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前的兩個道熟悉身影,正是帝治和帝淩父子二人。

好久不見,她還以為兩個人早就不在人世了。

帝淩見到鳳無心的時候,嚇的直接癱坐在地上,可見當時所發生的一切對他造成了多麼嚴重的心理陰影。

“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帝治強裝著鎮定,惡狠狠的看著鳳無心,以及跟在她身邊的男人。

“我為什麼在這兒,還不是你們城主大人請我來的。”

從北辰夜懷中跳下來,鳳無心一步步走向帝治帝淩父子倆,唇角的一抹笑容帶著惡趣味。

“話說,我有那麼一丟丟的好奇,你們兩個人是怎麼從嚴防死守的王府牢獄逃出來的?”

“與你何乾,鳳無心我警告你,這裡是在天啟城,不是你夜王府。”

帝治嚥著口水,護著自己的兒子向後退了一步,與鳳無心這種惡魔一樣的女人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看著父子倆防賊一樣的目光,鳳無心聳了聳肩。

“不說拉倒,我也不想知道,哈~~”

打了個哈欠,不再理會父子兩人,鳳無心轉身回到北辰夜身邊挽著他的胳膊。

“我們去休息吧。”

侍女在前麵引路,北辰夜鳳無心夫妻二人消失在迴廊的儘頭。

但癱坐在地上的帝淩仍舊嚇得不輕,指著鳳無心的背影,口齒不清的問著父親她為什麼回來。

帝治緊握著雙拳,目光盯著鳳無心消失的身影,眼底的狠毒更是濃烈。

鳳無心,這是你自投羅網,前塵舊賬他定要一筆一筆的討回來,以報當日屈辱之仇!

“少主,姑爺,這是您二人的房間,若是有什麼需要,儘管差遣我們便是。”

侍女屈膝行禮,離開了房間。

若大的房間就像宮殿一樣……不,就是宮殿。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疲累的感覺漸漸浮現,還來不及洗漱,鳳無心便合上眼睡了過去。

見妻子睡去,北辰夜將鳳無心的鞋襪外衣脫下,拿著擰乾水卷帕輕輕擦拭著妻子的臉頰,手臂和雙腳。

“夫人,好好睡一覺,我們已經到了天啟城,不管生死淵多麼的凶險,為夫也會陪著你一同前往。”

輕吻著鳳無心的額頭,北辰夜眼中溫柔和寵溺從不曾減少,反之隨著歲月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深。

在睡夢中的鳳無心似乎聽到了北辰夜的聲音,不自覺的伸出手來抱緊了身前的男人。

“北辰夜……”

翌日。

吃著冇什麼味道的早飯,鳳無心看著侍女來來回回忙碌的身影,表情那叫一個享受。

“夫人在看什麼?”

北辰夜輕輕地搬動著鳳無心的臉頰,企圖來轉移妻子的目光。

“在看美女啊,心情多愉悅,天啟城縱然有萬般不好,但卻有兩點好。”

伸出兩根手指,鳳無心指了指眼前的侍女,此為其一。

“美啊,個頂個的水靈,這要是讓夜王府的侍衛看到了,不得嗷嗷瘋啊!”

第二個好,就是天上地下唯吾獨尊長生不死村的老爺爺老奶奶們,雖然人老了免不了叨叨,可爺爺奶奶們是真心的對夫妻二人好。

“為夫纔是最好的。”

某王爺將妻子伸出來的兩根手指輕輕地按壓回去,並且表示,誰也冇有他好。

“是是是,咱們家相公纔是世界上最好的,冇有之一。”

吃完早飯,並冇有等到來人讓他們去天啟大殿。

坐在宮殿的窗邊,俯視著天啟城城鎮的風光,鳳無心端著肩膀幾分不悅。

她打架的招數罵街的小詞兒都想好,結果……英雄無用武之地,這不氣人麼。

“相公,咱們溜達去吧。”

“好。”

憋得太難受了,鳳無心拉著北辰夜去了天啟城城鎮。

看著城鎮上售賣的藥草,某女人直呼臥槽。

“這株藥草多少錢?”

“三兩銀子。”

“多少錢?”

聽到藥販子的報價,鳳無心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又問了一遍。

“三兩銀子,你要是嫌貴的話,我再給你降點。”

藥販子指著攤位上的草藥,還以為鳳無心做出驚訝的表情是嫌棄藥貴。

價錢嗎,好商量,有商有量纔是買賣。

“那這個呢?”

“這個貴一些,八兩銀子。”

“這個呢???”

鳳無心又指著另一株藥草,問著價格。

“這個更貴一些,十三兩銀子,雖然貴,但是物有所值,”

藥販子和鳳無心說到,自己在山林裡種植這些藥草花費了不少心思,尤其是第三味藥草,長得慢還不容易活下來,這不~一片地的藥草就活下來這一堆,來年可不種它了。

“您要是嫌棄貴,我最多再給你讓一兩銀子。”

“這個,這個,這個……不,你攤位上所有的藥草我都打包了,全要!”

就是這麼豪橫,就是這麼有錢,就是這麼霸氣!

鳳無心玉手一揮,買下了藥販子攤位上全部的藥草。

藥販子看了看手裡的錢,又看了看扛著揹包遠去的夫妻二人,十分感激的朝著倆人鞠躬行禮。

他已經很久冇有見過像這種冤大頭了。

“賺了賺了賺大發了!”

鳳無心小小激動著。

天啟城可真拓麻是個風水寶地啊,價值連城的藥草遍地都是,隻要十幾兩銀子就能買下來一株。

要知道,包裹裡麵打包的任意一種藥草拿出去買,冇有個幾萬兩根本買不下來,若是製作成丹藥的話……更是價值幾十萬兩一顆!

“兩位!”

此時,一道聲音叫住了北辰夜和鳳無心,男人左看右看做賊心虛一般走上前。

“我這兒還有更多好藥材,還便宜,你們要看看不。”

“什麼藥草?”

鳳無心來了興趣,跟在男人的身後七拐八拐來到一件破舊的房屋。

當看到房間裡堆放著的稀世珍奇藥草之時,雙眼瞬間放出光芒。

男人則解釋著這些藥草是他自己種植的,但是天啟城有明確的規定,冇有販賣許可不準許買藥草。

“哦~原來你是個三無商家,這些藥草保真麼?”

保真不保真鳳無心還能看出來麼,真的比黃金還要真!

“我張三笑以性命擔保,藥草絕對一頂一的好,若不是我家要錢娶媳婦兒,我也不會將這些藥草低價售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