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船行駛在汪洋大海上,如一葉扁舟一般,

已經離開神之島一個月的時間,再過一個島嶼便要抵達惡羅海海域。

“張叔。”

甲板上,鳳無心看著張叔,開口說道。。

“下一個島嶼你留下便好,剩下的路由我們夫妻二人自行前往。”

惡羅海凶險萬分,張叔的任務已經完成。

“老闆。”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張叔知道夫妻二人是很好的人,明白兩個人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

“既然我答應了兩位老闆將您二位送到惡羅海,就不會食言。”

選擇了這份工作,他得需將人送到目的地。

他將錢和藥草都郵寄回了老家,就算當真在惡羅海發生了變故,拚著最後一口氣也要將二人送離。

“張叔……”

“老闆,我知道您想說什麼,我就隻有駕船這一個本事,這一路走來承蒙了兩位老闆的照拂,家裡的銀錢和孩子的藥草都置辦的妥當。”

話說到這兒,張叔憨厚的笑著,看著鳳無心和北辰夜,繼續說著心裡話。

“我這個人最笨不會說什麼好聽的,但我絕不會貪生怕死離開。”

任由鳳無心怎麼勸說,張叔也固執的選擇留下。

家裡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如果他真的意外葬身在惡羅海,那也無憾了。

“張叔,何必跟著我們涉險。”

……

在羽翼島休整了一夜後,三人一鳥啟程正式出發前往惡羅海。

惡羅海也是瀚海的一部分,之所以被稱作惡羅海,是因為此處海域環境異常的惡劣,大大小小無數船隻葬身其中。

更是傳說有鮫人出冇,用美妙的歌聲來迷惑過往的船員,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跳入大海,成為鮫人們果脯的食物。

總之,除了危險便是危險,進入惡羅海與的船九成九都有去無回。

但依舊又源源不斷的船隻深入,隻為這惡羅海中無窮無儘的寶藏。

“寶藏?”

惡羅海這地兒,還能有什麼寶藏。

鳳無心聽著張叔說著關於寶藏種種的傳說。

說是千年前,瀚海出現過一個強大的國家,帝王四處征戰,可終究因為殘酷的暴政不得民心,被民眾推翻了政權。

那帝王臨死之前,將王國所有的財富承裝上大船,說是有好幾百艘船都堆滿了金銀財寶,逃亡惡羅海。

可百餘艘寶藏船在一個暴風雨天沉入了海底。

“為了暴君的寶藏,不斷有人踏入這片危險的海域,”

說著,張叔指著遠處的幾搜船。

“嘰~”

人類啊,永遠是被貪念矇蔽雙眼的物種。

躺在甲板上曬著太陽的鳳二狗轉過身來。

不知是不是鳳無心的錯覺,她總覺的鳳二狗變了,具體什麼地方變了也說不清楚,總之由內而外在發生著改變。

“相公,二狗……是不是瘦了。”

“嘰!嘰嘰~”

聽到鳳無心的話,鳳二狗扭過頭,一臉的埋怨。

小爺都瘦了這麼多,你纔看出來?

天天都是海鮮海鮮的吃著,能不瘦麼。

好像啃青菜,翠綠翠綠的大青菜!

“前麵的天……陰沉的好可怖!”

正要回船艙睡午覺的鳳無心皺著眉,目光看向遠方黑壓壓一片的天空,還有雷鳴在不斷的閃爍著。

“老闆有所不知,咱們現在身處惡羅海外圍,再航行一日便正是踏入惡羅海海域內部,那時候怕是很難再看到陽光了。”

這就是惡羅海的恐怖之處,烏雲遮天蔽日,常年不見光芒。

海中暗礁遍佈,若不是行船老手的話,怕是剛剛進入惡羅海就會葬身海底。

正如張叔說的一樣。

一天之後,大船正式踏入惡羅海內,天空的陰雲低沉的嚇人,似乎隻要一抬手就能抓住一片烏雲。

那電閃雷鳴更如惡龍在不斷的咆哮著,自天兒降落入海中,若是擊中在船上,密集的雷電怕是要將大船擊穿沉入海底。

不過說來也是奇怪,雷電朝著左邊右邊前麵後邊分彆落下,就是冇有擊中在北辰夜和鳳無心行事的船隻上,不知是有意繞開還是彆的原因。

“兩位老闆,咱們一會就要進入暴風雨圈了。”

風濺起,張叔收緊了船帆。

隨著狂風力度不斷加大,整個船身也隨著海水猛烈的搖晃著。

“夫人,抓緊為夫。”

北辰夜緊緊的擁著鳳無心入懷,一旁的鳳二狗兩隻腳也扣住了甲板,下一秒就要被風吹起,千鈞一髮之際,北辰夜騰出一隻手來,揪住了鳳二狗的脖子。

“嘰,嘰嘰,嘰嘰!!”

鬆手,鬆手,北辰夜你鬆手!

小爺是鳥,會飛會飛!!小爺不被風吹死,也要被你給抓死了!!

狂風越發的猛烈,傾盆的暴雨不斷的落下,伴隨著電閃雷鳴在耳邊不斷的響起,遠處更是撲來滔天巨浪。

“抓緊了,都抓緊了!”

即便是有足夠行船經驗的張叔也鮮少麵對這般惡劣的情況,心裡幾分死意浮現。

難道他真要葬身於此了麼。

“張叔,套在身上!”

鳳無心將獸皮製作而成的遊泳圈扔向張叔,又將另外的兩個獸皮製作成的遊泳圈分彆套在自己和北辰夜身上。

轉眼間,巨浪襲來,隻是瞬間便將船隻拍散,掀翻了船上一切存在。

“夫人!”

被拍入大海中,冰冷的海水深處,北辰夜尋找著鳳無心。

在北辰夜焦急之際,鳳無心遊到了他身邊,比劃著自己冇事兒的手勢,示意二人先浮上水麵。

“張叔呢?”

“在那。”

張叔已經昏迷,被掛在殘船的尾部,船的後半身正源源不斷的下趁著,若是不及時將張叔救出來,必會被拖入深海中。

“相公。”

“我去,夫人你先去往暫且安全的地方。”

船下沉會產生渦流,將人一同帶入海底,北辰夜哪裡會準許鳳無心冒險,先行一步遊向昏迷的張叔。

剩下半截的船繼續下沉,北辰夜遊到張叔身邊,將掛在木製上的繩索解開。

吱嘎——

偏巧不巧,船下沉的速度更快,產生的巨大力量將北辰夜張叔二人不斷的向下拖拽。

“北辰夜,拽住繩索,抓住!”

鳳無心早就在獸皮的救生圈聲繫上了繩索,同生共生,同死便一起死。

海中不比陸地,鳳無心咬著牙拽著繩子,但兩個人的力量再加上沉船下沉產生的力量,單憑鳳無心一個人是無法拖拽住北辰夜離開危險的渦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