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站起身,目光始終盯著幽赤的雙眼。

從那雙眼裡,她看到了算計,看到了陰謀,看到了殺意,就是冇看到真心。

當然,她也不需要幽赤的真心。

“玉璽你拿走,消失在我麵前,從此以後我不想看到幽朝的任何一個人。”

不再看幽赤一眼,鳳無心起身要走,卻被角落中早已等待多時的凍紫茄子幽羅攔住了去路。

“想走?做夢。”

幽羅大手一揮,更多黑衣人湧入房間中,意圖強行抓捕鳳無心,抓住之後做什麼,就要看幽赤幽羅的命令了。

“你……出爾反爾?”

怒火不可遏製的看著幽赤,鳳無心皺著秀眉,眼底的血紅更勝,更是哇的吐出一口鮮血來。

“我竟然,竟然中了毒!!。”

“鳳無心,我勸你還是與我回到幽朝部族,若是我心情好的話,或許會讓你在幽朝活上幾年,總比的落在北辰夜手中被生生折磨致死為好。”

拿著玉璽的幽赤一步步走到鳳無心麵前,黑衣人手中一把又一把的長刀也對準了鳳無心。

這陣仗,即便是絕頂高手也插翅難逃,更何況是一個被情所傷中了毒的女子。

“我,鳳無心,就算是死也不會任由你們擺佈!”

眼看著自己逃不脫了,鳳無心仰天長嘯,聲音淒苦哀絕。

“善惡到頭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繞過誰!我,鈕鈷祿無心會在地獄等著你們。”

話音落下,鳳無心當眾舉起手中匕首,狠狠的朝著自己的心臟刺了下去,而後身形緩緩倒地不起。

“鳳無心……”

幽赤上前阻止已經為時已晚,眼睜睜的看著利刃刺入了她的心臟,伸出去的手僵直在了半空中。

血,從傷口流出。

幽赤擰著劍眉,不敢相信鳳無心會以這樣的方式死在自己麵前。

“冇了氣息。”

幽羅檢查著鳳無心的生命體征,搖了搖頭,縱然他也不相信鳳無心會自儘身亡,但事實擺在麵前不容人質疑。

“走吧。”

微微歎息著,幽赤目光深處還是有幾分不捨。

若是兩個人不是敵人,或許,他真的可以將鳳無心帶回幽朝部族。

但——

正當黑衣人收起利刃準備離開房間的時候,突然間,兩腳一軟,一個個想軟腳蝦一樣倒在地上,全身上下冇有絲毫的力氣,即便抬一抬手指這樣的微小的事情也做不到。

“怎麼回事兒,糟糕……中招了!”

幽赤甩了甩頭,雙手按在桌子上,儘量不讓自己倒地。

可惜,意誌力在強大的人也無法抵禦得了鳳無心親自調配的藥。

不到片刻的時間,幽赤幽羅和黑衣人倒了一地。

反而,自我了結的鳳無心從地上爬了起來。

“收工,趕緊倒杯水來,嘴裡太甜了。”

冇有第一時間解釋幽赤眼中的疑問,鳳無心招了招手,早已經衝入房間中的北辰夜及時地上水杯,看到妻子身上沾染著的紅色血跡,即便知道是假的也心疼的緊。

“下次不許這樣玩了,為夫甚是擔心。”

“昂,不玩了,甜的發苦,擦乾淨了冇有。”

“為夫給你擦。”

一米**的大老爺們彎著腰,拿著卷帕,十分細心得給自家小妻子擦拭著嘴角的血痕。

“王爺王妃,這幾個怎麼處理?”

章三峰指了指地上的一堆軟腳蝦,尤其是幽赤幽羅,這倆可是兩條大魚。

“殺了。”

對於旁人,北辰夜從來冇有耐心,尤其是調戲過自己妻子的男人,更是下達了即殺的命令。

“等等……鳳無心!”

倒地的幽赤需要鳳無心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這一切都是為什麼。

“北辰夜是幽朝皇子,位列在我與幽羅之上,他定會殺了你鞏固自己在幽朝的地位。”

“北辰夜,他說你要殺了我。”

鳳無心指了指幽赤,又指了指自己,很是無辜的看著北辰夜。

專注給妻子擦嘴角的某王爺看都冇有看幽赤一眼,溫柔的迴應著妻子的話。

“旁人嚼舌根子的話夫人莫要相信。”

“可是他說你是幽朝的皇子哎?”

鳳無心再問。

“為夫隻是夫人的相公,是夫人唯一愛的男人。”

北辰夜的回答讓某女人相當滿意,絕美的笑臉展現著燦爛的笑容,扭過頭看向幽赤。

“你看,我相公說他不殺我。”

“……你早就知道?”

幽赤不解,眼底的疑問除了不解還是不解。

為何鳳無心在知道北辰夜是幽朝皇子的是,冇有表現出他所期待的神情。

“也不是一早就知道,在你找我之前,天啟城的老碧瞪提前了一步告訴我北辰夜的身世,所以抱歉了,你的離間計冇成功耶。”

無奈的攤開雙手,似是為了幽赤感到惋惜,某女人順便說了一句。

“對了,你們來之前我在周圍的撒了些鳳無心牌特質藥粉,對於我這種身高的人來說完全木得用,你們這群大高個兒就慘嘍。”

當然,北辰夜他們已經視線用瞭解藥,所以也不會中毒。

“怎麼樣?我的演技是不是杠杠的?被渣男騙的傷心欲絕是不是表現的淋漓極致?”

“為夫不是渣男。”

站在鳳無心麵前的北辰夜糾正著妻子的用詞。

“好好好,你是世界上一頂一的無敵好相公。”

她就是說個比喻麼,怎麼說也是北辰國的夜王,還在乎這點點區彆。

“為夫床上的功夫也是一頂一。”

“……大哥,你說話不看場合麼?什麼車都敢開?”

鳳無心老臉一紅,恨不得把北辰夜這張嘴給縫起來。

當著這麼多人說騷話,北辰夜你特麼可是北辰國人人懼怕的夜王,人設不能崩啊!

站在一旁的夜王府眾侍衛表示,您兩位隨意,他們已經習慣。

就像這種話,他們更是做到了看了聽了立馬忘記,甚至把自己當成桌椅板凳,反正現在的他們不是個人就對了。

幽赤和幽羅等一乾幽朝侍衛被抓,等待他們的下場也隻有死了。

“戰-爭暫時平息了,朝廷上的煩惱也冇了,又可以過上幸福的鹹魚生活了,北辰夜我們去旅遊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