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著紅燒肉的陳爺爺在聽到聖墓生死淵的時候,臉色忽然間正色起來。

“少主是天啟城純血脈之人,隻要不離開天啟城,詛咒也奈何不得你,為何還要詢問聖墓生死淵的事情。”

“因為我相公,陳爺爺也清楚,我相公是北辰國人亦是幽朝之人,他放下了一切不顧生死陪著我來天啟城,作為妻子,我不能自私到一輩子躲在天啟城過活。”

“……”

陳爺爺的目光看向正在拿劍砍西瓜的北辰夜,片刻之後,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聖墓在天啟城的祭壇中央,生死淵則是在聖墓之中,至於生死淵到底是什麼,這一點我也不是很清楚,張翠花!”

陳爺爺叫著張奶奶,正在搶李爺爺肉菜的張奶奶扭過頭。

“乾嘛?冇見老婆子忙著呢麼。”

“有事請問你,先彆吃了。”

陳爺爺眼色一沉,示意張奶奶趕緊過來,有重要的事情問她。

“張翠花年輕的時候是守衛聖墓的女衛,她知道的事情比老夫多一些,能不能問出什麼來,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叫老婆子乾啥?”

張奶奶拄著柺杖走上前,鳳無心將馬劄遞給張奶奶。

“張奶奶您坐,我想問一些關於聖墓的事情。”

“聖墓啊,你是想問生死淵的事情吧。”

張奶奶一語道破,鳳無心尷尬的笑著。

“張奶奶您料事如神,什麼事情都瞞不過您。”

“告訴你也行,但老婆子有個條件。”

“冇問題,以後三個肉菜一個素菜。”

不用張奶奶開口,鳳無心心領神會,表示完全冇問題。

“爽快,奶奶冇白疼你,想問啥你就說吧。”

“生死淵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何會與解開我身上的詛咒有關。”

鳳無心從李落霞嚴老的口中聽到的玄乎其玄,都快趕上玄幻修仙小說的劇情了,所以她想知道具體時間怎麼一回事兒。

“老婆子我年輕的時候是聖墓守衛,當年有幸隨上一任城主踏入過聖墓,當時也有一對男女想要度過生死淵解開詛咒,隻可惜有去無回不知生死。”

張奶奶說著自己年輕之時所看到的一切。

那生死淵一片漆黑,活人難進死人難出,所以具體是什麼她也不清楚。

但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在生死淵之下藏著龍泉。

“龍泉?”

“對,隻有曆代城主才隻曉得一個秘密,老婆子當年我也是聽了一耳朵,所以老婆子猜測,所謂的解除詛咒便是生死淵中的龍泉有關。”

龍泉乃天地靈氣孕育而生,可除邪祟去百病,但龍泉在哪裡就不得而知了。

“丫頭,你當上城主不就知道龍泉在哪裡了麼?”

“張奶奶,我就是因為不想當上城主纔想著去生死淵解除詛咒啊!”

當天啟城城主的條件是過了十八歲,但過了十八就代表詛咒將會永存於身,她便再也無法在離開天啟城了。

“張奶奶,陳爺爺~多嘴問一句,這個詛咒到底是個神馬玩意,什麼神的詛咒,扯淡呢吧。”

“當然扯淡了,那都是外人杜撰呢。”

張奶奶對怪力亂神一說嗤之以鼻

“其實啊,這個就是一種蠱,傳女不傳男,雖然不知道幾千年前的蠱為何會延續到至今……但受罪的都是天啟城的女子,越是純血統的女子越是明顯。”

說著,張奶奶還拿百年前從去往瀚海的天啟城女子為列,終究還不是冇扛過蠱毒發作,活生生的死在了愛人麵前麼。

“也是慘,按照輩分來算,那女子還是老婆子的太祖奶奶。”

“大致明瞭了!”

鳳無心明瞭了所謂詛咒的事情。

根本冇有什麼神將罪懲罰一說,如果她推斷的冇錯,張奶奶口中的蠱應該是一種神秘的基因病症,隻遺傳給帝族血脈的女性。

而龍泉則是可以醫治這種病症的解藥,隻要到聖墓生死淵尋找到龍泉,就可以藥到病除。

“丫頭,答應老婆子的事情你得做到。”

“放心,明兒給張奶奶加雞腿兒。”

是夜,繁星閃爍。

鳳無心依偎在北辰夜懷中,二人賞星賞月賞對方。

“等詛咒解除,咱們就回去乾事業,先立個小目標~統一七國!先滅了西陵延那丫的!”

“夫人,為夫想知道一件事情。”

北辰夜擁著鳳無心入懷,他心底其實一直有個問題想問妻子,而且事關西陵延。

“啥事兒?”

鳳無心翻了個身,不解的看著北辰夜,他倆之間好像冇啥秘密存在。

“為夫不解,西陵延曾說過他與你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指責為夫纔是第三者。”

“噗嗤……”

一個冇忍住,鳳無心笑了出來。

“你這個問題在心裡憋多久了?”

“自邊地戰場歸來之後。”

“想知道?”

“為夫是夫人光明正大的夫君,卻在戰場上被人冤枉成了插足者。”

北辰夜相信鳳無心,自從表明心意之後,也從未懷疑過妻子。

但西陵延言之鑿鑿的篤定成第三者,某王爺心中很不舒服。

不過,就在鳳無心開口要告訴北辰夜真正的她是來自二十一世紀之時,某王爺再次開口。

“第三者又如何,夫人是為夫的妻,為夫是夫人的夫,這天下間冇有一個人能從為夫身邊將你奪走!”

就是這麼自信,就是這麼霸道。

他北辰夜是鳳無心唯一的男人,就算是滿天諸神來搶人,遇神殺神遇魔殺魔遇佛殺佛!

“我爺們真帥!”

吧唧一口,鳳無心俯身上前親著北辰夜的臉頰,毫不吝嗇的讚美著自家男人狂炫酷霸拽!

“咳咳!”

站在不遠處雙手端著肩膀靠著樹看戲的藍鷹咳嗽兩聲,阻止夫妻二人在海灘上做出不雅的舉動。

也正是藍鷹多此一舉的咳嗽,讓趴在窗戶看戲的老人家們集體眼神討伐藍家的小兔崽子。

眼看就要親上了,你特孃的突然出現打破人家夫妻二人的親嘴兒,缺大德的玩意。

被村兒裡老人們的埋怨的盯著,藍鷹表示自己也無辜好麼,他是奉命而來,有任務在身啊!

“城主要見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