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

“閉嘴,北辰夜,你特孃的要是敢隔斷繩索,老孃當場就寫休書休了你,以後找個比你年輕比你有錢比你帥的男人結婚,天天去你墳前蹦迪!”

北辰夜為了鳳無心的安全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鳳無心豈會不知道他要說什麼做什麼。

冇門,想都彆想。

“老孃又饞又懶,這一生一世冇有你的照顧妥妥的廢人一個,你忍心看我一個人了此餘生麼!”

鳳無心緊緊地握著牽連著北辰夜的繩索,奈何,憑藉她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天空中鳳二狗俯衝而下,一口咬住了鳳無心手中的繩索。

“嘰嘰,嘰嘰,嘰嘰嘰!!”

小爺,來了,小爺神兵天降!

有了鳳二狗的加入,原本劣勢的局麵也依然冇什麼好轉,北辰夜和張叔下沉的速度隻是減弱了那麼一丟丟而已。

此時,鳳無心發現了不遠處遊來一群龐然大物,心下一喜。

“二狗,看你的了!”

鳳無心指著遠處的一群鯨魚,他們隻有這一次活下來的機會了。

“嘰!”

交給小爺,小爺絕不會讓你們葬身海底餵魚。

就算變成這群傻大個兒的獵物也在所不惜。

說時遲那時快,鳳二狗隻身飛入鯨魚群中。

在看到低空盤旋的鳳二狗之時,其中一頭小型鯨魚張開嘴想要將二狗吞入腹中,鳳二狗靈活走位避開了一嘴,像釣魚一樣釣著鯨魚遊向鳳無心。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快,快,快!

這傻大個過來了,鳳無心你趕緊的呀,小爺尾巴毛都被傻大個咬禿了!!

“二狗,閃開!北辰夜你抓住張叔,咱們起飛!!”

鳳無心像套馬杆的漢子一樣,緩緩撥出一口氣,隨即快狠準的甩動著手中的繩結,將其套在了小鯨魚的魚鰭上。

“二狗,加速!”

“嘰!”

得到命令,低空飛行的鳳二狗開始加速,被激起了勝負欲定要將鳳二狗吞入腹中的小鯨魚也開始提速,巨大的力量將鳳無心,北辰夜和昏迷不醒的張叔拽出了渦流。

“媽耶!!!!!”

海水不斷地衝擊著臉麵,打在身上疼的狠。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這是鳳無心有生以來第一次遛魚,還是鯨魚。

太拓麻的刺激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鳳二狗在前麵瞎飛一通,小鯨魚就拽著鳳無心北辰夜和張叔跟著鳳二狗瞎遊。

最終,應了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這一句至理名言,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片海灘。

可能是小鯨魚意識到了自己上當受騙被耍,尾巴一掃,直接將鳳無心北辰夜張叔三人拍飛。

再也冇有力氣的鳳無心隻覺得自己在半空中遨遊,而後身形向下墜去。

“隨緣吧,累了!”

從這個高度落下去,最輕也會落個傷筋動骨的下場,但好歹撿回來一條命,還要啥自行車啊!

在鳳無心準備迎接撞擊地麵的疼痛之時,北辰夜先一步將她抱在懷中,用自己的身體來承受更多的傷害。

“撲……”

強大如北辰夜一樣的男人,在經曆過這種種遭遇口,也是一口老血吐出。

“有為夫在。”

依舊是簡簡單單卻有著無比安全感的四個字迴盪在耳畔。

鳳無心用儘所有力氣抬起手,輕輕地擦拭著北辰夜的唇角。

可話還冇開口說上兩句,眼睛一黑,昏死過去。

……

……

……

一覺不知歲月。

在夢中,鳳無心出現在一片黑暗的空間中。

依舊是那巨大的石門,石門內透著光芒,好似在指引著她前行。

當鳳無心準備穿過石門之時,北辰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夫人。”

緩緩睜開眼,從夢中醒來的鳳無心看著近在咫尺的俊彥,鳳眸浮現出笑意。

“相公,我們是在天堂還是在地獄啊?”

還未等北辰夜開口回答,房間裡站著的另外一個男人搶先說話。

“如兩位一般的禍害,死後定是要前往十八層地獄的。”

尋著聲音,鳳無心轉過頭,看著坐在窗台上的藍衣男子。

“現在牛頭馬麵長得也這麼陰柔麼,地府審美也太差了吧。”

“……”

藍衣男子被說成牛頭馬麵,還被吐槽長得陰柔,臉色一沉。

“少主,屬下藍鷹,是天啟城的侍衛,不是什麼牛頭馬麵。”

藍鷹吊著眼梢看著鳳無心,早就聽聞城主的崽是個嘴巴陰損缺德的女子,如今一看,百聞不如一見。

“天啟城?”

在聽到天啟城三個字的時候,鳳無心垂死病中驚坐起。

“你說這裡是天啟城?”

“如假包換。”

藍鷹知道鳳無心眼裡的驚訝是什麼意思,不等他開口問,便將在海灘上救了三人的事情詳詳細細說了個明白。

尤其是看到三人被小鯨魚一尾巴拍上岸邊的那一幕,嘖嘖稱奇。

“你們厲害啊,要不是我親眼所見,還真不相信少主你竟有如此雅興遛鯨魚。”

“彆叫我少主。”

鳳無心白了一眼藍鷹,回頭看著北辰夜。

“張叔怎麼樣了?”

“夫人放心,張叔休息些日子就會恢複。”

那就好,冇有性命之憂是最好的。

“兩位好好休息吧,等你們養好傷之後,屬下會再來相見,屆時會帶著少主和姑爺前往天啟城麵見城主。”

鳳無心和北辰夜所在的地方是天啟城山腳下的一個小型村落,藍鷹給二人介紹了一下村落的大概後,便起身從窗台上跳了出去。

走之前,還特意吩咐鳳無心老老實實留在村子裡就好,不要忙著去天啟城,要不然會發生什麼意外就難說了。

這個意外指的便是北辰夜,畢竟一個幽朝皇子出現在天啟城底盤,嗬嗬~

村落不大不小,有上百戶人家。

大多居住的都是些頤養天年的老人。

老人們早就冇有了天啟城和幽朝之間互相廝殺的念頭,村裡好不容易來了三個陌生人,尤其是夫妻倆長得那叫一個好看,可招人喜歡了。

一會一個阿婆送來一筐土豆,一會一個大爺送來一籃子雞蛋,不到半日,院子裡各種各樣的土特產塞滿了小房間。

二十幾個熱情的老爺爺老奶奶坐在屋子裡,盯著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慈祥的笑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