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說帝恒要見我們麼?”

巨大的木門前,鳳無心端著肩膀轉過頭看向藍鷹。

他們現在還在天啟城山腳下,以帝恒的性子,定不會再山腳下迎接他們。

“城主是說要見少主和姑爺,但……”

話說了半段故意停下,藍鷹指著前往天啟城的三道木門。

“若是想去往天啟城,還請少主姑爺破除三道機關。”

“另外一層意思,我們破不開三道機關就見不到帝恒唄,相公,咱們回家睡覺覺去。”

有病。

又不是他們主動求見,是帝恒要見他們,結果還弄得玄乎其玄。

怎麼?天啟城改名,改成了男生女生向前衝麼?

藍鷹見鳳無心和北辰夜說走就走,連忙上前攔住了二人。

“少主莫要著急,不僅僅您兩位,所有外人踏入天啟城皆是如此,並非是城主有意刁難。”

藍鷹說著天啟城奇怪的知識,三道木門鏈接著三個長長的迴廊,是考驗人性的必備關卡,亦是防止外人的必要保險的程式。

這個外人是指誰,自然在明顯不過了。

鳳無心轉頭看著北辰夜,撇了撇嘴。

“看來是防你們的。”

罷了,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也不差最後三道木門。

每一個木門之後都有一個二十米最右的長廊。

不用想,長廊之中必定佈滿了機關。

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對視一眼,下一秒,北辰夜抱著鳳無心縱身一躍,直接……跳到了木門上,沿著長廊的頂部極速朝著天啟城走去。

“……”

藍鷹都看呆了,愣在原地足足好幾個喘息的功夫,這纔開口叫著二人。

“少主,姑爺……您兩位走錯了。”

不是從木門的上方走過去,是要穿過每一道木門,走過迴廊中的每一個機關!

聽到藍鷹的聲音,被抱在懷中的鳳無心朝著他揮了揮手。

“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彆那麼死心眼麼。”

傻啊!

明明可以走上方安全無憂,誰去闖機關卡,除非腦子秀逗了。

三道木門形同虛設一般被夫妻二人巧妙的越過。

站在天啟城山門前,鳳無心回看著數千級台階之上的三道木門,連連搖頭。

“真想不出來是哪個缺大德的人才能設計出這種缺大德的機關。”

追上來的藍鷹正好聽到了鳳無心的這句話,心裡腹誹著還不是少主您祖宗想出來的招兒。

就連城主從外界回來,也要親自如三木門,結果您二位倒省事兒了。

“看我做啥,我相公在一邊你還敢直勾勾的看著我。”

“少主放心,您雖然美若天仙,但屬下冇這個膽。”

藍鷹表示鳳無心不需要擔心,他一點的不軌之心都冇有。

是,他承認鳳無心長的很美,是他這輩子見過樣貌最美的女人冇有之一。

但這性格實在是不敢讓人恭維,要是可以的話,他絕對會與其保持八百米的距離,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

“相公,他瞪我,他敢瞪我?”

“夫人不氣,為夫滅了他。”

一個作精附體,一個陪著演戲。

看著麵前一答一合的夫妻二人,藍鷹算是明白了民間的一句老話。

魚配魚蝦配蝦,烏龜配王八,這倆人真實天造地設的絕配。

“兩位,請吧。”

既然已經過了三道木門,也彆管是怎麼過的,藍鷹走在前帶路,指引著夫妻二人前往天啟城大殿。

雖是夜晚,但天啟城燈火透亮。

整個天啟城就像是一座巨型城鎮,到處都羅列著各種各樣的物件,衣食住行等等各方麵應有儘有。

“相公,你看~竟然還有賣包子的。”

“好神奇……還有賣大米的,我的天,還有賣豬肘子,我還以為天啟城的人隻要一張嘴喝西北風就飽了呢。”

來之前,外界傳言可是把天啟城傳的神乎其神,說是天啟城的每一個人都能在天上飛,不是不喝雲雲。

藍鷹無奈,耳邊不斷的響起鳳無心的聲音,好歹也是北辰國夜王妃,怎麼像一個冇見過世麵的傻姑娘似的。

他們天啟城也是人,活生生的人。

在走了不知多久,走的鳳無心都快吃吐了的時候,藍鷹終於停了下來。

“少主姑爺稍等,屬下這就去通報。”

一座宏偉的殿堂,比起皇宮的大殿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多時,藍鷹折返回來,請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進入大殿。

“少主,姑爺……城主和各大長老都在大殿中,還請少主您說話注意一些。”

藍鷹覺得自己這話說的夠直白了,鳳無心一定聽得懂。

可對於某女人來說,聽得懂不一定代表要去做。

天啟大殿,威嚴無比。

地麵上都是用玉石打磨的,金碧輝煌奢華至極。

天啟大殿的陳設就像是羅馬議政院一樣,除了一個進出口的大門,幾乎呈現出了半圓形層層遞接向上的結構。

身為天啟城城主的帝恒自然坐在最高的位置上,身著標誌性的白色製服長衫,目光半眯著看著殿中央的北辰夜和鳳無心。

其他天啟城的長老們則是按照年齡身份等級等等依次向下坐著。

天啟大殿中央,藍鷹單膝跪地。

“城主,各位長老,少主和姑爺已經帶到。”

“退下吧。”

“是。”

藍鷹退下,走之前看了鳳無心一眼,眼神警告著她莫要開口亂說話,能不能就彆說,當自己是個啞巴。

在短時間的沉默之後,天啟城三長老先行開口。

“少主,你可知罪。”

一聲足夠威嚴的話語迴盪在整個大殿中央,若是旁人,怕是早就嚇得跪在原地顫抖不知。

抱歉,旁人是旁人,鳳無心是鳳無心,兩者有這明顯的差彆。

“相公你看,寶石不錯哎,少說能賣這個數。”

鳳無心盯上了天啟大殿石柱子上鑲嵌的彩色寶石。

估算了一下價格後,某女人伸出了五根手指頭。

“全部挖走拿出去賣的話,咱們夜王府就發了。”

原以為自己在夜王府囤的那些錢已經很多了,可和天啟城一比……真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不僅是石柱上的寶石值錢,這些老登身上裝飾著的寶石也是雙倍的價值連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