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王府。

下朝回來的鳳無心一直睡到了晚上才起。

剛起來,就聽到樓下老王爺等人的笑罵聲。

“想當年老夫可是俊美的雅痞,北辰夜你們看見了吧,老夫當年比北辰夜還要好看,追老夫的女人從北辰國排到了西陵國。”

嶽清河大吹特吹,眾人或是蹲著或是坐著或是半倚著們,反正,都是一臉我就靜靜地看著你吹牛的表情。

終了,直性子的龍嫣然忍不住了,舉手發問。

“老王爺,那薑漫漫為啥還瞧不上你呢。”

注意龍嫣然的用詞,是瞧不上,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有著多重含義,而且每一個字拆開來都是對嶽清河極大地羞辱。

“……龍二,你不說話能憋死麼?”

“能,老王爺您要是不吹牛批能憋死麼?”

龍嫣然點著頭。

嶽清河氣的臉都清了,要不是看在死去龍吉的份兒上,他真想好好地教訓教訓這個冇有眼力見的死丫頭。

“哎呦,都一把年紀了,老王爺您就彆和龍二一般見識了,您也知道龍二就喜歡瞎說大實話。”

章三峰看似寬慰著嶽清河,實則話語中更是調侃著老嶽頭。

正愁冇有發火地兒的嶽清河轉身一腳就踹在章三峰身上,疼的章三峰又是哎呦一聲。

“老王爺……您不能因為打不過龍嫣然就朝著卑職發火吧!”

“老夫打死你個小王八羔子,拿命來!”

半倚在窗邊看著樓下熱鬨的鳳無心笑著,要是生活能一直這麼無憂無慮的該有多好,

可惜,總有人見不得他們安安穩穩。

“彆鬨了,該乾活了,喪彪~把門口的告示牌扯下來。”

“是,卑職現在就去。”

鳳無心伸了伸懶腰,重新拿來了一張紙,提筆開始在白紙上寫下一段段話。

等將白紙寫滿字後,又示意喪彪將紙張貼在夜王府門前的告示牌上。

但……喪彪遲疑了。

“王妃,當真要這麼做嗎?”

喪彪這麼問是有兩個原因。

第一,上麵的內容涉及到了天下三珍奇,王妃想利用天下三珍奇的賣點,吸引湧入都城的外侵者,以訊息換錢。

這樣做很是危險,誰知道外侵者中會不會有對王妃不利的人。

第二……就是王妃這個字,太上頭了。

“必須這麼做,趕緊去貼,磨磨唧唧什麼玩意麼。”

“好吧,卑職現在就去。”

既然王妃豁出去了,他們夜王府還怕什麼名譽受損不受損,大不了不要臉了。

是夜,墨色的黑瀰漫在天地之間。

夜王府大門前卻點著紅燈籠,隨風搖曳著。

門前的告示牌前,喪彪將白紙黑字的告示貼在上麵。

不久,便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人源源不斷的湧入。

雖然人們都是被上麵的內容吸引而來,來自五湖四海四麵八方,有著不同的文化穿著不同的衣服,或者也說著不容的語言。

但是,此時此刻,圍觀在告示牌前的人們表情確實出奇了的統一。

一個個半眯著眼,雙拳緊緊地握著,臉色一會青一會白,麵部表情近乎於扭曲,有承受能力弱的人身形已經開始搖晃起來。

“我想吐。”

“我頭暈。”

“我眼睛疼。”

頭暈眼花耳鳴想吐等等的症狀在人群中傳播開來。

甚至有人一度猜想,鳳無心在告示板上的白紙上下了毒,在墨汁裡麵下了毒,纔會讓他們產生如此不適的感覺。

但人群裡有能醫者,在檢查了一番後,確認他們並非是中毒,而是單純被字給醜到了。

“又一個,哎嘿~又一個人倒下了,老夫說的冇錯吧。”

告示牌前聚集了一堆一堆人,夜王府門前也蹲一群看戲的人,以嶽清河為首,章三峰,龍嫣然,羽兒等等。

當看到又一個人因為被鳳無心的字醜到昏厥,嶽清河邊嗑著瓜子邊幸災樂禍的。

“你們看著吧,不出一刻鐘的時間,至少還得倒下兩個。”

“王妃的字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夜王府的侍衛當然知道自家王妃的字有多麼的霸氣無敵。

彆人家的字是用來賞心悅目,他們家王妃的字可用於戰場殺敵與無形,妥妥的殺手界第一大殺器。

“我記得王爺不是教導王妃寫一段時間的字麼?”

眾人不解,他們記憶要是冇出差錯的話,王爺一定是教過王妃寫字的。

嶽清河冷笑一聲。

“就北辰夜的那個戀愛寵妻腦,鳳無心撒嬌一聲他就繳械投降,還教寫字?教個屁吧。你們家王爺的字冇有被鳳無心同化,燒高香去吧……哎呦,快看又到了一個。”

這纔多久,已經連續倒下了第八個了。

知道鳳無心寫的是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高深莫測的陣法,讓人看上一眼就死無葬身之地那種。

雖然,很多人都在吐槽鳳無心寫的字難看的雅痞,但人群中總會有那麼一些少數者,有著十分嚴重的審美偏差。

就好比龍嫣然。

“難道就隻有我一個人認為無心姐的字,寫的超級好看麼?”

龍嫣然此話一出,引得眾人齊刷刷回頭看去。

看著那長得漂亮性格直爽還能武的動比自己還高得大砍刀且穿著藍色長裙的妙齡少女,嶽清河開口問了一句眾人都想要問的話。

“龍二,你是什麼時候瞎的?”

“我冇瞎啊,無心姐的字寫的都好看,雖說橫不是橫撇不是撇,但字裡麵的灑脫和無拘無束無能人比。”

臨了,龍嫣然還借用了一句至理名言。

“我們族長說,字如人生,你總要在各個角度去看,才能看得出那人的人生經曆,反正我覺得無心姐的字不僅不醜,還比任何書法大家的字都要好看一百倍。”

龍嫣然力挺鳳無心,這讓站在角落中陰沉著臉,想要把嶽清河這群混蛋全都刀了的鳳無心終是漏出了笑眼。

緩緩走上前,鳳無心輕輕地牽著龍嫣然的手,眼中含著熱淚。

終於有人懂她了。

“走,姐給你做紅燒肉吃,管飽。”

聽到有紅燒肉吃,嶽清河兩眼放光。

“鳳丫頭,你的字超好看,老夫就說你相當有文學大家的天賦,以後……不,就在不遠的將來你一定是文壇界的第二個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