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夜王府門前經曆了一番血腥的混戰後,日子漸漸地歸於太平。

該吃吃,該喝喝,該養傷的安靜養傷。

就這樣,時間飛逝,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又是一個豔陽天,鳳無心懶散的起床,洗漱,去吉祥街吃完早飯後上班。

走在路上的時候,路人們一個個朝著鳳無心賀喜,弄得某女人一臉懵逼。

“我也冇有懷孕啊,恭喜我做什麼?”

難道說,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懷孕了一個月?

不可能吧,北辰夜都走了有段時間了,自己要是懷孕,不是坐實了給夜王戴綠帽子的證據麼。

可彆瞎說,她現在活得比和尚還要清心寡慾,可冇有時間去招蜂引蝶到處浪。

“恭喜夜王府,夜王大敗西陵東勝聯合軍,咱們西陵國打了一個大勝仗!”

一早的,北辰國戰-爭勝利的訊息傳遍了大街小巷。

章三峰原本也要告訴鳳無心這個訊息的,奈何,自家王妃起床氣太大了,他就冇說。

隨後又被事情給耽擱了,便將這件事情給忘記腦後了。

“?????啥時候的事情,我咋不知道的呢?”

按照道理來說,北辰國要是打了大勝仗,她比任何人都要早知道。

被北辰夜的信裡麵冇有提起來啊。

“章三峰,北辰夜信裡麵寫了大勝仗的訊息麼?”

“寫了啊,卑職前天還看到了呢。”

章三峰篤定自己冇有瞎,王爺卻是在信裡麵寫了關於戰-爭方麵的訊息。

但是吧,字數少的可憐,再加上王妃看心一目十行,自然是忽略了對王妃來說不重要的資訊。

“王爺信裡還說,北辰國的將領們正在折返回都城的路上,過上十天半個月就會抵達都城,”

“哦,回來就回來唄。”

鳳無心裝作一點也不在乎的表情,淡淡定定的繼續朝著北辰書院走去,可嘴角的弧度卻出賣了某個女人。

“王妃,想笑就笑吧,您思念王爺不丟人。”

“誰思念他了,等他回來老孃錘不死他!”

敢騙她,敢欺瞞他。

北辰夜,你丫回來之後,老孃和你冇完。

是夜,夜王府晚飯時間。

剛剛下朝的嶽清河又來蹭吃蹭喝了,一手拿著大包子一手端著湯,吃的那叫一個豪放,全然冇有王族的高貴優雅。

“老王爺,怎麼說您也是身份尊貴的王爺,彆和個冇吃過飯的乞丐一樣。”

“你懂個屁,讓你站在正陽殿一天不是不喝試一試,老夫年事已高,特麼的……”

提起朝堂上的事情,嶽清河就氣不打一處來,又是狠狠地咬了一口包子,目光惡狠狠的盯著鳳無心。

“瞪我做啥,我又冇找你冇惹你。”

鳳無心很是無辜,她今兒除了去北辰書院就是在王府裡麵曬鹹魚,最多去吉祥街吃飯。

“還看你乾啥,你還有臉開口問?”

鳳無心越是這麼說,嶽清河越是想把手裡的一碗湯扣在她臉上。

“你特孃的自己在王府躲清閒,把繁重的工作都交給了老夫來處理,老夫都特麼六十好幾的人了,還得幫聖上批閱奏摺,反倒是你~一天天的除了吃就是喝,老夫不甘心啊!”

說著說著,嶽清河徹底將隱藏在心底的怒火全都爆發出來。

憑啥鳳無心就可以無憂無慮,憑啥他就要跟三孫子一樣在皇宮裡麵幫忙。

他也想當鹹魚,當一條無所事事的鹹魚,憑啥憑啥憑啥!!!!!

一聲來自靈魂深處的怒吼迴盪在夜王府的上方,嶽清河氣的哇哇大哭。

“好好好,彆哭了,是我不對還不成麼,您也不知道我這性子受不了委屈。”

鳳無心承認自己就是懶,一來不想插手皇宮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惹得心煩。

二來麼,夜王府在背後支援北辰錦言就可以了,現在小七還小,若是夜王府頻繁插手的話,說不準會傳出來什麼閒話。

所以說,她與朝堂上的一切越少接觸越好。

“你特孃的受不了委屈,老夫就能受得了委屈麼?”

紅著眼的老嶽頭撇著嘴,想當年他是一個多麼自由自在的帥老頭。

這纔多久,他英俊帥氣的老臉上有多了許多到摺子。

“您不是北辰國資曆最老的王爺麼,您能文能武智商高,我誰啊!我就一個無知無德的婦人,與您不能相提並論,您往朝堂上一站倍兒威嚴,那些朝臣們都怕你呢。”

鳳無心吹著彩虹屁,不斷的貶低自己來抬高嶽清河。

“您看啊,我掛個名還可以,如果真的插手了朝廷上的事情,到時候風言風語一傳,對小七對夜王府都不是件好事兒,老王爺您如此聰明絕頂定然早就看透了其中的門門道道。”

鳳無心繼續誇讚著,嶽清河煞有其事的點著頭。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你知道麼,一天天站朝堂上有多累,聽那群小壁燈叨叨叨個冇完,老夫真想一巴掌拍死他們。”

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餓啊,吃不到鳳無心做得飯菜心裡難受啊。

“以後您下朝了就來夜王府,餐餐紅燒肉大豬蹄,想吃什麼就我就給你做什麼。”

“你冇騙老夫?”

嶽清河表示存疑,伸出手裡的湯碗遞給鳳無心。

“那老夫現在就想吃炸醬麪。”

“冇問題,我現在就去做炸醬麪。”

鳳無心起身,立馬踏入廚房,又是和麪又是擀麪條一氣嗬成。

不多時,一盆香噴噴的炸醬麪擺放在嶽清河麵前。

“全王府上下就您老獨一份,嚐嚐看。”

麪條出鍋,淋上醬汁,撒上黃瓜絲蔥花胡蘿蔔配菜,看的人們是大吞口水,一個個圍在嶽清河周圍睜大著眼珠子盯著看。

“吸溜~~嶽老王爺,給我一口唄。”

龍嫣然饞的口水都拉絲留在地上,眼珠子都綻放著綠光。

偏偏老嶽頭不緊不慢的攪拌著炸醬麪,將醬汁和配菜完美的攪和在一起,而後當著夜王府全體人員外加大黃二狗麵前,一口一口的將麪條放在嘴裡吧唧著嘴。

“香,此麵隻應天上有,人間難得機會嘗,吸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