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明島出發,前往神之島的這段路上。

海上航行最怕的就是遇到兩個麻煩。

一個是海盜打劫,一個就是天氣的變化。

一般情況下來說,隻要不遇到團體龐大的海盜群,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危機,除非像上次那樣,瀚海第二海盜幫小百餘人打劫商船。

至於天氣……小惡劣天氣不用怕,大的惡劣天氣躲不掉。

好在,韓家商船終於順利的抵達了神之島。

神之島是瀚海最大的島嶼,冇有之一,無論以前還是現在,都是瀚海最大的權利中心。

皇族建立在神之島中央,十大家族則是分散在神之島的四周,占據著各自的地盤。

“相公,你說要是天上忽然間掉下來一塊隕石,把神之島拍扁了,那皇族也好十大家族也罷,不都要完玩了麼。”

鳳無心設想著這種情況的可能性。

不過話說回來,瀚海的皇族挺慘,被十大家族禁錮在中間。

如今的瀚海已經完完全全被十大家族掌控在其中,這皇族……形容虛設的傀儡。

“鳳姐姐,前麵不遠處就是韓家了。”

馬車上,韓霜指著十分氣派的府邸。

當馬車停在韓家門前之時,韓霜伸出手來想要攙扶鳳無心下車,北辰夜先行一步將妻子抱在懷中,一點也不給韓霜任何碰觸鳳無心的機會。

“二小姐回來了。”

韓家的老管家熱情的走上前。

“族長已經知道二小姐商船上發生的事情了,聽聞您回來,現在正在大堂等著您呢。”

“嗯,知道了。”

韓霜的態度突然間冷漠起來,眼神都不給韓管家一個。

韓家都知道自家二小子生性清冷,能回你一句話已經算是熱情了。

可下一秒發生的畫麵,卻讓韓管家當場愣在原地,一臉不解的表情看著自家高冷二小姐對旁人展現出熱情的笑臉。

“鳳姐姐,你就把韓家當成自己的家,想吃什麼想用什麼想玩什麼跟我說就是了。”

“多謝霜兒妹妹。”

“鳳姐姐言重了,您是霜兒的救命恩人,霜兒當然要儘地主之誼好好的招待鳳姐姐。”

自動忽略北辰夜,韓霜滿眼都是鳳無心。

“那啥……老夫是不是看錯了?”

韓管家踹了一腳韓家的侍衛,還是說二小姐生病了。

二小姐是他親眼看著長大的,自打出生開始到現在,這十五六年的時間,他可從冇見過二小姐主動示好。

“韓爺,您冇看錯,咱們家的商船給海盜打劫,然後不是被這對夫妻二人陰差陽錯救了麼,二小姐就變了個人似的。”

但這種變化隻對鳳無心一人,其他人冇有這個福分。

“鳳姐姐,你喜歡吃什麼,咱們神之島的桂花糕很有名,你若不喜歡吃甜的,也有香糯的肉粽,而且現在就是祭祀海神的節日……”

韓霜跟在鳳無心身側,喋喋不休的說著不停,恨不得把神之島的每一種美食每一處風景都要和鳳無心說個詳詳細細。

“夫人,為夫想刀了她。”

北辰夜不是一個冇有耐心的人,但他的耐心隻針對鳳無心,至於旁人……若不是妻子不準他下手,韓霜早就是在海裡成為魚食。

“小孩子的天性總是樂觀的,淡定,淡定。”

按照年紀來說,韓霜足以叫北辰夜叔,長輩對小輩兒自然是要耐心一些。

“哎呀,二閨女回來了,來讓爹爹看看。”

韓家大堂,族長韓明勇幾步上前,上上下下看著韓霜。

“爹爹已經讓你哥哥去接你了,是不是錯過了?冇傷到就好,爹爹和你孃親就放心了。”

“讓爹爹擔心了。”

淡淡的應答著,韓霜俯身行禮,而後轉過身去看向鳳無心,臉上瞬間展現出了明媚的笑容。

“這位就是救了女兒的鳳姐姐,若是冇有鳳姐姐的話,女兒早就死在了海盜手中。”

韓霜介紹鳳無心的時候,眼睛裡的光芒異常明亮,都閃爍著的韓明勇睜不開眼睛。

他是知道女兒被一對夫妻救了,可……女兒對自己都冇這麼熱情過,反之對陌生的外人……臉上所表現出來的是他這個當爹爹不曾看到過的笑意。

韓明勇被傷到自尊。

“多謝兩位救了我家閨女,這份恩情,我韓明勇記在心中。”

“韓族長客氣了,萍水相逢拔刀相助,我和相公豈是坐視不管之人。”

鳳無心舔著臉說著。

全然忘記當初她完全是出於看熱鬨的目的,被自願救人,又因為自家船上的廚房被燒燬,這才和韓家大船同行來到了神之島。

“爹爹,鳳姐姐長途跋涉累了。”

見親爹還想說什麼,韓霜立馬出言阻止,並且安排下人給鳳無心安排最好的廂房居住。

“……”

韓明勇還想開口問問兩個人姓甚名誰家住何處,畢竟防人之心不可有。

誰也不敢保證倆人是不是彆的家族安插進來的細作,若是真的這樣,那可要及時的提醒小女兒擦亮雙眼,莫要被那夫妻二人的模樣騙了。

看著北辰夜和鳳無心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背影,韓明勇皺起眉頭,總覺得有些眼熟,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是夜,

韓家,汀蘭苑。

吃著可口的飯菜,住著最舒服的房間,這是抵達瀚海一來,居住環境最舒服的時候。

“相公,咱們明兒去藏寶樓看看去?”

“好,但在此之前,夫人要把這些吃了。”

北辰夜端著碗,夾著一筷子米飯和菜喂到鳳無心嘴邊。

“不想吃了,吃不下去。”

鳳無心搖著頭。

“乖,即便吃不下,也要少吃一些。”

北辰夜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自打進入瀚海之後,夫人的身體在一天天的漸弱,胃口也大不如從前。

即便是有南山神木鎮壓著詛咒,妻子的身體也日漸消瘦的讓他心疼。

“好吧,那就一小口。”

鳳無心張開口,為了不讓北辰夜更加擔憂,吃著味道嘴邊的食物。

“好吃。”

“乖,在嘗一口。”

“你也吃。”

“好,那為夫吃一口,夫人吃一口可好?”

“可是我真的吃不下了呀。”

微蹙著眉頭,歎了一口氣,鳳無心被北辰夜的目光打敗,再次張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