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樣狗血的事情竟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看著眼前有著半白華髮的李落霞,鳳無心緩緩閉上了眼睛,來消化落在自己身上的俗套劇情。

“也就是說,一年的期限,我必須要前往天啟城纔不會嗝屁,對吧。”

“對,也不對。”

李落霞點著頭,看著眼前的北辰夜和鳳無心二人。

對,是要鳳無心在一年的時間抵達天啟城。

不對,則是因為並非要鳳無心一人去,而是北辰夜與鳳無心一同。

“此去天啟城,你夫妻二人要同去同歸,否則……”

“否則什麼?”

微蹙眉,看李落霞這表情,似乎還有什麼後續的隱藏劇情要開啟麼?

大風大浪都過去了,她就想要一個安安穩穩的生活。

有事北辰夜上,冇事兒上北辰夜,平日裡鹹魚躺,和身邊的知己好友吹吹牛逼。

這樣的生活不過分吧,可為啥還要讓她中什麼詛咒,坑爹呢吧!

“否則,貧道前段時間與你說的那個噩夢,將會降臨。”

“那就毀滅吧,通通毀滅吧!”

攤開雙手,鳳無心表示自己完全不在乎了。

世界愛特孃的毀滅就毀滅,最好整個球兒都炸的四分五裂,到時候到家都一起昇天算了。

麻蛋的!

“夫人莫要生氣,有為夫陪著你,我們一起前往天啟城。”

看著暴躁不止的小妻子,北辰夜伸出手,輕輕地將鳳無心抱在懷中。

“北辰夜……”

“有為夫在,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夫妻二人一起麵對。”

低沉磁性的聲音滿滿都是溫柔,北辰夜用最簡單的話語最簡單的動作來表達著自己心中所想所念。

為了無心,天啟城必去無疑。

……

“啥?你們倆要去天啟城?”

在得知北辰夜和鳳無心要前往天啟城的時候,嶽清河的表情和鳳無心剛聽到這個訊息的表情一毛一樣。

縱然知道這是讓死丫頭解開詛咒唯一的辦法,可……

“帝恒那混蛋一定是早就算計好了的,定會在天啟城佈下了天羅地網等著你倆跳入陷阱。”

除了擔心還是擔心,不單單是嶽清河,在場每一個人的表情都相當的凝重。

“北辰夜,你確定要陪著鳳丫頭一起天啟城,這一走怕是不知歸期,北辰國的一起七國的一切你都甘願捨棄?”

嶽清河再問,得到的回答仍舊堅定,冇有絲毫的動搖。

“本王已經決定了,明日便和夫人出發,夜王府便交給老王爺照看了。”

“啥?”

又是一個啥,眾人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明天就走,是不是太速度了。

“還有你,你咋回事兒?”

看著李落霞半百的頭髮,進去的時候又黑又亮,出來的時候怎麼和他頭髮一個模樣了。

“冇什麼,還了恩情而已。”

李落霞口中的還恩,鳳無心是費了好大的力氣纔想起來是何種恩情。

二十一世紀的,她執行任務回師父家,在路上看到一個衣著襤褸的小男孩,傻傻的站在路中央,一臉的迷茫。

於是,她順手救了小男孩,給他買了一些吃的,可轉身之時,卻發現小男孩不見了,怎麼尋找也不見身影。

原來,李落霞就是當時的小男孩,那這麼說,這貨也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喂,在我們回來之前,就留在京都吧,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來夜王府。”

“即便如此,貧道就等著王爺王妃歸來。”

北辰夜和鳳無心前往天啟城已成了定局。

可誰都冇想到,二人會在第二日啟程就走,而且是天一亮便不見了二人的蹤影。

他們還有好多話想說。

“這倆小兔崽子,走也不打個招呼,老夫這心賊啦難受。”

嶽清河也不禁紅了雙眼,抬起衣袖擦拭著眼中的淚水,更彆提青禾羽兒和第五薰柔弱的女子。

北辰夜鳳無心走了,離開了夜王府,但兩人留下了書信,給每一個人的書信。

“這字……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人是走了,心也傷感,但吐槽歸吐槽。

北辰夜的字,那是賞心悅目到了極致。

鳳無心的字,那是醜的不忍直視。

除了龍嫣然外,眾人的表情出奇的一致,一個個皺著眉頭強忍著頭暈想吐的副作用看著鳳無心留下的書信,雖說字裡行間都是關切。

可這字……太特麼具有衝擊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