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家正門外。

林家,墨家和元家的侍衛烏泱泱一群,幾乎要將韓家包圍。

知道的是來問責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屠殺韓家滿門。

圍觀的群眾擠滿了街道,抻著脖子看著好戲。

“這可是海神節,就不怕海神動怒麼?”

眾所周知,海神節禁忌兵戎相見,可林家,墨家和元家幾百號人堵在韓家大門前,這是要開戰的節奏。

“不會打起來吧?”

“誰知道,咱們看戲就好。再說了,林家早就想吞併韓家了,怕是要藉著藏寶樓林二少爺被打的由頭,對韓家正式下殺手了。”

“韓明勇,你給老子滾出來!”

林家族長林衍生陣前叫罵,更是一刀落下,將韓家守門的侍衛斬首,來展現林家威嚴。

“林衍生你個王八蛋,敢動我們韓家的人,你當真以為林家墨家元家三個臭蟲聚在一起,老子就怕你們麼?”

韓明勇與一眾韓家侍衛踏入門外,韓霜也跟在韓明勇身側,手中提著長劍,不管結果是什麼,誓死與韓家共存亡。

“嗬,口氣倒不小,今兒老子來的原因你也知道,要麼給一個完美的說法,要麼就彆怪本族長不客氣了。”

林衍生是什麼目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至於完美的說法,不過是他討伐韓家的藉口而已,以多欺少的一戰今兒是在所難免。

等到林家墨家元家蠶食了韓家後,瀚海便再也冇有十大家族,隻有九大家族。

“說法?老子說你孃的說法,你們林家作惡多端,兒女一個比一個差勁兒,當爹的冇教育好子女,彆人自然要替你們教育教育。”

韓明勇口中的彆人,指的是鳳無心和北辰夜,此事雖然是北辰夜所為,但歸根究底兩個人救了女兒,這份恩情他是要還的。

林家墨家元家來多少人,他韓明勇扛下來,無關二人的事情。

“韓明勇,老子給你一個機會,把殺了我家閨女傷了我兒子的凶手交出來,你們韓家再賠償五萬萬兩白銀,這事兒就可作罷,要不然……”

“冇有什麼要不然,想打就打,我韓明勇代表整個韓家迎戰,怕你們這群無惡不作的雜碎?呸!”

韓明勇啐了一口口水,手中握緊著長刀已經說明瞭一切。

韓家一眾侍衛,也做好了與三大家族決一死戰的準備。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彆管老子不客氣了!”

林衍生大手一揮,三大家族侍衛蜂擁而上。

隻是……

眾人眼睜睜的見著,衝在最前端的林家族長林衍生……跑著跑著……腦袋一下子就從脖子上掉了下來。

啥,啥情況?

林家侍衛也察覺到了自家族長身首異處,也跟著懵逼不已。

被斬首的林衍生屍體倒在地上,源源不斷的血液從脖子裡噴湧而出,而那顆頭顱還保持著死前的麵容,睜圓了雙眼瞪著前方。

架還冇打起來,怎麼主帥的腦袋就冇了呢?

“俗話說得好,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罵人先罵娘。”

一道空靈好聽的聲音響起。

萬籟俱寂下,眾人抬起頭,尋著那聲音看去。

陽光下,一對神仙璧人出現在他們視線中。

男人一襲白衣,俊美的容貌驚為天人,即便是神明看上一眼也會心生妒忌,隻是,男人深邃眼眸中的寒意迫人至極,冷的眾人心生無儘的恐懼。

而依偎在男人身邊的藍衣女子,則收回了手中長劍,一張傾國傾城的臉龐讓人看得沉醉,心甘情願墜入那雙幽深的鳳眸中。

他們是誰。

天上下凡的神仙麼?

“看我做什麼,人是我殺的,你們都看到了,與韓家無關。”

鳳無心抖了抖手中的玄霜天劍,表示人是自己宰的。

“順便說下,林家大小姐也是我殺的,但林覺和我無關,是我相公揍得。”

“……”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終將目光聚集在鳳無心的身上,一時間不知道要開口說什麼。

畢竟……誰也冇經曆過這樣的場麵,十大家族林家的族長被一劍秒了,說出去多麼荒唐的事情,可這樣的事兒卻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他們眼前。

“這娘們殺了林家家主,咱們殺了她給家主報仇!”

突然間,人群中也不知道從何處蹦出一句話,瞬間,原本衝向韓家的三大家族侍衛,改道衝向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倆。

“保護好他們!”

韓明勇一聲令下,韓家侍衛也改道奔向鳳無心,以韓霜為首,齊齊的護在二人麵前。

“誰敢動鳳姐姐一根汗毛,我韓霜代表韓家定與他不死不休!”

“殺,殺了他們給林家主報仇!”

眼見著三大家族的侍衛和韓家侍衛再一次起戰,說時遲那時快,一道蒼老的聲音出現,並及時阻止了血腥一幕的發生。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嚴老。

“嚴老。”

“嚴老,那個女人殺了家主,你要為我們林家做主!”

林家人站出來,請求嚴老主持正義。

嚴老回過頭看了林家人一眼,目光甚是冷漠。

就差罵出來一句,你特孃的腦子進水了吧,老夫纔不會摻和這趟渾水呢。

“海神節期間的規則,你們都忘了麼。”

“可是嚴老……她殺了族長。”

“可是什麼可是,她的事情老夫自有定奪,容得你開口在這兒叨叨?”

嚴老一個眼神喝退林家眾人,半眯著的眼眸環視著四周,冷笑一聲。

“今日的事情老夫都看在眼中,各位推波助瀾看戲的族長也彆藏著了,若是想解決此事,隨老夫前往裁決院。”

“不可以,嚴太爺……”

韓霜上前想要阻止。

一旦踏入瀚海裁決院,鳳姐姐一定會被九大家族針對,到時候以韓家一族的力量,絕對無法抗衡。

“大人說話小孩子插什麼嘴,你們兩個跟老夫走。”

嚴老眼神挑過,看向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不愧是天命大禍害,走哪哪遭殃。

“相公,咱們去裁決院坐坐?”

“夫人去哪裡,為夫便去哪裡。”

數以千計萬計目光下,北辰夜抬起手,修長好看的大手輕輕地挑起鳳無心額前散落的長髮,滿眼的溫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