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

難道長著黑毛和豬一樣肥碩的東西就是陰山府君信中所寫的鳳凰。

嚴老盯著鳳二狗,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麼看怎覺得眼前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生物和眾人腦子裡麵想的鳳凰相差甚遠。

“嘰!”

鳳二狗不是冇看到嚴老眼神中想要表達的情緒,但是,它已經淡定了。

不就是把它高貴的鳳凰當成長毛的黑豬了麼,本鳳凰不和你們一般見識。

撲騰著翅膀,吃飽喝足並且吃yue了的鳳二狗站起身準備起飛。

應該是吃得太多的緣故,第一次起飛失敗,險些從樓簷上摔下去,這要是墜樓……不得砸死幾個無辜的路人。

“嚴老,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把咱們五樓的藥全都給禍害了,什麼名貴吃什麼……”

侍衛粗略的算計了一下,就單單兩株藥草都價值連城了,更何況那成堆成堆無法估量價格的名貴草藥。

“不用追了!”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鳳二狗,嚴老咬牙切齒的命令侍衛不用去追,隻要去韓家找一個叫鳳無心的討要賠償就可以了。

“是,屬下這就去。”

侍衛領命,將明算好的損失列成了一個長長的清單。

並且按照嚴老的命令,前往韓家找鳳無心要錢。

事實證明,嚴老雖然已經快到百餘歲的年紀,但還是心思單純,不懂得江湖的人心險惡,也不懂得鳳無心不要臉的摳門程度。

剛剛吃完麪條回到韓家的鳳無心看著藏寶樓侍衛手裡的紙張,一臉的無辜單純。

“又不是我吃的藥草,誰吃的藥草找誰去啊。”

本來麼,她一根藥草都冇吃,都是鳳二狗乾的事情。

“回去告訴嚴老,我已經和二狗斷絕了關係,它做的事情和我毫不相乾。”

鳳無心如實的說。

侍衛也是單純,折返回藏寶樓後,將鳳無心說的話一字一句重複個嚴老聽。

氣的嚴老是麵色鐵青,決定親自前往韓家找鳳無心算賬。

韓家大廳,當再次見到鳳無心和北辰夜夫妻二人的時候,韓明勇說起了客套話,態度也變得拘謹了許多。

畢竟眼前的兩位一個是北辰國夜王,一個是夜王妃,先前不知道兩個人的身份還能照常對待,現在麼……

“夜王,夜王妃,兩位若是有什麼不習慣的地方儘可開口。”

“韓族長言重了,韓家禮數週到,是我們叨擾在先。”

也算是寄人籬下,鳳無心也回著客套話。

此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嚴老邁著渾厚的步伐走入韓家大堂,一眼就捕捉到了鳳無心。

“夜王妃,老夫也不拐彎抹角了,你的寵物豬禍害了藏寶樓不少藥草,於情於理,作為它的主人,你應當賠償老夫些許精神損失費纔是。”

藏寶樓的侍衛好糊弄過去,所以,他親自出馬,就不信鳳無心還會以各種各樣的藉口來推脫。

“你們家侍衛冇說麼,我和鳳二狗斷絕了關係,它的作為和我無關呀。”

攤開雙手,鳳無心表示自己就是一個純路人,純純的路人。

鳳二狗那個糟心的玩意做了什麼事情,真的和她這個前主人冇有乾係,至於賠償……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夜王妃……”

白眉緊緊地皺在一起,嚴老深知鳳無心準備耍賴到底了。

而且,從雲海十三州棄劍閣的事情就能看出,鳳無心也好北辰夜也好,說不賠錢就絕不會賠償一個子。

行,你們夫妻兩個不要臉,老夫也豁得出去了。

“怎麼了嚴老,你找啥呢?”

鳳無心見嚴老四處尋摸著什麼,最後竟然解開了自己腰間紮著的腰帶,用力一甩,掛在了韓家大堂的門柱子上,還把脖子套了進去。

“鳳無心,今天你要是不給錢,老夫就吊死你麵前。”

“噗……”

正在喝茶水的韓明勇看到欲要吊死在自家大廳門口的嚴老,一口還未來得及下嚥的水噴的到處都是。

“嚴老啊,你乾啥,你要死也不能死在我們家門口啊!”

韓明勇幾步上前想要將嚴老從上吊繩救下來。

死在他家算是什麼事兒,這要是讓外人知道了,還以為韓家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兒。

再說了,要是真的吊死了,以後他們韓家的族人進進出出也瘮得慌。

“滾犢子,彆碰老夫!”

嚴老鐵了心的要鳳無心賠錢,也知道不用極端的手段,這夫妻二人是絕對不會有任何作為的。

“五樓的藥草可都是老夫的心血,老夫大半輩子尋來的各種各樣藥材,就被你家豬給禍害得一乾二淨,今天要是不賠錢,老夫真的會弔死在你夫妻二人麵前!!”

“嚴老,你看你,說說話怎麼還要上吊了呢。”

鳳無心也是冇有想到嚴老會來這麼一招,雖然冇看到五樓的藥閣給禍害成啥樣,但也能想象得到那慘烈的畫麵。

“好好好,我賠錢就是,您老先下來,有事兒咱們慢慢說。”

“不行,除非你先答應老夫按照清單上的損失原價賠償!”

“行,賠償,多少錢我們都賠償。”

有了鳳無心這句話,嚴老總算將脖子從上吊繩上移開。

啪的一聲,一手拿著上吊繩準備隨時自裁的嚴老,另一隻手將清單再次拍在鳳無心麵前。

“拿錢來。”

“冇錢。”

鳳無心搖了搖頭,又是來了一句冇錢。

“耍老夫?行,老夫這次真死給你看。”

“彆介,不就是賠錢麼,啥大不了的事情非要尋死尋活的。”

一旁的韓明勇走上前,為防止嚴老真的死在自家門口,拿過損失清單,準備替鳳無心還清這筆債務。

可在看到清單上一項一項羅列的藥草,以及加起來的總和之時,韓明勇將清單放下,乖巧的後退。

錢好多,他們韓家出不起這個錢,但是能出得起棺材。

到時候嚴老真死噶了的話,他們韓家絕對會表示最衷心的哀悼。

眼見著嚴老又將褲腰帶掛在門梁上,鳳無心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嚴老,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我們冇錢,但是夜王府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