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錦華既然將募捐軍餉的事情交給她來負責,她便好好利用這個機會籌集金錢。

有人要問了,你這屬不屬於非法集資麼。

非法集資是為按照有關部門的批準,拿錢做壞事兒。

她這是光明正大的搞募捐,是愛國主義行為,和犯法的事情挨不著邊兒。

一抹笑意越發奸詐的笑意浮現在唇角,鳳無心緩緩站起身來,按著手中畫著一道一道小格子的紙張,奸詐之意更濃,看的嶽清河脊背發涼。

他敢用自己餘下的生命來發誓,絕對有人要遭殃了。

“章三峰。”

“章三峰去送豬肉了,喪彪在門外待著呢。”

嶽清河好心的提醒著。

“喪彪,把這張紙貼到木板上,放置在夜王府門前最顯眼的地方。”

“是。”

“老嶽頭。”

“……要做啥?”

看著鳳無心那張笑臉,本就背後發涼的嶽清河更是倒退幾步。

“你彆過來,老夫一大把年紀了容不得瞎折騰,就算是薑漫漫三番五次拒絕了老夫,但老夫的心還是在他身上的。”

“老嶽頭,你看~你身為北辰國資曆最老的王爺,前方戰事吃緊,您是不是也要付出點什麼。”

“付出啥……老夫是個男滴,再說老夫年紀這麼大了身體不好……你,你彆過來!”

被堵到牆角的嶽清河可憐巴巴的看著鳳無心,就像被堵在死衚衕的老白兔麵對著凶狠的大灰狼,就差哭著喊著叫娘了。

“放心,冇人稀罕你的身體,我要的是錢,嶽王府來打個樣如何?”

“捐多少你說個數,超過五百兩冇有。”

“那就四百萬兩,就這麼決定了。”

“啥???????”

一聲嚎叫迴盪在夜王府上空,那真真是聞著傷心聽者流淚,眾人紛紛回過頭朝著閣樓六層的方向看去,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卻在心中為老王爺默哀。

嶽清河有錢麼?

答案是,有,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有錢。

四百萬是一個龐大的數目,對嶽清河來說九牛一毛。

但鳳無心也不是道德綁架的人,她是絕對不會強迫人捐款的,除非一些特定的人。

“咳咳~~一二三音樂肘起!”

鳳無心玉手一揮,跟在她身後的樂隊開始吹拉彈奏起歡快的《好日子》。

“好運來祝你好運來,好運來帶來喜和愛,好運來我們好運來,映著興旺發達我們通四海,嘿!”

一首冇有給版權費《好日子》落下,鳳將軍府門前,鳳千山雙手抱著肩膀麵色陰沉的看著來和自己要錢的鳳無心。

他早就預測到會有這種場麵發生,可當看到鳳無心帶著喜慶的樂隊站在自家門前的那一刻,心理防線還是多多少少崩潰的。

“鳳將軍,咱們邊關將士在風雪中守衛著國家,身為北辰國的鳳將軍,您……”

“打住,要多少錢直接說。”

“這話說的,捐多捐少是您的愛心,一兩銀子不嫌少,一千萬兩銀子不嫌多,鳳將軍心意到了就好。”

鳳無心冇具體說明多少字,可這一番話下來,鳳千山的臉色更是陰沉的不要不要的。

“嗬,tui!”

這個嗬tui不是鄙夷的意思,是鳳無心沾了沾自己的口水,翻看著捐款記錄表,翻來翻去又翻回第一頁。

“嶽王爺捐了四百萬真金白銀,鳳將軍打算捐多少?”

前一句還說捐多捐少都隨意,下一秒就提出嶽清河的四百萬兩,要不是數千雙眼睛盯著自己,他真想破口大罵。

“來人,送錢。”

鳳千山大手一揮,轉身離去,他實在不想看到鳳無心一眼,怕自己忍不住和這個小王八犢子乾起來,影響他的名譽。

咚咚咚!!!

“北辰國鳳將軍鳳千山為邊關將領門捐款一百萬兩,祝鳳將軍及時吉日吉如風,豐年風月如風增,征增幅增材增長壽,壽山壽水壽長生……”

長壽?長生?

聽著身後一套一套的說辭,鳳千山咬牙切齒的想拎著地上的和鳳無心乾一架。

你特孃的第一個就坑老子,當初在你生下來的時候,老子就應該把你掐死。

禍害完鳳千山,第二個目標就是李太傅。

李太傅,幾任皇帝的師傅,除了磅礴的學識之外,就剩下錢了。

一群人浩浩蕩蕩來到李太傅門前,又是一首好日子響徹天地之間。

“你們這是道德綁架,是赤果果的道德綁架。”

李太傅會老老實實拿錢麼,當然不會。

作為皇帝一派,他自然不會如了鳳無心的願。

當然,在來李太傅家之前,鳳無心就早料到了這樣的情況發生。

“李太傅捐的不是錢,捐的是對咱們北辰國的忠義,多少百姓家的男子此時此刻在嚴寒邊關保家衛國,而您李太傅教書育人,又豈能將你我之間的仇恨擺在最前,家國大義纔是第一位啊!”

既然說她道德綁架,但就綁架好了,反正你李太傅平日裡麵冇少守寡民脂民膏,把吃的全吐出來。

“你……”

李太傅怒視著鳳無心,短短幾句話就把他偉光正的形象扭轉成了一個自私自利的小人。

“哼,彆以為老夫不知道你心中如何想的,定是在捐了錢後將其私吞,老夫是絕對不會讓你如願的。”

話音落下,李太傅轉身回到了府邸,也將李家的大門嚴嚴實實的關合,禁止任何一個人踏入。

“王妃,這老頭欠揍啊!”

“不用理他,咱們去下一家。”

鳳無心笑著,並冇有因為李太傅拒絕捐款而又如何惱怒,反之圍觀在李家門前的百姓們心中鳴起了不平。

“夜王妃是為了咱們北辰國的將士們募捐,李太傅不僅不捐錢,怎麼還如此不明事理。”

“就是,我以前覺得李太傅風姿仙骨,做夢都想成為李太傅那樣學識淵博的人,今日一看,也不過如此麼。”

“我也是,我家裡還珍藏著李太傅的字畫,上麵還寫著山河無恙,現在看來……真真諷刺。”

圍觀群眾們就像是大型脫粉現場的粉絲,對李太傅失望至極。

-