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綠色的液體將屍體的每一寸肌膚和骨頭溶解,直至一具屍體隻剩下了黑色的衣物。

“……”

“……”

“……”

鳳無心看著嶽清河,嶽清河看著龍嫣然,龍嫣然又看了看鳳無心。

這要不是親眼看到的,定會以為目擊者亂說。

“老夫想起來了……”

似乎打開了記憶的大門,嶽清河猛地一拍大腿,說起他們當年在西陵國邊地遇到的事兒。

許多年前,西陵國和北辰國打過一場架,雙方損傷慘重,但北辰國還是以微弱的優勢將西陵國的軍隊趕回了境內。

當他們想要從西陵國邊地歸來之時,卻在深山中迷了路,遇到了一個部落。

那個部落的人二話不說,便對他們下手,往他們身上撒下藥粉,當藥粉沾染到身上的那一瞬間,好似有什麼東西在撕咬著他們,又好似烈火灼燒。

不到片刻後,好好地一個人就被侵蝕的白骨都不剩了。

“老夫記得,當時鳳千山剛剛十六歲,若不是他當機立斷下手殺了部族的人換來瞭解藥,怕是許多人還要遭了毒手。”

“老王爺的意思是說……那些黑衣人是西陵邊地部族的人,來鳳將軍府報仇?”

鳳無心看向已經變得消失了的黑衣殺手,可是……屍體還能自己給自己下毒溶解麼?

“應該有這個可能,當時部族人被殺的被殺,被抓的人也服下了一粒藥丸,死後屍體也和這個黑衣人一樣。”

嶽清河這麼一說,鳳無心明瞭了自己的方纔的疑問。

但又有一個新問題。

“這個時候出現鳳將軍府報仇?是不是顯得有些太刻意了。”

如今北辰國邊地戒嚴,除非西陵國的人早就潛伏在鳳將軍府周圍,然後下手……

可前後因果根本說不通。

鳳無心篤定,這其中必然有什麼聯絡是他們所不曾發現的。

“想不通就彆想了,等事情該想明白的時候自然就想明白了。”

老嶽頭說了一句廢話,轉頭看向鳳千山。

“他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拉回夜王府唄,要不送你嶽王府去?怎麼說也是你曾經的得力助手關門弟子。”

鳳無心笑著,卻被嶽清河直言拒絕。

“可拉倒吧,就這貨的脾氣老夫可受不了,這要是放在嶽王府養著,老夫和鳳千山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打起來。”

“呀,聽著語氣,以前是打過,”

“哼,彆特孃的和老夫提這一茬,提起來就有氣。”

也是那次兩個人打過一架之後,嶽王府和鳳將軍府的來往越老越少了,以至於以後基本上形同陌路。

鳳無心和龍嫣然走的時候,啥也冇帶,倆人回來的時候,帶了一個全身血了呼啦的鳳千山。

對此,夜王府上上下下就連大黃和鳳二狗都是滿那袋問號。

“王妃,您瘋啦?”

章三峰問出眾人都想要問的問題。

不瘋的話,怎麼會想著把鳳千山帶回來。

雖然不知道鳳千山怎麼會造成這個德行,但是按照王妃以前的德行,不補一刀送鳳千山提前上西天就已經不錯了,怎麼還……還把人帶了回來。

“此事,說來話長,你們幾個把鳳千山抬到廂房去吧。”

“是,王妃。”

“王妃,鳳將軍府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兒了?”

劉叔瞅了一眼鳳千山,約莫的猜出了鳳將軍府定是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鳳無心簡單的說了一些,劉叔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可惜了,鳳將軍滿門就剩下三個人。”

劉叔是知道鳳無心並非是鳳千山的血脈,而是天啟城城主的孩子,所以纔會說出隻剩下三個人的這句話。

但就是這句話,讓鳳無心察覺到了什麼。

“劉叔,你剛纔說什麼?”

“可惜了。”

“下一句。”

“鳳將軍滿門就剩下鳳將軍和那對母子了。”

一句話,讓鳳無心瞬間明瞭了心底一直存疑的感覺。

鳳蓮兒!

在處理屍體的時候,她冇有看到鳳蓮兒的屍體。

鳳無心可以確定,整個鳳將軍府都冇有鳳蓮兒的影子,不知是死是活,還是提前知道了什麼早早的離開。

“章三峰。”

“卑職在。”

“明天夜幕之前把鳳蓮兒找出來。”

直覺告訴鳳無心,鳳蓮兒絕對知道些什麼。

翌日。

鳳將軍府慘被滅門的事情傳遍了大街小巷。

鳳千山重傷昏迷不醒,鳳家隻剩下一個小妾和孩子,往日輝煌的鳳將軍府不在了。

皇宮正陽殿上,眾臣們也是議論著鳳家發生的事情,並且有人揣測著這件事情是鳳無心乾的。

昨天他們可是親耳聽到鳳千山要鳳無心府上找她,所以,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鳳無心。

“如果是我做的,我在殺了鳳將軍府所有人後,下一個目標就是你薑大人滿門。”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站在薑大人身後的鳳無心笑的那麼陰森。

咕嚕~

吞嚥著口水,薑大人隻覺得背後森森發冷,根本不敢回頭看。

今日朝會上議論的事情也大多和鳳將軍府發生的滅門案有關,但黑衣殺手就剩下一件件黑衣服,無從查起,也隻能將此事當成一場惡劣的仇殺。

但事實當真如此麼,鳳無心表示存疑。

下朝後,鳳無心走在離宮的小路上。

“妹妹。”

又是那熟悉的令人討厭的聲音。

停下腳步,鳳無心回過身看著西陵筱柔,一臉的不耐煩。

“貴妃有啥事兒麼?”

“聽說妹妹昨日去了鳳將軍府。”

“昂,咋了,犯法?”

秀眉一挑,鳳無心等著西陵筱柔的下文,這貨突然間問及鳳將軍府的事情,有古怪。

“妹妹說笑了,本宮隻是關心一下妹妹,畢竟鳳家是妹妹的孃家……”

“大可不必,時候不早了,貴妃娘娘請回吧,我也要回去乾飯了。”

西陵筱柔還想說什麼,鳳無心打斷了她的廢話,隨即轉身離開。

站在原地的西陵筱柔看著那道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一抹陰狠的笑意浮現在唇角。

鳳無心,你的好日子快到頭,本宮便讓你猖狂幾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