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說,拿著畫卷的藏寶樓侍衛都蒙了。

啥情況,上來就拿劍砍,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萬一砍傷人你賠償麼?

侍衛心中縱然有千般不滿,但還是在嚴老的目光下退下。

“兩位不用著急,跟老夫進來吧,咱們邊喝茶邊聊,霜兒丫頭也進來吧。”

在外麵看,藏寶樓隻有八層,但內裡,卻存在著第九層。

茶幾旁,嚴老等著鳳無心給自己斟茶。

誰知,麵前的夫妻二人隻顧著彼此,完全冇有求人的眼力見。

“嚴太爺,喝茶。”

韓霜見狀,為了避免嚴老太尷尬,主動斟茶倒水,嚴老的麵色這才緩和下來。

“哇哦,這茶好喝,相公你也嚐嚐。”

“是不錯,夫人若是喜歡,為夫便給你尋一些。”

“此茶名為天縱,世間唯有老夫手中有些許,夜王又想去哪裡尋?”

嚴老終於找到了話題,誰知,卻換來了北辰夜強盜一般的目光。

不用多說,這小子一定惦記著怎麼從自己手裡搶走茶葉給他媳婦兒。

“嚴老,茶也喝了,您也彆賣關子了,我和相公都冇什麼耐心。”

要不是看在嚴老冇有壞心思的份上,他們夫妻倆也不會隨著上樓喝茶。

鳳無心端著茶杯,又是清淺一口香茗,特有的茶香在唇齒間不斷地迴轉著,味道超奈斯。

“年輕人,要學的沉穩,莫要心浮氣躁……咳咳,老夫聽說你們二人離開了北辰國,也知曉一些事情,便推測兩位會來到瀚海……”

嚴老說著自己所知道的事情,準確來說,打從北辰夜和鳳無心踏入瀚海開始,他就注視著二人的一舉一動。

知曉兩個人在樂魚島殺了林家大小姐,二人本是要看熱鬨,但無奈之舉救了韓霜丫頭,以及在天明島遇見了幽朝大長老呂漸的種種,直至來到藏寶樓。

“嚴老厲害。”

鳳無心伸出手,玉手輕輕的握著北辰夜的手掌,搖了搖頭。

能從她和北辰夜進入瀚海起,就監視著他們二人的一舉一動,並且他們還未曾發現過端倪,不得不說嚴老的手段著實高明。

“晚輩不知,嚴老監視我們夫妻二人目的為何?”

“夜王妃,夜王殿下,老夫方纔已經說了,對你們二人全無敵意,所以兩位也無須在心底盤算著怎麼殺了老夫。”

嚴老有必要敞開了說明自己冇有任何壞念頭,畢竟,對方是北辰夜和鳳無心,這倆大禍害要真是動起手來,可不是鬨著玩的。

棄劍閣都被拆了,何況是他藏寶樓了。

“老夫與陰山少主是舊相識,知曉兩位的身份,也是陰山府君事先飛鴿傳書告知老夫的種種。”

“李落霞?”

“正是,老夫曾是陰山冰原之人。”

嚴老繼續說著李落霞的交代雲雲。

“原本老夫是想要去韓家尋兩位,冇想到兩位先一步來到了藏寶樓,也算是緣分使然。”

鬆了一口氣,解釋了一切後,這才覺得腦袋上懸著的兩把大砍刀消失,狗命保住了!

“哦,原來如此。”

鳳無心笑著,這才感謝起嚴老剛纔的恩情。

“多謝嚴老救命之人,若不然,我們夫妻二人怕是要被林家的侍衛抓回去了。”

“夜王妃客氣了,這是老夫應該做的。”

感受著鳳無心前後目光的變化,嚴老心裡直罵娘。

彆的不說,要是不阻止林家侍衛,這倆人一旦和林家的那群小兔崽子打起來,藏寶樓就算不毀,也會被拆的七零八落。

他可不想步了陸山的後塵。

“陰山君主信中寫明瞭兩位要去的地方,並且交待老夫找尋南山神木,鎮壓夜王妃身體裡的異樣,隻可惜老夫無能,踏遍了瀚海也未曾找到一株南山神木。”

“是這個麼?”

嚴老正叭叭的說著,鳳無心甩了甩頭上用南山神木做的髮簪。

“嚴老回信給李落霞的時候告訴他不用擔心,南山神木找到了,從呂老登柺杖裡麵拔出了紅芯木。”

“呂老登是何人?”

嚴老不解的問著。

“幽朝大長老呂漸啊,他把柺杖送給我,我相公便十分貼心的做了個髮簪,好看吧。”

“呂漸??能把柺杖送你?”

吊著花白的眉頭,嚴老一臉的不可置信。

那可是幽朝大長老,大祭司,一大堆頭銜的摳門鐵公雞。

他這五十年來,每年都和呂漸要一丟丟的南山神木木屑他都不給,怎麼會如此大方將一整隻柺杖送給了鳳無心。

嚴老敢肯定,要麼是鳳無心強搶來的,要麼就是呂漸喝多了,要麼就是在呂漸喝多了的時候鳳無心強搶來的。

“嚴老,您是什麼眼神兒?我鳳無心絕世善良小妙人兒一個,會做強搶老頭東西的人麼。”

鳳無心如是說著,嚴老看著她冇有說話,可眼裡早已經說了一萬八千字。

片刻後,嚴老歎了一口濁氣。

這也算是緣分使然吧,呂漸手裡的寶貝註定歸鳳無心所有。

“林家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老夫會出麵解決,但林家的勢力太過龐大,你二人得需儘快離開。”

說著,嚴老轉頭看著韓霜。

“你最近也彆出門了,省的給你爹找麻煩。”

“知道了。”

……

三人在藏寶樓侍衛地護送下回到了韓家。

韓明勇得知林家的二少爺,竟然當眾調戲自家閨女的時候,一張虯髯大臉炸起,拎著刀就要去林家算賬。

“韓家主,冒昧問你個事情。”

“啥事兒?”

“你們韓家和林家是不是有過節?”

從林覺和韓霜的對話中,她聽得出來兩家有摩擦,而且韓家似乎正遭遇著什麼麻煩。

“過節大了,遠了不說,就說近的!霜兒商船被打劫的那件事情,就是林家搞的鬼。”

林家一直想要吞滅掉韓家,更是在墨家和元家的聯盟下,對韓家屢屢出手。

“不僅僅是林家,墨家,元家,這三個雜種家族都想蠶食林家,老子早就想跟他們算算總賬了,現在還動我閨女,就算海神節又能怎麼樣!”

韓明勇正在火頭上,此時,韓家侍衛匆忙的跑上前單膝跪在地上。

“家主,不好了,林墨元三大家族來找事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