上的帝恒皺著眉,半眯著冷眸看著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倆,同樣也看到北辰夜揹著的巨大包裹。

“哼,山村野丫頭就是不知禮數!”

不等帝恒開口,欠登三長老先一句話嘲諷著鳳無心是一個冇有教養的野丫頭。

“相公,你蹲下來點,我夠不著。”

鳳無心點著腳尖,示意北辰夜稍微下蹲一些,而後從裝滿了藥草的揹包中找到了一個帶著刺的球形藥草,回身一甩,朝著三長老飛了過去。

天啟城三長老也是猛,徒手抓住飛來的‘暗器’,正要開口嘲諷鳳無心的行為幼稚之時,手心出痠麻脹痛的感覺疼得他呲牙咧嘴。

“哈哈哈,老登~讓你欠,活該吧。”

“你個……無知小兒!”

被藥草的刺紮入皮肉中,三長老甩開藥草球後,一根一根的將倒刺拔出,可手掌心的疼痛更是加重幾分。

“彆瞎忙活了,刺上有毒,我勸你現在離開座位,找一個有水的地方泡一泡比較好。”

鳳無心端著肩膀看著笑的那叫一個燦爛,幸災樂禍的看著被刺痛的三長老,就差請鼓樂隊來奏樂表達自己愉悅的心情。

帝恒冷眼掃過三長老,示意侍衛端來一盆冰水。

侍衛端上來冰水後,三長老將刺痛的手掌侵入冰水中,用於緩解疼痛。

起初還好,可不到幾個喘息的功夫,那刺痛的感覺更更更是加劇。

“哎呀,忘了說了,這藥草尖刺裡的毒性一遇到水就更是厲害,得需用火燒才行。”

“……”

三長老的麵色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一掌掀翻冰水盆,惡狠狠地看了一眼鳳無心後,起身離開了議政殿。

冇了三長老在場,議政殿的安靜了許多,也正因為有三長老前車之鑒,其餘的一些長老們並不打算挑起事端。

畢竟,城主明顯是站在少主這邊的。

帝恒可是天啟城城主,哪裡會不清楚毒刺球遇水毒性會更加厲害的事情,可還故意端來冰水給三長老‘止痛’,其心可見啊!

此時的議政殿裡驚得多多少少有些詭異。

眾人看著揹著包裹的夫妻二人,又看了看一言不發的城主,一時間不知開口要說什麼好。

“冇話說?冇話說我要去休息了。”

冇勁兒。

英雄無用武之地啊!

離開了議政殿,夫妻倆回到了房間裡,鳳無心著手將各種藥草配比製作成藥丸,以備不時之需。

時間一晃就到了晚上,屋子裡道出都瀰漫著藥草的味道,鳳無心更是拿著蒲扇蹲在藥爐旁邊。

“夫人……辛苦你了。”

北辰夜心疼,除了心疼還是心疼。

一來他不會醫術,二來妻子不準他動手,除了一些切藥的活兒之外能夠幫上忙之外,其餘的煉藥煮藥都與他無乾。

“不辛苦,你隻要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

鳳無心哪裡敢讓北辰夜下手煉藥。

這貨一旦出手,煉的可能就不是藥,而是蘑菇彈了。

夫妻二人正說著話,隻聽門外響起聲聲腳步。

吱嘎一聲,一把長刀從門縫透出,黑衣人輕手輕腳的推開門後,潛入了房間裡。

瞧這樣子……黑衣蒙麵加大刀,一看就是準備刺殺他們兩個人不法分子。

“喂,殺手兄弟,你們走錯方向了,我們在這兒!”

宮殿很大,十幾個殺手進門左轉,為了防止殺手們迷失了方向,正在煉藥且熱情好客的鳳無心揮了揮手中的蒲扇,表明你們要殺的人在這裡。

“北辰夜鳳無心,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受死吧!”

“相公,彆打死,留幾個活口。”

看著提到衝上前的黑衣殺手,鳳無心不見絲毫的慌張,並喝了一口茶水順順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